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上一章:第16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礽带着弟弟们回到了宫中。

康熙正心虚地等着胤礽回来:“回来了啊。”

胤礽:“汗阿玛……”

康熙干咳一声,道:“八旗有六旗都在朕的手中!那些旗主翻不起花样!”

胤礽嘴唇翕动,他认真地问道:“汗阿玛,这是旗主的问题吗?”

康熙心虚沉默。

这当然不只是旗主的问题。

八旗制度是满人入关前制度的根本,被许多满人都视作大清满族风俗的根基。

之前即便康熙动了剃发令,都没有触及到满人最根本的利益。但一旦动八旗,为顺治入关立下汗马功劳的八旗旗主们可就要心里嘀咕了。

旗人和包衣是旗主的奴才,虽不给国家交税,但要供养旗主一辈子。相当于旗人其实也要交税,只是给旗主交税。

有许多人骂明朝养宗室是养猪,用许多土地人口供养宗室,拖垮了明朝财政。

其实清朝也一样,或者说历朝历代都一样,只是换了个名字。

清朝的八旗不是军队编制,是户籍编制。分拨的旗民包括人口、财产、土地。分牛录的意思就是分给宗室多少户人。

比如拨多少多少牛录给皇子,就等于前朝的分给皇子多少人口。

和明朝宗室一样,分给宗室的户籍不会向朝廷交税,而是向旗主、小旗主“交税”。

旗人要摆脱“交税”,也和前朝一样,入朝为官就可以了。

为什么八旗制度很难废除?八旗制度就相当于“分封”,宗室、勋贵都要靠皇帝给他们的八旗牛录来养活。若废除八旗,就要寻找新的“分封”,满足特权阶级的需要。

后来需要供养的宗室越来越多,旗人越来越贫困,朝廷只能救济,相当于把国库转移支付给供养宗室。这才是八旗制度拖垮了财政、以及旗人越来越贫困的最根本原因。

努尔哈赤能把八旗给儿子们,康熙理应也能把八旗旗主的位置给自己的儿子,这在祖制上是说得过去的。可温水煮青蛙和来一剂猛药是两回事。

所以原本历史中,康熙在三征噶尔丹,不需要再用兵之后,才着手改革八旗制度,以免影响八旗军队的战斗力。

胤礽道:“汗阿玛,旗主的身份不仅是名义上的领主,旗民更是旗主的私人财产。之前几个旗主位置被剥夺,都是用谋逆大罪。若不是谋逆这么大的罪名,将旗主全部财产剥夺,别说现在的旗主,之后的八旗勋贵可能都会不服气。”

康熙仍旧不说话。

胤礽叹气:“汗阿玛,咱们不是商量好了吗?削弱旗主,可以采用古时推恩令的方式。现在八旗统兵的权力已经交由都统,分掉了旗主的兵权。接下来我们首先是将都统任命握在手中,不允许本旗人担任都统。”

这是原本历史中康熙在打完噶尔丹之后立刻就做的事。

“然后,我们就将八旗分割,以供养皇子和其他宗室的名义,在八旗下面分封小旗主,分走他们的牛录。也可以在大旗主死后,以供养起子孙的名义,将大旗下面的牛录分割给他的子嗣。”

这就和西汉推恩令一样,将大诸侯国分成若干个小领地,供养更多的宗室。这样最后就真的变成“养猪”,宗室不再有动摇国家统治的权力。

明朝在对宗室养猪,清朝也在对宗室养猪。

康熙分封成年皇子时,就采用了这个方法。把自己的儿子们分封到各旗当小旗主,既能削弱八旗旗主们的权力,也能解决儿子们的吃饭问题。

“汗阿玛您直接免除旗主,就相当于直接削减藩王的封地。”胤礽一边说一边瞟着康熙的神情,“现在您虽然免的是大旗主,但其他小旗主心里也难免嘀咕,担心您会不会直接收回他们的牛录。”

康熙瞪了胤礽一眼。

胤礽勇敢地瞪了回去。

康熙理亏,但他是胤礽的老子,所以即使理亏了,也捏着儿子的脸颊往外扯:“有你这么和阿玛说话的?该罚!”

