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上一章:第16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十三阿哥被丢给太子养的事,远在草原的大阿哥胤禔和远在南京的四阿哥胤禛都知道了。

胤禛气得多吃了一碗饭。

我的十三弟,怎么就被额娘丢掉了!

算了,额娘要养十四弟,养不了十三弟也没办法。

可恶啊,我究竟是该羡慕十三弟还是该羡慕太子哥哥?

胤禛嫉妒得一宿没睡好,脸上都上火起痘痘了。

胤禔就淡定许多。

他再次认真发言:“汗阿玛确实一点用都没有,连孩子都要弟弟养。”

胤禔走出营房外,背着手看向草原深处。

准噶尔什么时候来大规模进攻大清啊,他想回京了。

虽然回京后汗阿玛很烦人,但太子弟弟正是需要自己的时候。

太子弟弟连自己都养不好,现在还要养一个十三弟。小孩子是那么好养的吗?小孩子容易夭折,若十三弟生病了,太子弟弟岂不是平白无故的背了一层过错?

这孩子养好了是汗阿玛仁慈,孩子养坏了就是太子弟弟的错。汗阿玛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当人父。

“直亲王,有小队人马逼近营地。据领头人说,他们是喀尔喀部。”一将领前来禀报,“他们想觐见直亲王。”

“喀尔喀部?”胤禔眯着眼,脑海里的地图展开,喀尔喀部原本所在的地方“嘭”的点亮。

喀尔喀部属于漠北蒙古,入关之前,喀尔喀部三位首领土谢图汗、札萨克图汗、车臣汗就已经臣服大清。

胤禔离京之前,胤礽曾悄悄对胤禔道,若喀尔喀部被准噶尔击败,便是准噶尔大举进攻大清的前奏。

在出使海外的时候,虽打仗的都是胤禔,但在后面出谋划策预测战局的都是胤礽。

胤礽这么预判,胤禔就一直等着喀尔喀部的消息。

“终于来了。”胤禔转身进营房,“先安排他们扎营。晚上赐宴。”

将领:“遵命!”

……

“喀尔喀部终于来了。”胤礽看着胤禔送来的书信,叹了口气。

原本历史中,喀尔喀部被准噶尔击败之后,沙俄试图让喀尔喀部归附沙俄。但喀尔喀部的宗教领袖一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劝说各部首领,举全旗投清。

击败准噶尔后,部分喀尔喀部回归漠北蒙古,其原本自治的漠北蒙古几部被大清驻库伦大臣和定边左副将军直接管理。从此大清直接管辖漠北蒙古。

直到辛亥革命后,八世哲布尊丹巴在沙俄的支持下宣布漠北蒙古独立。之后漠北蒙古几度废立,一直处于罗斯国的控制中。

宗教之事非常复杂,胤礽暂不多想。

现在他急需做的事是安抚好喀尔喀部,借喀尔喀部投靠大清这个机会,比历史中的大清,更加加强对漠西蒙古的控制。

击败准噶尔是第一步,第二步……哎哟!

胤礽低头,小胤祥栽倒在胤礽腿上,抬起头满脸无辜地看着胤礽。

胤礽撩起裤腿。他的腿被小胤祥手中的木头玩具给砸出了一大块乌青。

胤礽想了想,站起来缓缓躺在了地上,捂着腿不断哀嚎:“哎哟,疼死了疼死了!”

小胤祥一惊,丢下玩具扑到胤礽身上:“太子哥哥,你怎么了!”

“腿,腿要被你的小木马砸断了。”胤礽满地打滚,“好痛啊。”

小胤祥嚎啕大哭:“哥哥,我错了,哥哥的腿不要断,我以后再也不拿着玩具砸人。”

胤礽揉红了眼睛,道:“真的?”

小胤祥使劲点头。

胤礽揉了揉小胤祥的头:“你帮我擦药。咱们拉钩钩,以后拿着玩具的时候要小心一些,不要伤到别人,好不好?”

小胤祥赶紧道:“拉钩钩!”

伺候小胤祥的太监和嬷嬷们都十分无语。

最初太子演戏的时候,他们都很紧张。现在他们已经习以为常。

太子殿下怎么这么喜欢逗十三阿哥?皇上让才十四周岁的太子殿下抚养十三阿哥,真的没问题吗?

