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上一章:第16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禔回来了,小阿哥们都不敢顽皮了。

胤禔摸了摸脑袋,不敢置信道:“汗阿玛怎么还老造谣我吃孩子?”

胤礽给胤禔敬茶:“恭喜恭喜,大哥达成小儿止啼的悍将成就。”

胤禔喝完茶后,道:“我在草原一直喝酒,喝寡淡的茶倒有些不习惯了。”

胤礽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摸出一个瓷瓶:“试试这个?”

胤禔打开酒瓶嗅了嗅,笑道:“这是什么?”

胤礽道:“烧刀子。酒精度数很高,不容易腐坏,喝的时候记得兑水。如果受伤了就倒伤口上,能阻止伤口恶化。下次你出发的时候我给你多带些。”

胤禔把酒瓶往胸口一塞:“好,多备些。走,既然他们怕我,就让他们怕个够。“

胤禔摩拳擦掌。

在草原虽然比在京城快活,但失去了玩弟弟的乐趣,胤禔还是很是遗憾啊。

胤禔回来之后,和校场的师傅说了一声,武艺的功课暂时交给胤禔来教了。

胤禔把几个还没上学的小阿哥们也带来一起教。

胤礽在一旁抱着手臂看着。大哥这哪是教弟弟,完全是揍弟弟,在弟弟面前树立自己的威信。

可怜的弟弟们,就算明白大哥不吃小孩,估计也会在心里留下阴影。

较小的弟弟们被胤礽压制住,胤祉和胤禛和以前一样,照旧不服气。

两人越战越勇,配合起来,还真有模有样。

现在不是战场厮杀,胤禔不会下死手,还真被他们缠上了。

胤祉和胤禛十分得意,让弟弟们一起上。

和大哥才不讲武德。

胤禔被弟弟们绑了布的木刀子戳得嗷嗷叫:“保成!快来帮我!”

胤礽笑着拿起一把绑了布的木刀,来帮胤禔掠阵。

许多弟弟都是第一次看到他们的太子哥哥出手。

他们怀疑太子哥哥会读心术,自己无论从哪个刁钻角度出刀,都能被太子哥哥打手背。

一来二往,他们的手背都被打肿了。

胤禔得意极了:“我们两兄弟合力,就是天下无敌!”

“哦?朕倒要看看,你们俩究竟有几斤几两。”

一个笑声响起,胤禔立刻脸色一垮。

他敷衍拱手行礼:“汗阿玛,我和弟弟认真,肯定能打赢你。但你要使盘外招,怪罪我和弟弟怎么办?我倒无所谓,跑草原上去躲躲就成了。弟弟还要哄你……哎哟。就算你敲儿子的脑袋,儿子说的也是实话。哎哟,别敲了,痛。”

康熙一边用折扇敲着胤禔的脑袋,一边对胤礽生气地道:“保成,你评评理,朕是那么小气的人?!”

胤礽笑着打圆场:“大哥并不是说汗阿玛小气。只是汗阿玛为君为父,总要保留些脸面。若只是一对一,我们赢不了汗阿玛。但若二对一……您看,年幼的弟弟们聚在一起都能把大哥压制,您要胜利可难了。”

康熙冷哼:“那你不准出手。”

他看向胤祉、胤禛:“你们俩的身手还行,和老大一起来。朕用长棍,你们用木刀。”

说罢,康熙就取来绑着沾着墨的木棍,画圈子非要和胤禔、胤祉、胤禛比一场。

胤禔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摩拳擦掌。

胤祉和胤禛面面相觑。他们和汗阿玛打?有点不敢啊。

“去吧,汗阿玛教你们武艺,你们用心学。”胤礽鼓励他们俩,“汗阿玛很强,不用担心。”

