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上一章:第16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杜立德心系太子,但没有去拜访太子。

他就像是康熙的幕僚一样,暂时住在宫中,帮康熙处理一些太皇太后下葬礼仪相关的琐事。

太皇太后去世时,要求丧礼简办,康熙不剃头不服丧——满人服丧要割辫并不剃头,康熙现在满脑袋的头发,就把头发剃成了板寸,然后不理发,任其野蛮生长。

不服丧是不可能的,康熙恨不得扎扎实实给太皇太后守三年孝。

他是没条件守孝,但胤禔和胤礽都表示,太皇太后去世后的这二十七个月中汗阿玛就别想给他们塞女人的事了。

本来胤禔该成婚了,此事在胤禔强烈要求下也暂时搁浅。

不过康熙已经给伊尔根觉罗氏说了,把小姑娘好好养着,他们家不出错,大福晋就这么定了。

康熙又敲打胤禔的准岳父科尔坤:“以直亲王的性子,即使你是他岳父,若你惹了他,他也敢抽你。你若不想颜面扫地,就老实一些。”

科尔坤心脏颤抖得厉害。

来了,来了,他一直假装站在某未定阿哥党的一边,就是不想让女儿嫁给大阿哥啊!

科尔坤知道自家女儿入了皇帝的眼,是大福晋候选人之一。

京中谁不知道大阿哥的性格?

大阿哥小小年纪就敢堵京中勋贵宗室的门,出使途中接连灭国,据说冷酷无情残忍暴戾还可能吃小孩(胤禔:艹?!),他家娇滴滴的女孩儿嫁进直亲王府,还有活路吗?!

科尔坤是个老实人,不敢和皇上对着干,只是按时参加某未定阿哥党的聚会。

结果,他还是没能救下女儿。

科尔坤磕头:“臣遵旨。”

呜呜呜,要不,要不教女儿学学防身术?至少大阿哥打她的时候,她能够还手?

科尔坤脑子很混乱。

康熙也给富察家打了招呼,透露了让李彤当太子妃的风声。

朝臣们感到很意外,细思之后又不是很意外。

李彤虽然不符合这个时代选媳妇的标准,但随着她发明的有利于国计民生的机器越来越多,李彤在民间的地位越来越高。

对老百姓而言,他们虽然保守愚昧,但对于高高在上的贵族女性,他们并不会去评价其是否符合世俗对女子的要求,而是和对贵族男性一样,看她们为自己做了什么。

传闻嫘祖发明缫丝织布的工具,民间谁会说嫘祖不懂规矩,居然搞这些奇思淫巧?

历代贤后召集后宫嫔妃和前朝女眷给边疆将士做衣服,民间谁会说这些女子居然给外男做衣服不知检点?

李彤被骂,是因为她地位还不够高。

当她成为准太子妃之后,她所做的这些“离经叛道”的事,将成为稳固她地位的声望基石。

以后再有人提起她,都会说一声贤德之人,爱民如子,天下楷模。

这样的在民间声望过高的女子,皇家果然不会便宜外人。

康熙故意把这风声传到民间。

老百姓们听后,都奔走相庆。

仁德的太子是天上派来辅佐圣天子的神子,能发明出那么多造福老百姓机器的准太子妃,肯定也是天上派来负责圣天子的神女。

神子和神女,果真是天生一对啊。

我们老百姓,未来的日子会越来越好过啰。

太子和准太子妃的声望变得越来越高,并没有影响康熙的地位。

康熙现在几个能干正事的孩子,都被称为是神灵星官降世,连胤祉也如愿以偿拿到了属于他的神仙称号——民间正在为他是文曲星君还是龙九子负屃而争论不休。

那么能生出这么多神仙儿子的康熙皇帝,他本身是什么,就不言而喻了吧?

胤祉能获得此文名,不是因为他逼死了几个官员,而是他在报纸上吵架的马甲号爆了。

报纸造价仍旧很高,卖十个铜子,但比起其他书籍来说,便宜太多了。

认识字的人总会有三俩也认识字的好友,大家一起凑一凑,轮流购买,每期报纸都能看;

茶馆酒楼的评书先生多了一项读报纸的业务,那抑扬顿挫的声音读报纸上文人们的辩论,比话本还更让热血沸腾;

街头巷尾也多了一些读报纸的老书生,他们大部分人不要钱,只是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老百姓多了解一些东西。

老百姓们一般都会在听完报纸后,悄悄留下些东西,一个鸡蛋,一把米面,一尺布头……悄悄放下,悄悄离去。

老书生打开门,往地上一瞅笑着拎着东西回房。

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们总说百姓愚昧不知恩,百姓真的不知恩吗?

