第147章

上一章:第146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顾家人几乎死绝了,徐家只是顾炎武的外甥家。

在这个时代,外甥占了外字,几乎就是外人了。昆山三徐和顾炎武还算亲近,其他子侄辈,和顾炎武一点关系都没有。

佟国纲连亲弟弟佟国维都管不住,顾炎武还能管得了徐家?

但徐家就是能厚着脸皮,蹭顾炎武的名声,不考虑会给顾炎武带来什么麻烦。全然不顾顾炎武当初颠沛流离的时候,他们不但没帮上忙,顾炎武暂住京城,已经入朝为官的三个外甥都靠借他的钱生活。

钱到现在都没还。

但顾炎武还是没有计较。

毕竟顾家人都死绝了。他总要为姐姐留一点血脉。

而且徐家以前还是不错的。昆山的人这么念着徐家,就算徐家后代做出了混账事也没人告发,不仅是因为徐家三兄弟入朝为官,更是因为当时昆山屠杀的时候,徐家救下了许多人。

顾炎武的姐姐和姐夫都是好的,否则也不会培养出昆山三徐。可惜死得早,儿孙没人管教。

所以当看到胤礽的拜帖之后,他叹了一口气,让这个自称汉人学子的家伙滚了进来。

顾炎武没看胤礽。

他看着徐元梦道:“那些文章是你写的?”

徐元梦拱手:“是。”

顾炎武淡淡道:“还行。我考考你。”

徐元梦激动不已,在朝堂中的自傲劲荡然无存。

顾炎武考校了徐元梦一些经义,又指点了他几句。

徐元梦一副受益匪浅的模样,看得另一个文人噶礼有点郁闷。

好吧,他承认这个老头子有几把刷子。

顾炎武看向噶礼,淡淡道:“你有什么想请教的?”

噶礼的确准备了一肚子的问题,想要在太子面前拆穿这个沽名钓誉的人。

然后,噶礼也恭恭敬敬行大礼,然后乖乖退一边去了。

顾炎武道:“没人了?”

胤礽:“还有我还有我。”

顾炎武道:“没人就请回吧。”

胤礽:“老师,看这个看这个,唐先生写的!他说他治财比你厉害!”

顾炎武骂道:“谁是你老师!给我看看!唐甄就是一个纸上谈兵的人。他治财厉害,怎么没见他把自己的财治好!”

胤礽先把书给顾炎武,然后道:“可是顾先生和唐先生不是朋友吗?”

他记得唐甄被康熙派去台湾开拓海外大局时,专门来昆山拜访顾炎武,两人结为知己。

顾炎武翻着唐甄新写的书:“竖子不相为谋。”

胤礽:“?”