一寸长,一寸强,康熙的长木棒本来就比三位阿哥的小木刀占优势。何况胤禔虽然强,却被两个弟弟拖累。

胤礽已经能看到结果。

汗阿玛真阴险。

事实也是如此。

之前小阿哥们凑一起能压制胤禔,是因为比赛没有规则。那群孩子仗着胤禔不会下狠手,抱腿的抱腿,抱胳膊的抱胳膊,挂了胤禔一身。

现在有规则了。一不能出圈,二则墨点打到了要害部位就出局。

胤禔旁边有俩半大的孩子没有章法的冲来冲去,根本施展不开;康熙悠闲地拿着长棒戳戳戳,把儿子当孙子打。

胤礽干咳一声。

胤禔烦躁的情绪冷静下来,看向胤礽。

胤礽对胤禔眨眨眼,然后做了一个横挥的手势。

胤禔咧嘴一笑,一脚踹正往前“嗷嗷嗷”冲的胤禛的屁股上。

胤禛身形不稳,跌倒在地,咕噜咕噜滚向康熙。

康熙被滚地禛吓了一跳,一个蛙跳跃起,从胤禛身上跳了过去。

“老三,上!”胤禔大吼一声。

胤祉从小和胤禔练就的默契,让他瞬间明白胤禔的指挥,立刻将刀一丢,保住了康熙刚落地的腿。

康熙:“?”

“汗阿玛,看招!”胤禔双手握刀,从下往上一个挑砍。

康熙手一震,虽没有将长棒脱手而出,但也露出了胸前的空档。

胤禔手中刀往前一递,就点在了康熙的胸口上:“汗阿玛,儿子赢了。”

胤禛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自己衣服上和头上的土,丢掉木刀跳着脚欢呼:“赢了赢了!我们把汗阿玛赢了!哈哈哈大哥天下无敌!”

胤祉揉了揉自己被康熙的腿撞倒的胸口:“哎哟,真疼。不过,我们赢啦,哈哈哈!”

胤禔得意拱手:“汗阿玛,承让承让,有没有什么赏赐啊。”

康熙先白了胤禔一眼,又瞪了胤礽一眼。

胤礽往旁边瞥,吹起了口哨。

康熙被气笑了。坏儿子!从小到大就这么滑头!

“好,赏。”虽然有胤礽在旁边出谋划策,但胤禔带着两个拖油瓶赢了自己是事实,康熙倒也得意。

他给胤祉赏了一套上好的笔墨纸砚,给胤禛赏了一把新刀,给胤禔赏了一匹绢。

胤禔满头雾水:“汗阿玛,我就一匹绢?”

康熙调笑道:“这是给你赏媳妇的。”

胤禔无语。他可以说不想给不熟悉的媳妇讨赏,而是自己想要赏赐吗?

虽然胤禔年幼的时候见过伊尔根觉罗氏一面,当时挺喜欢那个笑容甜甜的小女孩。

但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胤禔早忘记伊尔根觉罗氏长什么样,自然也不会对伊尔根觉罗氏有什么感情。

“大哥,拿着吧,你总要给大嫂送点东西。”胤礽道,“弟弟这里也收了一些珠宝,哥拿去给大嫂打首饰。”

胤禔没好气道:“给我干什么?你不也定下媳妇了?你自己留着。”

胤礽道:“她呀,送她这些金银首饰,不如送她一堆科学实验仪器。”

而且科学实验仪器比金银首饰贵多了。胤礽在心里吐槽。

什么都没有搞科学烧钱啊。自从李彤当上准太子妃之后,她花钱就更大手大脚了。虽然产出也多,但胤礽每次看到她报预算,心脏都在颤抖。

胤禔听胤礽解释后,道:“你那婆娘比我家的难搞。不过她做的机器是正好用啊。什么时候蒸汽机能用在陆地机器上,我们就不用养马了。”

胤礽道:“很快。现在缺一种叫橡胶的材料,大哥你的封地就能种。”

胤禔问康熙道:“汗阿玛,儿子什么时候回封国?”

康熙先听两人面不红心不跳地说自家媳妇,颇觉得无趣。

现在听胤禔想回封国,道:“急什么?你舍得保成?”

胤禔道:“舍不得,但等国内局势平定后,儿子待在京中也是无趣,不如替汗阿玛好好经营经营南洋。”

康熙道:“到时再说吧,准噶尔还没打。”

胤礽忍不住吐槽:“汗阿玛您终于想起准噶尔还没打了啊?”

康熙轻轻敲了一下胤礽的脑袋:“不准学保清说话!”