让太监和嬷嬷惊讶的是,太子几次夸张演戏之后,十三阿哥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之前的坏习惯一一改掉。

胤祥养在胤礽这里,几乎每日都能见到康熙。

康熙见着十三儿子从一个有些顽皮的懵懂小孩,不但懂得了礼貌,甚至还会自己吃饭。

胤礽让人给胤祥做了一个婴儿座椅。

胤祥带着小围裙,把手洗干净之后,一手勺子一手叉子,很努力地解决面前的饭。

虽然他不像胤礽曾经那样,吃饭吃得非常熟练。胤祥基本吃一半撒一半。

但在皇宫之中,一个两岁的孩子能自己吃饭,不需要人追着喂,已经足够厉害。

康熙非常高兴地赏赐了胤祥和胤礽,还下明旨说胤礽养孩子养得好。

圣旨下达之后,满朝文武百官才知道,皇帝居然让才十四岁的太子殿下养才两岁的十三阿哥。

皇上您这是什么毛病?这于礼不合啊!

康熙非常生气。什么礼不礼?十三阿哥明明是朕在养!太子只是帮着朕在照顾十三阿哥!

弹劾太子的人都有些同情太子了。

太子还年幼的时候就帮皇帝照顾后宫,入学之时已经开始帮皇上处理政务,没几年就出使海外,回来之后又整治浙江官场……

现在太子因太皇太后崩逝而悲伤成疾,皇上终于让太子能够在宫里安心地读一会儿书,休养一下身体,结果太子还要帮皇上养孩子?

太子自己都还没有孩子呢。

章佳氏原本很担心十三阿哥。

太子自己都还未有孩子,且还是个男人,哪能养得好孩子?

当十三阿哥胤祥每日都能向她请安,炫耀自己又学了些什么的时候,章佳氏醒悟了。

这个宫里没有比太子更会带孩子的人!

把十三阿哥送出去的德妃深深地羡慕了。

她幽幽盯着襁褓里的十四阿哥,心想要不要找机会把十四阿哥也交给太子养。

后来她冥思苦想也想不明白皇帝的脑回路,不知道如何顺着皇帝的意思把儿子交给太子,才作罢。

“希望你哥哥早日回来。”德妃点了点只知道吃喝拉撒和嚎叫的小儿子。

德妃对胤禛非常有信心。

即使胤祥养在太子宫中,但当初还不会爬就和太子玩在一起的四阿哥与太子的感情,不一定比胤祥差。

四阿哥今年才九岁,就已经在天津、南京两地立下大功劳,在大臣中威名赫赫。

虽说比不过有灭国之功的“大将军王”直亲王,可四阿哥才多少岁?

三阿哥虽也在帮皇帝和太子做事,名声也大,但德妃对儿子有很厚的滤镜。自家儿子在京外立的功劳,肯定比在京城内的三阿哥大。

太子举荐四阿哥出京,肯定也更信任四阿哥。

“别着急。等你哥哥回来……”德妃轻轻摇晃摇篮,对身边大宫女道,“将本宫绣的小衣服给十二阿哥和十三阿哥送去。本宫虽无力继续抚养他们,但也曾当过他们的养母,对待他们,也要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

大宫女福身称“是”。

德妃又问道:“七公主那里的下人还安分吗?”

大宫女道:“太子殿下手把手教她怎么管教身边的人,现在七公主身边的人可老实了。”

德妃叹气:“这种事本该本宫教,可本宫……唉,无论是四阿哥,还是七公主,全都依仗太子才过得好。”

德妃又点了点睡得口水横流的小儿子:“十四阿哥看上去比他四哥哥蠢太多,以后还有得让他四哥和太子哥哥操心。”

大宫女笑道:“四阿哥每次书信都要问一问十四阿哥,肯定很乐意为十四阿哥操心。太子殿下疼爱所有兄弟,定也会照顾十四阿哥。”

德妃点头:“说的也是。去送衣服吧。”