报纸已经发行了好几月,至少京中老百姓已经习惯报纸的存在,并根据报纸的辩论激烈程度,来判断哪些人是真正的有才之人。

如胤祉这种一喷多且年幼的“文人”,自然是大才。

于是胤祉突然扬名,就可想而知了。

文人们见到胤祉扬名的办法,很想模仿。

康熙把报纸抓得特别严格,现在只准京中出版报纸,其他私自印刷报纸议论时政都是死罪。

即使地方上想要将报纸改个名字,弄个什么“文人清谈”之类的名字,他们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与皇家出版社竞争。

从成本上来说,有新印刷机后,印刷的量越大,成本就越低。

京城的报纸,就算运到边疆、甚至海外,其价格也比本地文人豪强们自己折腾的“报纸”要便宜许多。

从内容上来说,京中的报纸可以畅所欲言,文人辩论只占一个版,其他有政策解读、法律解读、种田织布小技巧、以及有趣的故事。

对地方上的老百姓来说,就算他们拿到报纸时已经过了时效,但其中内容仍旧非常有用。

比如皇帝免了什么地方的赋税,而他们这里还有人继续征收赋税,就可以纠集一群读书人悄悄上京告御状啦。

地方官一度想要禁止本地阅读报纸,但他们敢这么做,就是造反。

于是,他们发行的刊物,还是和他们以前发行的诗稿一样,属于文人自娱自乐,无法让老百姓买账。

不仅如此,随着老百姓了解了政策,一股自下而上的对地方官的监督势力逐渐形成。

康熙在胤礽的见建议下,专门创建了一个部门,来接待这些上访群众。

不过康熙也定下了严格的规章,来惩罚诬告的人。

每个来告状的人都要签字画押,如果诬告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这个规章也写在了报纸中,让各地百姓知晓。

在这种严苛的防诬告的规章下,老百姓只会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来告御状。

这样不符合后世监督吏治的标准,但在这个时代,总归让老百姓多了一条活路。

胤禛看到这个部门,眼睛都在放光。

“汗阿玛,我想……”

“等你长大再说!”

“嗷,儿子已经长大了!”

“等你成婚再说!”

“儿子马上就可以成婚!”

于是四阿哥成为继大阿哥之后,被康熙揍得最多的皇子。

见四弟老被康熙揍,情绪仍旧恹恹的胤礽“惊坐起”,赶紧把胤禛护在身后:“汗阿玛,四弟做事做得挺好,可以再给他些事做,锻炼锻炼。”

再不把四弟弟送出京城外,四弟弟的屁股就要开花了。

胤禛什么不学,怎么学大哥,老在汗阿玛的怒点上来回横跳?

康熙瞪了胤禛一眼。

胤禛躲胤礽身后给康熙做鬼脸。

康熙气得又要去摸鞭子。

胤礽拉着胤禛后退几步,道:“汗阿玛,弟弟还小,抽坏了生病怎么办?”

康熙道:“胤禔被朕抽了那么多次,不也没生病!”

胤礽道:“大哥是大哥,有几人能和大哥一样?”

康熙冷哼了几声,没好气道:“你就纵着他吧!迟早他会被你惯坏!他不是抄了江宁将军府邸吗?朕派他去清查江宁驻军违法事迹,顺带看看南京开海情况。”

天津海军基地已经建设完毕,接下来康熙准备在南京建造海军基地。

不过“接下来”不等于马上。建造海军基地挺花钱,康熙还得回几年血。

虽然开海之后,国库逐渐丰裕,但这些钱要留着打准噶尔。

噶尔丹虽然仍旧只在漠西转悠,还未正式和大清撕破脸,只偶尔南下掠夺,但他敢捋大清的龙须,康熙必定要揍他。

康熙之前几次打仗都是脑袋一拍,说打就打。现在他终于肯慢吞吞调动后勤,打一次富裕账,每次打仗都负责后勤调配的索额图感动极了。

明珠非常嫉妒。

他本来跟着纳兰性德一起去出使,结果船刚到南方海域就水土不服,灰溜溜地回了京城,被索额图好一顿嘲笑。

明珠呕得半死。

此次出访,他作为领队大臣,本应立下极大功劳,结果因为水土不服给抹了。

你说气不气?