唐甄和顾炎武同为明末清初“四大启蒙思想家”。他是四大启蒙思想家中唯一想要出仕,想要成为帝师的人。

现在他也的确是帝师和太子师。

胤礽有三个老师。杜立德已经致仕归家;顾炎武根本不认他这个弟子;唐甄去了一趟海外之后就老找借口不回大清,现在常驻新大陆。

他这三个老师有了等于没有,只能看着他们写的书或者信自学。

当太子当到他这地步,也是蛮令人同情了。

唐甄跟着大清海军游历海外之后,吸收了海外的思想,越来越激进。

不过他的激进只表现在学问上。给太子和康熙的书信中,唐甄却很谨慎,说变革是百年大局,让他们千万谨慎。

顾炎武的思想是“利国富民”,怀疑君权提倡众治,批判理学;唐甄也提倡“富民政策”,反对君主专制,否定理学。

这是他们能成为知己的原因。

但顾炎武的思想类似于“君主立宪”,而唐甄则要“走向共和”了。同一思想流派中的不同分支,比不同思想流派还能打出狗脑子。他们俩“决裂”也就可想而知。

而且唐甄现在还是帝师太子师,天天和顾炎武写信说些不需要君主的话,让顾炎武认为这家伙对不起太子,妖言惑众不臣不忠。

明明唐甄才是出仕的那个,顾炎武是隐居的那个。顾炎武和唐甄在吵架的时候,位置好像反了似的。

他们俩忠于自己的思想,和立场无关。

唐甄身体还强壮,能跟着大清船队到处乱跑;顾炎武已经七十多了。

当唐甄拿着一手资料和顾炎武辩驳的时候,顾炎武总是很憋屈。

所以他为了完善自己的思想,已经学了多门外语,和他关系最亲近的徐元文已经成了他的专职搜集书本的人。

胤礽盘坐在蒲团上,和顾炎武隔着一个矮桌:“我上次出使的时候,想把徐家三兄弟带上,他们一个都不肯去。”

顾炎武一边看书一边道:“他们已经后悔了,现在在恶补外语。”

胤礽道:“徐元文和徐秉义还行,徐乾学差了些。”

顾炎武翻书:“徐乾学学问还行,品行这些年确实出了些问题。”

胤礽道:“但徐元文和徐秉义有点书呆子,连家里出了事都不知道。亏徐元文还力主整顿吏治,控制土地兼并,征讨官绅钱粮。他若知道自家的事,怕不是要气得吐血而亡。”

顾炎武先骂了一顿唐甄,然后道:“公肃的性子的确刚烈,恐怕真的会死。你要告诉他?”

胤礽道:“告诉他也得等我回京之后了。我要去杭州微服私访。”

顾炎武抬起头:“你不是专门来见我,而是要去杭州微服私访。”

胤礽严肃道:“我当然是专门来见先生!但我也的确有公务在身。”

顾炎武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卷起了书本。

胤礽:“?”

胤礽:“啊啊啊啊,别敲脑袋,别敲别敲,我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胤礽在拜访顾炎武之前就叮嘱其他人,顾炎武做什么都不准上前。

现在他被揍,其他人也只是心疼地移开视线。

顾炎武破口大骂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没学过吗!你的师傅没教过你?唐甄天天都在外面跑,根本不当好太子师!你就算仗着自己生而知之小小年纪到处乱跑,也不该在微服的时候做会暴露身份的事!”

顾炎武得知太子出使的时候,已经差点心肌梗塞了一次。

顾炎武不喜欢大清的皇帝。他看出这个皇帝和其他封建帝王好不到哪去,顶多当一个让百姓勉强活得下去的所谓明君。

但顾炎武很喜欢太子。

他把自己救国之民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太子胤礽身上。

太子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无论是剃发令还是为大明忠臣建祠立碑,还是远通海外鼓励经商,这些政策都在他的心坎上。

顾炎武可不相信,没有太子,这个平平无奇的皇帝会做这些事。

所以才总角之年的太子居然出海远行,顾炎武差点气死。

那个愚蠢的皇帝就不怕太子出事吗!

顾炎武赶紧写信给唐甄,结果唐甄这家伙好像去新大陆了,根本不回信。

现在这家伙居然自己撞上来被自己骂,可赶上了。

顾炎武本想骂几句就罢了,哪知道胤礽居然有微服暗访的重任在身。

这老头的脾气就下不去了。

若不论水土不服和旅途劳顿,微服暗访的危险远高于出使国外。胤礽又立于危墙下就罢了,居然还做这等会暴露身份的事。

他会接待的学子,肯定都会被徐家查一遍。徐家那群蠢货都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还瞒得下去吗!

胤礽被顾炎武追着一顿胖揍,骂得狗血淋头。

他委屈:“以前顾先生见到我时,还会把我抱在膝盖上,现在您居然揍我!”

顾炎武大骂:“你不该揍吗!”

胤礽道:“该……但我这也是没办法啊。父亲信任的人太少,要干的活太多,只能让我来。不止我,我才八岁的四弟弟都被派去天津干活了。”

顾炎武:“……”

顾炎武深呼吸:“你父亲是不是有那个大病?”