胤礽含糊不清道:“汗阿玛,先把事情解决,您再慢慢罚儿子。儿子就在这,不急。”

“哼。”康熙冷哼了一声,大咧咧坐在椅子上,示意胤礽也坐,“朕知道,朕等着他们服软,就给他们台阶下。”

胤礽松了一口气。不管康熙是原本就打算这样做,还是被他说服之后才这样做,至少八旗现在不会反了。

胤礽给康熙捏捏肩膀:“汗阿玛,旗主迟早会完蛋,咱们就等一等,大哥那边已经传来消息,很快我们就能腾出手来。”

胤礽给康熙捏肩膀的手停顿了一会儿,道:“前提是汗阿玛只是想废除旗主的权力,而不是废八旗。”

之前康熙已经废了包衣八旗,让各大小旗主的供奉少了许多。

不过包衣八旗若不为官,本身就依附王府或者皇家,也没有多少油水可榨。为了包衣的事反叛不划算,大小旗主们没有反对康熙。

若康熙要废汉军旗的话也一样。汉军旗旗主多是汉人,他们本身就有大庄园,也一直做好了会被满清朝廷给削减牛录的心理准备。

即使汉军旗中有满人旗主,但那被掺沙子进去的满人,无法带动汉军旗谋反。

虽然短时间内,包衣军队和汉军旗军队的战斗力会下降,但他们现在有足够多的青年将领,应该能很快将军队状态调整过来。

胤礽唯一担心的是,康熙不管不顾去动满八旗。

但康熙最想动的就是满八旗。

“朕真的想废满八旗啊。”康熙叹气,“当年太祖起兵,便是因为族人们快活不下去了。如今大清入关,满八旗不废,压在旗人身上的严重摊派和供奉,他们不还是活不下去?”

胤礽老老实实道:“确实。旗人若当不了官,不但要供奉大小旗主,要在有战争时上场杀敌,还要被大小旗主们强迫服劳役。”

大小旗主们,嗯,包括之后被封成小旗主的皇子,家里想修个什么做个什么,都是直接让旗民免费自带干粮来干。

所以旗民才又称旗奴。

后世总会有“咱们旗人当年如何如何”的不和谐声音出现,仔细一听,那些人祖上要么是当官的,要么是红带子黄带子(即宗室)。他们是旗人,也是压迫旗人的人。

这就像怀念旧社会的,问一问成分,祖上都是士绅阶层一样。

哦,不对,还有部分脑子有问题的傻逼。

普通旗人被压迫,从大清之处就反抗不断。如果这旗人碰巧又遇上了自家旗主被收拾,生活就更加凄惨。

“反清复明正蓝旗”这个“笑话”,就是康熙初年,正蓝旗底层旗人和军官反抗清政府的事迹。

之后大清遭遇的多次民众反抗起义中,底层旗民和军官也冲锋在前。

阶级斗争就是阶级斗争,活不下去的平民百姓无论哪个民族都活不下去。

“普通旗民也好,普通的其他民族底层老百姓也要,都会面对苛捐重税,区别只是给谁。”胤礽双手合握给康熙敲背,“不过旗民被束缚在八旗中,其他老百姓还能逃,他们逃不掉,会更惨一些。”

老百姓过不下去,可以给善良的大户当佃户,可以逃进深山中,可以去海外搏一搏。

旗人过不下去,连“旗民城”都不能出,一辈子都是旗主的奴隶。

旗奴旗奴,后金靠着剥削旗奴发家。大清建立之后,旗奴好过了没多少年,又打回到了更凄惨的境地。

因为剥削他们的不只是旗主,他们还要承担国家的征召,还要因为没文化被汉人豪强骗钱骗命。

为什么旗人们都向往上三旗?除了隐形地位之外,上三旗的旗民过得最好。

上三旗的旗主是皇帝,他们只需要供奉皇帝、为皇帝做事。其他旗,除了皇帝这个“共同的旗主”之外,还要再被大小旗主剥削。

从切身利益上来说,下五旗的人不可能不羡慕上三旗。

正蓝旗从上三旗被打落下五旗后,被逼得“反清复明”,就能理解了。

等等,现在正蓝旗汗阿玛给谁了?