大宫女躬身离开。

德妃这举措,得了康熙的夸赞。

其他嫔妃都有些酸。

德妃的手段真是越来越厉害,怪不得她都半老徐娘了,皇上还宠着她。

不争不抢的温妃思考了几日,让十阿哥胤俄每日都去找九阿哥玩,然后怂恿九阿哥去找太子殿下。

已经读书的皇子都住在太子东宫隔壁,每日都能和太子一起玩耍。九阿哥和十阿哥马上也要读书了,和已经读书的哥哥们处好关系很重要。

宜妃这时候聪明了,她不仅让九阿哥去找太子,还让九阿哥把十一阿哥也牵去。

“小十一和小十二、小十三差不多大,正好一起玩。”宜妃道,“你也看到了,这宫里,太子最疼兄弟姐妹,你一定要多听太子殿下的话。”

胤禟点头如捣蒜。

太子哥哥那里游戏特别多,好吃的也特别多,他乐意每日都去!

胤礽见弟弟们开始像自己出使外国前一样,每日来自己这里聚集了,叹了口气,躺平享受着甜蜜的麻烦。

胤礽直接改造了一间屋子,装扮成皇家幼儿园。

屋子里地面上铺着花花绿绿的地毯,墙壁上画着鲜艳的卡通画,有一面墙专门给弟弟们涂鸦。

地面上还有轨道小火车,小滑梯,小跷跷板……以及上课用的黑板和小桌椅。

胤礽每日带着小十三努力迈动着小短腿,步行去给皇太后请安,把小十二从苏麻喇姑那里接走,一路步行回东宫洗澡换衣服,然后和其他哥哥们一起上幼儿园。

从东宫到皇太后宫中的距离不远,但对于两岁孩子的小短腿而言,还是得走一阵子。

原本照顾小十二和小十三的嬷嬷有些担心,御医说小孩子最好“不见风”,十二阿哥和十三阿哥每日风雨无阻的在宫里走来走去,不会生病吗?

可无论是皇太后还是皇上,对太子教养孩子的方法都盲目信任,她们多说一句,还会被训斥。

她们心里不服气,忍不住滋生了一些阴暗的心思,想看看太子把小阿哥们弄病了会如何。

可她们等啊等,等了一月,十二阿哥和十三阿哥不但没生病,那身子骨好像越来越健壮了,个头往上蹿了好长一截,连原本的衣服都穿不下了。

十二阿哥比十三阿哥稍稍瘦小一些,胆子也要小一些。

十三阿哥不知为何,天生早熟,对待十二阿哥和十一阿哥两个哥哥,就像是对待弟弟一样一般宠溺,经常护着他们照顾他们。

九阿哥胤禟忍不住对宜妃抱怨:“胤禌真是……唉,他才是哥哥啊,结果他和胤祹成了胤祥的小尾巴,两个哥哥跟个小弟弟似的,全靠胤祥照顾。”

宜妃绣着小帽子,头也不抬道:“这不是正好吗?胤禌身体弱,比起他照顾别人,额娘更乐意别人照顾他。那胤祥是个好孩子,不愧是太子亲自教养的阿哥。”

胤禟嘟嘴:“太子哥哥亲自教养的就真的比我好吗?哼,我不信!我要和他比!”

宜妃失笑:“你马上要读书的人,和十三阿哥比什么比?你比他大好几岁呢。”

胤禟仰头:“不管,我就要比!”

宜妃笑道:“好好好,比比比。”

她这个儿子,就是看十一阿哥胤禌更亲近胤祥,吃醋了吧。

可他也不想想,他已经要入学的年龄,十一阿哥哪和他能玩得拢?

当胤禛押着一众罪官回京后,宜妃无语了。

还真有年纪已经较大的阿哥,能和小阿哥玩得拢啊?