父子三人神情很自然地在聊天,其他阿哥们,特别是惧怕康熙的小阿哥们心里都羡慕不已。

他们也想和汗阿玛这么聊天。

是不是长大之后,就可以不怕汗阿玛了?好想长大啊。

胤祉和胤禛得知弟弟们的妄想之后,都忍不住耸肩。

别想了,不可能的。太子哥哥先不提,大哥为何能与汗阿玛如此大大咧咧相处?因为大哥从小被汗阿玛揍到大也屡教不改啊。

他们可没有大哥这样的胆气,每天挨打还要每天找揍,到最后汗阿玛都懒得揍了。

不过胤祉和胤禛心里也很羡慕。

或许大哥和太子哥哥在汗阿玛心中地位确实是不同的。只有他们俩除了胤禔、胤礽之外还有个名字,叫保清和保成。

康熙找儿子舒展了筋骨之后,继续回去处理政务。封建时代的帝王若想当个不坏的皇帝,就只能每日案牍劳形。

胤礽被康熙短暂放了假,陪胤禔去处理八旗哗变的后续事。

胤禔挑眉:“这算放假?这也算放假?汗阿玛给你的放假,就是换个地方干活?”

胤礽摊手:“不然呢?”

胤禔道:“老三和小四都被汗阿玛用上了,好像确实没有办法。咱们先去旗营随便逛逛,然后到城里玩一会儿。”

胤礽笑道:“好。”

偷懒嘛,他们俩可熟了。

可惜以前他们身边的三个侍卫现在都各奔东西,曹寅在南京,纳兰容若出使奥斯曼,鄂伦岱不知道被康熙派去哪里了。

不过没了这三个侍卫,他们还能找到“替代品”。

于是,胤禔以前的伴读夸岱、纳兰性德的弟弟纳兰揆叙,和胤礽另一个小舅舅常海被临时抓了壮丁,陪两位皇子逛街。

常海不如常泰有才华,本身才干只是中规中矩,长在有自知之明,做事较为低调。

他很少出现在胤礽面前,连朝中都忘记了他也是胤礽的舅舅,仿佛胤礽就常泰这一个舅舅了。

但他心中从来不怨不嫉妒。

噶布喇去世的时候已经给两个儿子规划好的了道路。常泰为赫舍里家开拓荣耀,为太子保驾护航;常海隐藏在常泰的光芒后,为赫舍里家的延续小心谨慎地保全自己。

现在常泰看着风光,但常泰也危险。一旦赫舍里家倒塌,活下来的反而是常海。而常泰带来的风光,常海也能分享。

常海其实有时候也想过,要不要和大哥换换。

但他记起年幼时候,大哥能每日扎一整日马步到晕倒,自己扎马步半个时辰就要满地打滚耍赖,就立刻作罢。

还是当个闲散勋贵更适合他。

今日胤礽邀他翘班,常海愣了一下,想起常泰的叮嘱,立刻给皇上打小报告。

康熙乐得不行,不仅准了常海的假,把胤祉和胤禛也派了出去。

“皇上说三阿哥和四阿哥今日也辛苦了。”常海道。

胤禔扶额:“本王就想和太子出门逍遥逍遥,居然还要带孩子。”

没了其他弟弟在,胤祉在胤禔面前嚣张许多。

他手一叉腰,没好气道:“怎么!有什么不满!”

“我不满多得是。”胤禔捏了捏胤祉的胳膊,“以前你小时候挺厉害,现在怎么去玩笔杆子了?”

胤祉道:“大哥已经占了武这一头,弟弟我就只能往文方面发展了啊。”

胤禔点头:“这倒也是。你那个出版社还不错。”

胤禛立刻道:“我就不同了!我文武双全!”

胤禔吐槽:“四弟,你那个不叫文武双全。算了,你说是就是吧。”

总觉得他的弟弟一个个都是奇葩。

就算是六弟、七弟和八弟这个不声不响的小团体,也让他感到阴嗖嗖的。

四个阿哥去了一次旗营,把康熙已经颁布的新律令重审了一遍,又下场和底层将领们过了几招,得了他们的喝彩,才离开旗营,去城里快活。

说快活,其实也没有什么快活的地方。

胤禔倒是想逛逛某些风月场所——他只是好奇了,认为自己长大了,该去长长见识。但被胤礽骂了个狗血淋头。

直亲王逛风月场所,还是在定亲的时候去逛,大哥脑子得抽到什么地步才会想这种事。

无奈,胤禔只好重操本行,继续听戏去。

经过胤礽的推广,现在京中除了戏曲之外,国外改编的戏剧和话剧也多了起来。

他们穿着外国人的衣服,在台上慷慨激昂地沿着外国皇室的恩怨情仇,挺受京城老百姓的喜欢。

在知道海外富得流油之后,老百姓就越来越喜欢打听外国的事。外国戏剧正好戳中了他们的喜好。

胤祉还好,管着出版社的时候就没少涉猎外国的戏剧。胤禛天天和抄家砍头打交道,还没空看戏剧。

胤礽塞给胤禛一把铜钱,让胤禛随意打赏。

胤禛拉着胤祉去了台前,占据了最热闹的位置。胤禔和胤礽坐在楼上,一边看戏一边聊天。

胤禔道:“白晋已经离京了?”