即使现在纳兰性德干得很好,常泰有意将纳兰性德推向台前,递给康熙的折子上都将功劳让给纳兰性德。

但儿子是儿子,老子是老子,明珠本就想让纳兰性德看看姜还是老的辣,结果……明珠气得最近胖了一圈。

索额图天天贴脸嘲讽。

原本明珠作为侍卫,曾经和一群人擒拿鳌拜,武力值其实是蛮高的。

但他之后多在文臣中混,每日吟诗作画,把功夫丢到一边,现在身子骨已经虚了。

虽然赫舍里是满人中难得的书香门第,但索额图天天(划掉)揍儿子和弟弟(划掉)习武,身体身手都比明珠好许多。

索额图长吁短叹:“要是让老夫去奥斯曼,老夫现在已经立下大功劳了。可惜老夫要筹备军需,唉。你的能耐就只有耍嘴皮子,结果身体太弱,给你耍嘴皮子的机会你居然都把握不住。这青史上,老夫的名声要大大的超过你啰。”

明珠:“老匹夫,你等着!”

明珠开始天天射箭骑马扎马步,一副老当益壮要把以前功夫捡回来的模样。

康熙得知此事之后,非常无奈,让御医隔三差五就去给明珠诊断,怕明珠“老夫聊发少年狂”,身体不适撅蹄子。

此次胤禛要去南京,明珠赶紧请求同行。

南京到了夏季,勉强也算南方,够湿够热,可以作为过渡。

明珠要在南京习惯南方的天气,然后一雪前耻,单独出使海外。

哼,现在大清和世界建交,隔三差五就要派使臣去世界各国巩固盟友关系。我明珠会在世界留下赫赫威名,不比你索额图一个家里蹲厉害?

你也就在大清国内扬名。一个管后勤的,还不一定能扬多大的名!

在明珠强烈要求下,康熙只好找了个借口贬明珠的职,把明珠派去南京辅助胤禛。

没办法,明珠这“明相”要去地方长待,相当于从权力中枢外放,只能左迁。

康熙此番举措,被大臣们解读为朝中诬告太子的余波。

只有索额图在翻白眼,暗暗骂明珠老狐狸。

你都这么老了,怎么还老想着建功立业?“明相”的头衔还不够大吗!

索额图决定也好好锻炼身体,等准噶尔完蛋之后,他也要出使,到国外去刷名气。

他和明珠已经来到了朝中文臣权力顶端,所图的就只有名声了。

千百年之后,我索额图在史书中的地位,必定要压明珠一头!

“他们俩年纪都这么大了,能不能消停一点?”康熙无奈极了,“他们是不是该安享晚年了?”

胤礽一边画连环画,一边头也不抬道:“他们要是安享晚年,汗阿玛就会头疼了。现在朝中能取代明珠和索额图之人,还真不好找。”

康熙想了想,叹气:“这倒也是。你画的什么?”

胤礽道:“其他各国历史小故事。给弟弟启蒙用。”

康熙拿起已经画好的几张纸看了几眼:“有意思,朕要一套。”

胤礽无奈:“汗阿玛啊,您有世界史,自己看就得了,何必压榨儿子?”

康熙板着脸:“这哪能叫压榨你?这些日子朕可曾让你处理过政务?你都躲懒了,朕要你几张画怎么了?”

此事说来挺玄学的。

之前康熙年年有大事发生,太皇太后崩逝后,大清突然安静下来。

康熙见胤礽神情恹恹,一直没缓过来,便把一直欠着的假期给了胤礽,不再差遣胤礽做事,让胤礽能安心地待在宫里学习和陪弟弟。

胤礽终于闲了下来,一边教弟弟,一边梳理自己做过的事。

梳理之后,胤礽不由感慨,自己哪是推动历史进程,而是被历史进程推着走啊。

为什么他年纪这么小却这么忙?因为该在那个时间点发生的大事,不会因为胤礽穿越就不发生。

除了出使海外是他主动出击以外,无论是对台湾、沙俄还是准噶尔的战争,还是山西、浙江等地的贪腐,原本就是这个时间点会出现的事。

康熙早期勤政,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多在康熙早年发生。能改变大清的机会,也自然只有在这段时间去做。

所以胤礽才这么急躁,这么忙碌,好像一直被一根无形的鞭子抽打。

若以胤礽自己的年龄为基准点,胤礽十六岁以前,康熙朝日新月异,年年都有大事发生,也年年都有新政策推出。

胤礽十六岁之后,除了二征三征噶尔丹,康熙朝就几乎停滞了,唯一一件关系民生的大事就是“盛世滋丁,永不加赋”。

胤礽十六岁,为康熙二十九年。

而康熙驾崩,在康熙六十一年。

四舍五入下,康熙执政前一半时间在励精图治增强国力,后一半时间就进入九龙夺嫡消耗国力。

虽然现在康熙对胤礽非常好,但历史上哪个被皇帝猜忌的太子,早年不是特别受皇帝信任爱护?