四阿哥胤禛结束这次“出差”之后,又回到课堂继续学习。

他上学的时候仍旧住在阿哥所,即东宫隔壁。

自从他回宫之后,宫人们就经常看着他牵着十三阿哥胤祥走来走去,只要胤禛有空,总是和十三阿哥胤祥形影不离。

康熙因为和大臣们就太皇太后下葬的事吵了起来,胤礽只好恢复了“常务秘书长”的活。

他干活的时候,幼儿园也没停。他安排好每日玩耍和启蒙的课程,让阿哥们去皇太后宫里上幼儿园,让皇太后和苏麻喇姑盯着。妃嫔们也能去皇太后宫里陪着孩子们。

不过等胤禛等人休沐的时候,小阿哥们就交给胤禛等人带着。

哥哥带弟弟,这是大清皇宫的传统。以前胤礽和胤禔带着三阿哥、四阿哥、五阿哥,现在,三阿哥、四阿哥和五阿哥也要带着其他弟弟们,六阿哥、七阿哥和八阿哥也能用起来了。

胤礽叮嘱六阿哥胤祚、七阿哥胤祐和八阿哥胤禩道:“胤祺应该也要接触政务了。之后带弟弟的重担,肯定会落在你们肩膀上。你们要从现在开始习惯。”

胤祚、胤祐和胤禩使劲点头。

带弟弟玩而已,什么不是玩?我们绝对没问题!

然后,他们就被弟弟们吵得一个头两个大,恨不得把弟弟们全部挂树上去。

就算是最乖巧的胤祥,也有顽皮的时候,毕竟他也是康熙的儿子,继承了康熙的“熊”基因。

九、十、十一、十二、十三五个熊孩子聚在一起,讲道理听不懂,揍又不能揍疼了,简直让胤祚、胤祐和胤禩分外崩溃。

胤祉已经很少在宫中上课,一遇到休沐就要出宫处理出版社的事。

剩下两个“大”阿哥,九阿哥胤禟和十一阿哥胤禌是胤祺的胞弟,十二阿哥胤裪又和胤祺同养在皇太后宫中,胤祺对他们三人非常纵容,“算了算了”已经成了他打圆场的口头禅。

而四阿哥胤禛,就更令胤祚、胤祐、胤禩头疼了。

“我十三弟这么乖巧疼人,怎么可能会有错?”

“你们再看看,是不是旁的人冤枉他。”

“什么?算术错了好几道?我去问问太子哥哥,说不定是题出错了。”

“你们是哥哥啊,心胸宽广一点。如果十三弟有错,你们当哥哥的难道就一点错都没有吗?”……

“太子哥哥,我受不了了。”胤祚阴恻恻道,“我想给四哥下巴豆。”

胤祐:“想和四哥打一架。”

胤禩:“把四哥养的哈巴狗的尾巴剪了吧。”

胤礽:“……”他家的小四仍旧逃脱不过历史惯性,又变成兄弟中最猫嫌狗厌的一人了吗?

小四这种喜欢一个人,就“我不管我不听都是你们的错”的性格,真的很得罪人啊。

胤礽试图和胤禛讲讲道理。

但胤禛梗着脖子:“本来就是他们的错!十三弟才这么小,他懂什么!”

胤禛的逻辑如下:

第一,他是哥哥,胤祚、胤祐和胤祺必须听他的;

第二,十三弟是弟弟,胤祚、胤祐和胤祺必须让着十三弟。

这什么灵活地评判标准啊!

胤礽板着脸:“我是你哥,你是不是必须听我的?”

胤禛:“……那个,那个当然是,我最听太子哥哥的话了。”

胤礽又问道:“胤祚、胤祐和胤祺是你的弟弟,你是不是该让着他们?”

胤禛脸胀得通红:“这、这……嗯……”

胤礽道:“我知道你疼爱胤祥。但你可有听过一句话,溺子如杀子?”

胤禛耷拉着脑袋。

胤礽道:“如你所说,胤祥还小,他心中还未确立正确的是非观。若你不分青红皂白维护他,他将来怎知对错?即使我们能护着他一辈子,但若他成为一个不知对错的人,将来又如何建功立业?”

胤禛开始绞手指。

胤礽语重心长道:“再者,我们都是兄弟。你因为偏爱而让其他兄弟生气,胤祥又如何和其他兄弟相处?胤祚、胤祐和胤禩都是关心胤祥,希望让胤祥变得更好,你伤了他们的心,他们从此后不管胤祥,难道你就开心,胤祥就开心吗?”