徐元梦等人:“……”

罢了罢了,顾先生是前明遗民,骂大清的皇帝很正常。

(而且他们也认为皇上这做法有些过于揠苗助长,有一点点问题。)

胤礽叹气:“我也这么认为。先生放心,我们来拜访您,或许才更能隐藏身份。”

顾炎武冷哼了一声:“你是来找我对你这次微服暗访出谋划策?”

胤礽摇头:“先生能超越仇恨为我授课,我怎么会让先生为难?我不会让先生参与大清政治,为大清统治出谋划策。我只是有一些学业问题想要询问先生。我们的书信都会被父亲检查,有些问题需要当面问。”

顾炎武看了徐元梦等人一眼,道:“这次他居然没派监视你的太监?”

胤礽道:“我长大了。”

顾炎武冷哼:“说吧。”

徐元梦等人冷汗都冒出来了。

你们当着我们的面,谈什么不能让皇上知道的事!能不能先把我们支走!

胤礽先问的是关于如何让现在的学子们接受自然科学的问题。

现在会识字的人大部分都是儒生。经过理学束缚,他们都较为迂腐,很难接受新事物。

胤礽想用儒学包装一下自然科学,最好再加上诸子百家,让自然科学的推广更顺利一些。

顾炎武是儒学大家,深受儒林人士爱戴,能为胤礽提出建议。

这件事很重要,但可以告诉康熙,不是胤礽此行的重点。

胤礽的重点是,他要不要在大清散播他的小本子。

他把小本子给顾炎武之后。

顾炎武的脸皮使劲抖动,看着快抽过去。

顾炎武道:“唐甄不知道从哪得到同样的书籍,思想越来越偏。这些书籍是你写的?”

胤礽:“嘻嘻。”

顾炎武卷起书本,使劲敲打胤礽的头:“你能不能忍一忍,多忍一忍,你还是太子!你是不是不想当这个太子,想让皇帝砍你的头!”

胤礽捂着头道:“父亲才不会砍我的头,他顶多圈禁我。哎哟,别打了,如果现在不能推广,那就算了,我先留着。先生看看,这里面有什么需要改的吗?我可是要当传家宝传下去。”

顾炎武气得都快抽过去。

一个太子师天天喊着要废除帝制就罢了,你作为太子和未来的皇帝怎么也乱来?!你还问我要怎么让这些书融合现在的社会事迹?

我看中的圣太子怎么这么作死!

顾炎武揍完胤礽之后,粗略地看完书,然后把书丢进了火盆里,给胤礽口述自己的想法。

顾炎武的语速非常快,没有拿纸笔,一点都没有给胤礽记录的机会。

胤礽使劲听着记着,调动了全身的注意力。

其他人则茫然。你们这样说有用吗?能记住吗?

徐元梦再次满头大汗。他很想跟上顾炎武和太子的思路,却发现两人跟说天书似的,他完全思考不过来。

这就是差距?

顾先生和他有大差距就罢了,为何太子如此年幼,和他差距也如此大?