胤礽之前强势且任性的插手各种政务,是仗着他年岁尚小,康熙还将他看做被自己护在羽翼下的稚儿。

待及冠成亲之后,他就要开始低调谦虚,能不动就不动,才能维持已经开创的局面。

胤礽列下自己已经开创的局面。

朝中汉臣的南北党争和满臣的夺嫡党争仍在继续,这不可避免。好在自己和大哥势头强大,朝堂上现在只是小打小闹;

南方土地兼并经过在浙江的杀鸡儆猴,其他地方稍稍收敛了一些,再加上报纸能将朝中的政策传递到基层老百姓耳中,豪强和地方官都谨慎了不少;

海外商业已经开始发力,但朝中还缺少约束海外贸易的相关法律法规。这不能一蹴而就,待及冠之后,胤礽不能再搞大事,就会主要处理这件事;

扩充海外势力,胤礽在等1694年,即康熙三十三年的欧洲大寒灾。大清已经低价囤积了不少粮食,海军也在扩建,就等着欧洲大寒灾,以粮食为武器,强势吞并海外老牌殖民国家的势力范围;

文化方面,清算曲阜孔家和报纸的发行,给文化革新奠定了良好基础。能不能守住这个基础,就要看新百家、新儒家的发展,以及大清科学院能不能拿出更具有轰动效应的成果;

民族融合方面,剃发令的废除与“炎黄共主”的神话故事广泛流传,再加上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过,各地起义几乎绝迹,偶尔零星几例,都是当地地方官和豪强不当人,逼迫百姓没活路……

一条一条列下,胤礽恍然。

他好似做了许多事,又好似仍旧束缚在这个世界本来就存在的历史进程之内——该发生的事还是照常发生,只是随着他的介入,那些事改变了过程和结果。

人的能力是有极限的,无法逆时代而行。顺着历史的潮流,他应该把能做的都做到了吧?

胤礽不确定地想。

人闲下来就容易想东想西。

现在胤礽只偶尔给康熙当一当秘书处长,其他跑腿的事交给了弟弟们——胤禔回到草原、胤祉继续奉旨喷人、胤禛已经包袱款款去了南京。

他空闲时间一多,又不需要和弟弟们一样每日读书,便经常坐在花园里发呆。

思考过去、思考现在、思考未来……总之,胤礽陷入了哲学状态。

他这一副模样,自然被康熙认为还在思念太皇太后,于是不敢给胤礽派太多事,让胤礽继续闲着。

胤礽的哲学时间也越来越多。

胤礽如此悲伤,搞得康熙都没法悲伤下去了。

儿子垮了,他这个当阿玛的要撑住。

康熙精神状态很快恢复到励精图治帝王模式,摩拳擦掌等着出使奥斯曼的常泰与出使罗斯国的陈廷敬传来好消息,就可以立刻着手揍准噶尔,一举解决大清内部剩下的大患。

康熙打了鸡血,底下的大臣们自然也没法喘气。

什么太皇太后不想与皇太极合葬,符不符合礼仪的讨论先放一边去,把政务完成再慢慢商量。

反正他们就算吵这些礼仪的事,皇帝也不会听。

之前几次康熙对礼仪的大改革,他们反对如此激烈,皇帝什么时候听过?

想到这,大臣们不由黯然。

这样的皇帝,就是暴君啊。别说某些汉臣,就连一些满臣都开始翻史书,怀念那些垂拱而治的圣君——把权力交给大臣或者把权力交给宗室,圣君们都是垂拱而治,没区别。

胤礽继续当他的咸鱼哲学家。

直到有一天,他难得去一趟御花园,在墙角处捡到一只哭泣的小娃娃。

会在宫里出现的小娃娃只会是阿哥。

胤礽替大哭的小娃娃擦干净眼泪和鼻涕之后,仔细一瞧。

这不是未来的贤王十三弟吗!!!

我的好十三弟为什么会躲在花园里哭泣!谁欺负他了!

是这个皇宫里的下人们飘了,还是我大清皇太子胤礽提不动刀了!

咸鱼胤礽原地复活。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6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七十年代漂亮女配 梧凰在上 总裁轻点我怕疼 上瘾 总裁盛宠读心甜妻 高管的古代小厮生活 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 带着地球电影穿星际后我封神了 当剧情降临 男主他斯德哥尔摩了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