胤礽眉头一皱,感到了不对劲。

他愕然道:“汗阿玛,您是不是下旨把正蓝旗给儿子了?”

康熙道:“是啊,怎么了?”

胤礽扶额:“儿子怕正蓝旗又要反了。”

康熙:“……啊?为什么?”

胤礽道:“不是反咱们而是……唉,汗阿玛,您说正蓝旗知道其他旗主反对您的儿子们领一旗,会不会直接勤王啊?”

康熙一开始没回过神,胤礽提醒他上三旗和下五旗的不同时,康熙一拍椅子把手,居然乐了:“这么说,下五旗都想当上三旗,那么咱们直接合并八旗,只接受朕的管理,不是附和民心的事吗!”

胤礽赶紧拦住兴奋异常的康熙:“汗阿玛,八旗普通士兵是恨不得只供奉咱们一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我的意思,没有中间的大小旗主再剥削他们一次。但您领军打仗还得靠那群勋贵呢!就算是大学里培养的勋贵子弟,在大是大非上,他们的屁股也是坐在自家利益这一边的!”

不是人人都能革自己家的命!

康熙叹气:“民心在朕,如果准噶尔不开战,朕有足够的的时间解除他们对八旗的控制。待八旗到了朕的手中,要废除八旗制度不就容易了吗!”

胤礽苦笑:“也不容易。汗阿玛,您废了八旗,谁来供养宗室和勋贵?您总不能让他们随意支取国库银子吧?如果您说让他们老老实实吃着俸禄过活,估计汗阿玛您在史书中的名声,恐怕能和洪武帝媲美了。”

他那四弟为什么被史书黑,被乾隆拉踩,连孝顺的面子情都不给?

因为雍正前面追讨国库亏空得罪了八旗勋贵,后面在河南暂行的官绅一体纳粮得罪了汉族官宦,满朝文武都恨他入骨。

乾隆继位之后,他是一个拥有合格帝王心术的皇帝,知道成为传统伟大皇帝的根基在官绅。无论是废掉雍正所有整顿吏治和官绅一体纳粮的政策,还是废开海建广州十三行把海商运营权交由沿海豪强,或者是叫停汉化重新恢复满族习俗,都是他获得民心的举措。

士心即民心,乾隆很清楚。所以他很看不起雍正这个根本不会当皇帝的人,连康熙执政前期的汉化以及引进西学的举措他也举双手反对。

这才是一个能被交口称赞的盛世皇帝。

康熙因中后期的宽容和怠政,也在史书上被吹成了仁君。

若他现在按照头铁的性子继续施展“暴政”,他担心“清世宗”的名字就要落在康熙头上了。

说不准,康熙不但是“清世宗”,还会叫“清武帝”。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康熙也不是没想过这一点,他还真想让那群人老老实实领俸禄过活。

虽然没有八旗供奉,他们不是有赐予的田地庄子吗?怎么就活不了?当他不知道那群勋贵各个都有千万倾的良田吗?

至于宗室,他都打算把皇子们封疆海外了,要内地的供奉干什么?

康熙认为一点问题都没有。

从理论上来说,康熙所想的的确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关键是你这是要从对方手里抠东西出来,这已经无关理论,而是人心了。

胤礽只能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希望能给康熙松筋活血的同时,也能让康熙脑子里的热血回流,别脑子一热,真的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胤礽认为,当一个好皇帝最重要的不是看着开疆扩土之功,而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想着每一个政策会给百姓带来什么样的苦难。

汉文帝汉景帝时期,是他们不想打仗吗?