胤礽道:“他要先去广州,和巴黎会汇合。”

巴黎会是天主教派的分支,主要成员是从法国来的传教士,也是中西利益之争中最顽固最反华的派系之一。

欧洲天主教式微,信仰天主教的最强大的国家就是法国。巴黎会就几乎代表了天主教的世俗态度。

胤禔冷哼:“我们出使的时候,路易十四说什么视我们为子侄。教皇对咱们的冷待和现在天主教会对大清的趾高气昂,他难道没出手?”

胤礽道:“他不需要出手,只需要给出利益,教皇就足够愚蠢短视。一点小打小闹而已,不影响我们和法兰西的同盟关系。”

胤礽笑了笑:“也不影响我们和新教国家的同盟关系。”

他从袖子中拿出一封书信,推向胤禔。

胤禔拆开后,看着满纸的花体字皱了一下眉头。好久没看外文,他看得有点慢。

好一会儿,他忍不住笑道:“威廉和玛丽要去英国了?詹姆斯还是要被赶跑了?”

胤礽道:“这还不是我的好哥哥为他的忘年交出的绝妙的主意,让詹姆斯国王去新大陆发展。”

胤禔哈哈大笑,胤礽也忍不住笑。

原本在今年开启的光荣革命,居然还是按时开启了。只是这背后的故事,发生了许多变化。

詹姆斯二世一直没有公开挑衅英国国教,只是暗中积蓄力量,不断将自己的人派往新大陆。

他本就在新大陆立下很大功劳,在新大陆威望很高,要谋夺新大陆的权柄非常容易。

当詹姆斯二世的天主教妻子诞下男婴之后,英国新教再次发难,想要詹姆斯二世娶一个新教皇后,逼迫詹姆斯二世让步。

不过因为詹姆斯二世没有公开反对英国国教,这一辈子也没有接待教皇的使者,所以这发难还只限于议会扯皮中。

哪知道詹姆斯二世准备掀桌子,并且和两个女儿达成了协定——玛丽和安妮帮助詹姆斯二世前往新大陆,并默认支持詹姆斯二世在新大陆的扩张;詹姆斯二世将皇位让给玛丽和玛丽的丈夫威廉三世。

同时,威廉三世和玛丽也与英国国教取得了联系,做出了率领荷兰海军去英国夺权的准备。

这你联合我,我联合你,真真假假中套了无数个环,真不知道最后光荣革命会变成什么样子。

“詹姆斯邀请我和他一同驱逐新大陆上法国和西班牙的势力。”胤禔笑道,“他还真是狮子大张口,直接想把西班牙和法兰西赶出去啊。”

胤礽道:“我们和法兰西是盟友,怎么会驱赶法兰西?西班牙的地盘倒是可以讨要一点。”

如今后世加拿大的位置和美国狭长的东海岸属于英国,法国占据了五大湖附近土地,其他北美洲和南美洲大部分广袤土地被西班牙所占据。

即使西班牙对法国战败,这些殖民地也还没丢。因为法国拥有非洲大片殖民地,没有足够多的人力物力占据新大陆这一片,且离他们较远,不好掠夺。

之后西班牙美洲殖民地这一块,会在一百多年后被英国和新建立的美国逐渐蚕食。二战后,英国在美洲的殖民地被美国全数获得,才形成了现世的割据。

现在离美国建立还有九十年。北美洲西海岸离大清这么近,呵……

《周书》曰:“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6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撩肾达人/万千荣光 天生反骨[快穿]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 火暴总裁娇柔妻 总裁不要弄疼我 婚不可欺:总裁强宠替身妻 反派们的团宠小师妹 我在生存游戏里搞基建 在对照组年代文当嗲精 三千鸦杀(三千鸦杀原著小说)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