他本以为太子只是在政务上十分出色。若论学问,自己还是能给太子当老师的。现在看来,太子能给自己当老师才是。

徐元梦不由挫败。

顾炎武赶着天黑之前把胤礽赶了出去,没有留胤礽过夜。

他们全程没怎么说徐家的事。不过胤礽已经知道顾炎武对徐家的处理。

顾炎武居然是故意让徐家作大,然后写信告诉徐元文,让嫉恶如仇的徐元文一口气处理掉宗族中不法之人。

昆山三徐都在京城,对昆山的子嗣疏于管教,那些宗族更是地方一霸。而且那些不法之事可能还有徐乾学的支持。

徐乾学想要成为朝中汉臣魁首,用钱的地方太多了,急需家里的支持。他也很享受收受贿赂这种可以显示出权势的事。

顾炎武故意纵容徐家人,没有第一时间写信拆穿,居然存着敲打徐家和拆分三徐的心思。

以徐元文的嫉恶如仇和徐秉义的老实忠厚,他们发现徐乾学私下做的事之后,定会和徐乾学划清界限。

这样徐家顶多失去一个徐乾学,姐姐姐夫家能保住大半。

胤礽有点羞赧。

他本以为自己是靠着用徐家威胁顾炎武见面,结果顾炎武根本不会被自己威胁到,只是单纯想和自己见一面而已。

晚上,胤礽爬上房顶,学着话本中的侠客,一边看月亮一边喝茶。

噶礼也提着袍子爬上来:“太子为何难过?”

胤礽看着月亮道:“没难过,”

他只是感慨,自己越来越适合这个时代了。

适合这个时代的人,就是自己第二世中讨厌的那种人。

噶礼见胤礽不回答,便只坐在胤礽旁边陪着胤礽喝闷茶。

半晌,噶礼道:“太子是遗憾昆山三徐看似清廉,实际上家中也作贪污之事吗?”

胤礽道:“无官不贪,小事,只要不弄出人命,也就是免官的事。现在哪个官员宗族没有些强取豪夺土地的事?”

噶礼道:“但常见的事不等于正确的事,太子是否为这些事烦恼?”

胤礽看向噶礼。

你知道你在历史中是超级大贪官吗?你怎么跟我说清廉的话题了?真是怪怪的。

胤礽道:“如果我烦乱,有什么制止的方法吗?”

噶礼绞尽脑汁:“要多多派御史去各地考核官员?”

胤礽道:“你给父亲递个折子,可以建议一下。”

治标不治本,也比什么都不做好。

胤礽晃了晃茶壶:“走,下楼,明天还得赶路。”

噶礼点头。

他回房的时候还在琢磨,要怎么整顿吏治。

太子高洁,希望官场清廉,他就该为太子分担烦恼才是。

第二日,徐元梦主动去拜访了徐家。

他拿出了某个隐世大儒的介绍信,接受了徐家赠送的笔墨。

徐家看了那个隐世大儒的介绍信,明白为什么这个人能见到顾炎武,便对他们一行人不再戒备。

离开昆山时,胤礽头探出车窗,回头看了一眼。

昆山城外沃田连天。在田地上忙碌的人却神色麻木,看着长势良好的禾苗,并无激动满足之色。

胤礽明白,这是因为田地不是他们的。

富人良田万顷,穷人无立锥之地。

他能为这种现象做些什么?

打土豪,所有土地共有,然后分配田地?

如果是兵荒马乱的时代,所有秩序被打碎,还有可能做到这一点。现在他维持大清这架马车的稳定就已经竭尽全力。

噶礼问道:“太子殿下,您在看什么?”

胤礽文艺了一下:“看我有多无力。哈哈,开玩笑。”

胤礽收回脑袋,闭目养神。

虽然现在无法动土地制度,但他可以在华夏封建社会还未重视的地方做一些事。

比如商税。

农民最大的痛苦在于赋税和劳役。若是能得到大量商税和贸易顺差,就可以不断减免他们的税收,并且废除人头税。

发展商业之后,当人口过多时,就能将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进城务工,生产更多商品。

这些商品卖到海外,换成粮食、矿产、牲畜,黎民的生活会进一步改善。

以此,在大清还强盛、皇帝不昏庸的时候,就能形成良性循环。

高福利是建立在高资源上。趁着海外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大清先完成富民政策,就算将来大清这架马车散架,后人拾取马车残骸也能迅速创造一架更结实、跑得更快的车。

所有阻止开海的人,都必须被碾碎。

胤礽下定决心,睁开眼:“到杭州之后,改一改计划。”