就汉景帝当太子的时候,能因为输棋就把堂兄脑子砸开花,导致藩王为儿子报仇叛乱的暴躁性子,你说他不想打仗?

只是不能罢了。

治大国如烹小鲜,在百姓生计还很艰难的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胤礽做的那些事,都在脑子中考虑过无数遍,确认不会对老百姓造成额外负担,才敢实施。

比如他哪怕在杭州杀得豪强们人头滚滚,老百姓的生计不会因为他杀豪强而降低,反倒是因为分得了田地而生活更好。

比如推广报纸,他只在京城推广,这样他才能保证报纸的成本不被摊牌在百姓身上;

再比如训练新军,前期是康熙内库出钱,后期是常泰这个海商头子在偷偷送钱。

可以说,康熙现在这么嚣张头铁,根本不担心国库问题,就是常泰和胤礽出海惯出来的。

胤礽当初咬紧牙关早早出海,就是为了打通商路,赚取更多的银钱和粮食,为之后改革做准备。

改革肯定会流血牺牲,改革也肯定会波及到无辜的百姓,一不小心就是生灵涂炭。

国家要有足够的银钱和粮食储备,才能有足够的机会试错。

可胤礽万万没想到,他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会被康熙肆意挥霍。

他和康熙执政理念的最大矛盾,就在于康熙只要保持大清大局稳定就好,胤礽关注点更细微,他希望最好尽可能的不伤害已经足够悲惨的百姓。

其实当封建王朝的皇帝,康熙比胤礽更适合。胤礽这样束手束脚,有时候反而会错失机会。

而且胤礽只是太子,康熙才是这个大清的皇帝。所以当康熙下定决心,胤礽只尽到规劝的责任,便一心康熙的政策查缺补漏收拾烂摊子。

这就相当于康熙在街上纵马飞奔,胤礽骑着小毛驴跟在后面给被撞翻的商贩新人撒钱,平息矛盾。

这次康熙好像又只听进去他一半建议,胤礽就只能祈祷,继“反清复明正蓝旗”之后,可别又来一个“忠君勤王正蓝旗”。

他心脏脆弱,承受不住。

可人运气背了,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在康熙授意下,明珠和索额图带着某未定皇子党众成员劝康熙收回成命,胤礽又授意杰书去拜访被罢免的旗主,让他们乖乖认错。

在康熙和一众大小旗主的唱念做打下,正要上演执手相看泪眼的君臣和好一幕。

正蓝旗的底层军官与旗民们以为自己以后要成为太子的“旗奴”,美好未来近在眼前时,听闻那些宗亲勋贵一通反对,他们的好事要没了,甚至可能将多铎多尔衮的后代恢复爵位,他们要回到多铎或者多尔衮的后代手中。

这还能忍?

能忍不是正蓝旗!

于是在京郊的正蓝旗旗营开始骚动不安,北京内城的正蓝旗旗人也互相串联,紧张局势一触即发。

康熙冷眼看着这一切,不但没阻止,还让胤祉新出的报纸上,讨论了八旗普通旗民的事,让大家评评理。

外城的非旗人老百姓总是很羡慕不需要纳税服役的旗人,他们却不知道,普通旗人也是要纳税服役的,区别只是旗人供奉的是旗主老爷们而已。

外城的老百姓今日听评书先生们一念报纸,各个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好家伙,旗人这不就和佃户似的?”