胤禛耷拉着脑袋。

胤礽把胤禛拉到怀里,轻轻揉了揉胤禛的头:“唉,如此幼稚,你也还是个孩子呢。”

胤禛嘟囔:“我已经不是孩子了,我立下了大功劳。”

胤礽道:“立下了大功劳也是孩子。孩子就不能立功了吗?胤禛,胤祉已经领着差事,虽还住在宫中,其实和出宫建府区别已经不大。大哥领兵在外,我也忙于辅佐汗阿玛,你就是宫里能照顾弟弟们的最大的哥哥。”

他又揉了揉胤禛的头发:“虽然你也还小,但没办法,哥哥们都早早地为了这个国家奔波了。长兄如父,接下来担任父亲这个位置的人,就变成你了。”

“胤祺性子太过忠厚老实,想事情慢半拍;胤祚虽聪明,但凡事总爱往阴暗面想,处事手段有些激进;胤祐因脚有残疾,不爱和旁人说话,什么事都闷在心中;胤禩……”

胤礽叹了一口气:“我给你的信中写过,因阿哥公主们吃不饱的事,宫里有许多人被罚,觉禅氏一族世代掌管糕点、瓜果等食物供奉,被罚得最厉害。其实下令不准阿哥、公主饱腹的是宫里贵人,和觉禅氏关系不大。但宫里的贵人们不能被罚,下人们得替自家主子背这个锅。”

“胤禩心思细腻,从小就不喜得罪别人,恨不得和所有人都交好,最注意自身形象,希望所有人都说他是好孩子。觉禅氏被罚的事,对他打击非常大。所以他完不成我教给他好好照顾弟弟的任务,才急得要和你打架。”

“胤禟和胤俄小小年纪就有在宫里称霸的迹象,对宫里下人很是粗暴;胤禌和胤祹因之前被饿狠了,现在脑子还不怎么灵活;胤祥虽早熟,但他心性也是个稚童。他讲义气,却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义气,会做一些不正确的事……”

胤礽揽着胤禛,把弟弟们的缺点一一给胤禛点明。

弟弟们的优点都是经常表现出来的,胤禛看得到。

但宫里的皇子,从小就有意识的隐藏自己的缺点,不仔细观察,胤禛是发现不了的。

胤礽再忙再累,也会好好观察弟弟们,了解他们的内心。

谁说小孩子就没有内心?谁说小孩子就没有烦恼?

他们这个年龄是接触外界、被外界信息浸染的时候,他们的内心也是最敏感的时候。

一个痛苦的童年,用一辈子都不一定能治愈。胤礽希望,在自己力所能及下,虽说不能让弟弟们无忧无虑,至少回忆起童年,他们不会痛苦。

胤礽手指轻轻梳理着胤禛的头发,语调缓慢地向胤禛诉说弟弟们的烦恼,弟弟们的期望。

他诉说着自己对胤禛的期待。

他想让胤禛当一个能保护弟弟们的好哥哥。

大哥已经做到。

他也会努力做到。

胤祉在胤禔和胤礽离开宫里的时候也做到了他能做的一切。

现在,轮到弟弟们的四哥胤禛了。

胤禛靠在胤礽的怀里,不知为何,有点想流泪。

是明白自己错误的愧疚,还是感受到了太子哥哥对他的期望,或者是再次明确了太子哥哥有多重视弟弟、多重视皇宫里的亲情?

他不明白,他只知道,绝对不能辜负太子哥哥的信赖。

胤禛乖乖低头:“我知道了,我会找六弟、七弟和八弟道歉,以后我也会和他们一起,好好纠正弟弟们的行为。”

胤礽使劲揉了揉胤禛的脑袋:“不愧是我的好弟弟。哥哥相信你。”

作者有话说:

这个车臣汗是喀尔喀部三大首领之一的称号,和俄罗斯的车臣没关系(被评论吓僵,别联系实事啊!)。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6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他们四个高考坐我旁边 特种总裁的艰难爱情 智脑成精,军师登基(基建) [清]成为皇上白月光后 暴君的笼中雀 完美总裁妄想中 我当爸爸的那些年[快穿] 春心负我 总裁的美丽娇妻 作精洗白手册(快穿)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