徐元梦和噶礼随胤礽出行,已经知道太子的能耐有多大。胤礽没有说是什么计划,他们就立刻说“是”,丝毫没有反驳的意思。

……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胤礽没有去苏州玩耍,直接去了杭州。

到了杭州之后,他就开启了撒币模式,拿出金银在杭州置产。

因胤礽的奢侈,很快杭州世族豪强就得知,有一闽南豪商来杭州发展,出手极其阔绰。

这闽南豪商姓华,现在来的是族中五兄弟。

华家老大是纯粹的读书人;华家老二是大管家,主管家中生意;华家老三、老四也懂诗文,不过一身悍匪之气,怕是经常出海的人;华家老五还是个孩子,没有存在感。

华家老大自然是徐元梦,华家老二是噶礼,华家老三老四是施家兄弟,这没有存在感的华家老五自然就是胤礽了。

赵家兄弟很郁闷:“那我们呢?”

胤礽道:“谁让你们不会说闽南语,乖乖当护卫。”

赵家兄弟很生气,但无可奈何。

或许这个时代的文人都有点记忆挂和语言挂。出使的船上多闽南士兵,徐元梦和噶礼早就学会了闽南话。

赵家兄弟也会一点,但磕磕绊绊一点都不像闽南人。

而且噶礼和施家兄弟都能诗文,懂经义。赵家兄弟……他们背兵书背得贼溜。

没办法,他们只能被排除在兄弟之外,当个护卫头子了。

不过当护卫也有好处,他们能常伴胤礽左右。想到这一点,赵弘炜和赵弘熺就不抱怨了。

人靠衣衫。

自从剃发令取消之后,大清的服饰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特别是康熙下旨要复盛世汉唐,他们的衣服便多了一些汉唐的因素。

比如一些年轻的文人不再穿长袍,而是戴上腰封配上宝剑,做出一副能立刻提刀上马的彪悍模样,能文能武的传统文人标准也被人重新提起。

徐元梦仍旧是传统文弱书生模样,他的“弟弟”们皆扑粉佩剑,又有书生气息,又附和这个时代的潮流。

赵弘炜和赵弘熺看着太子亲手为施家兄弟扑粉点胭脂的时候,笑声震得屋梁上的灰尘都差点落下来。

施家兄弟尴尬极了。

施世骥道:“能不能不擦粉?”

胤礽一边给他们描画眉毛一边道:“别动,不准说话,不准皱眉。嗯,就这样。你们根本不懂文人对长相的执著。面若冠玉眉目精致的书生即使是草包,也会受到礼遇。你们长久日晒雨淋,哪像个正经书生。好了,看看我的手艺如何。”

胤礽拿出的是玻璃水银镜,清晰极了。

施家兄弟看着镜子中肤白貌美的精致青年,都倒吸一口气。

艹!镜子中是谁!哪来的妖怪!

赵家兄弟探头,然后脑袋缩回去,继续大笑不止。

徐元梦却满脸赞赏:“这才是书生该有的模样。太子真厉害!”

噶礼点头:“太子,可以帮我也伪装一下吗?”

想让太子帮我描眉!噶礼在心里悄悄说。

胤礽挽起袖子:“来,都来。赵弘炜赵弘熺,你们也别想逃。”

赵家兄弟惊恐:“我们又不是书生!”

胤礽道:“你们现在不是护卫,是将军,一看就是从军伍中出来的人,必须化妆化得更粗狂一些。”

赵家兄弟无奈:“好。”反正不化妆化成俏书生就成。

徐元梦满脸纠结,最后还是忍不住道:“那臣……”

胤礽道:“我当然不会忘记大兄。你们现在赶紧给我习惯改称呼,别臣不臣的,要是因为说漏嘴而耽误我的计划,我就让大哥揍你们。”

几人表情紧张。

直亲王啊,是真的会揍他们。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46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总裁追妻超嚣张 我是被抱错的那个崽(快穿) 在豪门当猫的日子 韦恩家族咸鱼日常[综英美] 七零之漂亮女配 总裁耍霸道 晴天遇暴雨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火暴总裁娇柔妻 婚不可欺:总裁强宠替身妻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