“佃户还好些,还能选一选租哪家地,遇到丰年时候,如果主家是个和善人,说不准还能供出个读书人。这旗奴连主家都不能选。”

“对啊,给地主老爷当佃户还不用服徭役。”

“呸,这个可不兴说。”

“哎呀,他们又要服兵役,还要给旗主老爷服徭役,甚至朝廷需要用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得去修堤坝修路,旗人们真惨。那当什么旗人,不如来当我们平头老百姓。”

“听说上三旗的旗人就好很多,只需要供奉皇帝老爷就成,和咱们相差不离,只给皇帝老爷交税。”

“听说正蓝旗要归太子管了?他们好日子快来了。”

“镶白旗归直亲王管也不错。直亲王有封地,估计不会要镶白旗多少东西。”

“哎哟,你们的消息都落后啰。我七姑儿子相好的舅舅说,正蓝旗和镶白旗要回归顺治爷时的罪王后裔啰。这不是好日子开始,是苦日子的开始,嘿嘿。”

“还有这事?怎会如此!”

“这不是宗王老爷们希望自己哪怕犯了罪,后代也能被旗人们供奉一辈子吗?”

“唉,可怜的正蓝旗和镶白旗。”

“哈哈哈,现在听说正蓝旗和镶白旗前段日子说要归太子爷和直亲王管,有好多男丁说了亲事,听说现在都在退婚。”

“噗,连媳妇都娶不到了?”

“那当然啊,罪王后裔肯定特别穷,可不加紧了剥削旗人,嫁给他们的日子能过吗?闺女也是人啊。”

“唉,是啊,换做是我的闺女,也不嫁正蓝旗和镶白旗。”

……

“好女不嫁镶白旗和正蓝旗”的风声就这么传开了,原本没想退亲的人家都着手退婚。

虽然他们不是看不起镶白旗和正蓝旗,实在是大家都在退婚,我不退婚就被戳着脊梁骨说不把女儿当人啊。

别说镶白旗和正蓝旗的普通旗民们从天上被打入地底的苦闷愤怒,连朝中的镶白旗、正蓝旗官员都有些郁闷了。

他们当官之后,虽不用再供奉旗主,但偶尔也会被旗主呼来喊去。若旗主非要撕破脸把他们当奴隶使唤,他们也得青着脸受着,事后再找办法把丢掉的脸讨回来。

哪怕不提旗主的事,太子和直亲王当旗主的旗,那是普通的下五旗吗?

虽然现在只有上三旗,但太子继位之后,他掌管的正蓝旗难道就不能成为上四旗?

直亲王在海外有封地,听说海外诸国富得流油,随便往地上一抠就是一坨金银,镶白旗作为直亲王的旗奴,难道不跟着主子爷出海开疆扩土,赚得盆满钵满?

好日子就在眼前,就“啪”的一声,没了。

于是,朝堂中的满臣开始分裂,连某未定皇子党内部都出现了裂痕。

“你们是上三旗,不懂我们下五旗的痛苦。”

“给你们升旗的机会,你们不想要?人做事说话都要讲良心,为何要断别人的青云路?”

“镶白旗和正蓝旗本就没有旗主,皇上将镶白旗和正蓝旗分给皇子天经地义,当初太祖也是将八旗分给诸位皇子,你们的反对没有道理。”

“谁说我赞同镶白旗和正蓝旗归属皇子,就是支持太子和直亲王?我是支持公道!”

“没错,我们反对太子,只是因为太子可能会做危害大清、危害满人的事!我对事不对人!但这件事,明摆着就是你们在危害大清,危害满人!”

“明相,索中堂,此事我绝不会妥协!”

……

“皇上!皇上!正蓝旗和镶白旗都反啦!他们把明相和索中堂的府邸给围了,说要杀奸臣、正朝纲、勤帝王!”

康熙:“啊?镶白旗怎么也反了?”

胤礽:“汗阿玛!您纠结的问题重点是这个吗!快派兵去救明珠和索额图!!!”

康熙:“哦哦哦对。”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6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总裁追妻超浪漫 以你为名的夏天 男主们都苦尽甘来(快穿) 大清第一太子 在豪门当猫的日子 七零之漂亮女配 大国制造1980 绝情总裁请放手 过电 [红楼]今天也在贾府不当人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