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上一章:第17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安嫔虽不得宠,但因为最早封嫔,又母族势力雄厚,居启祥宫主位。

六阿哥看着自家额娘过得不够好,那得看看是和谁比。

若和几个妃比,安嫔的份例自然最少。但在嫔位中,安嫔的待遇是最好的。

而在康熙的后宫中,嫔以上的宫人又有多少?

小阿哥们并不了解后宫份位,胤祚被养在荣妃宫中,只看到生母不如荣妃,以为安嫔过得很凄惨。

胤礽抱了胤祚一会儿,胤祚就怕累着胤礽,从胤礽怀里跳下来,牵着太子哥哥的手,没有乘坐轿子,和太子哥哥一起从阿哥所往启祥宫走去。

启祥宫和阿哥所同属西宫,距离很近。

从阿哥所穿过百子门,走过西二长街,走到尽头,便是启祥宫。

胤祚若是从阿哥所回养母荣妃的钟粹宫,则是往东走,穿过御花园,就到了钟粹宫。

往南是生母的住处,往东是养母的住处,两者离阿哥所都很近,胤祚却很少去生母宫中。

年幼时他体弱多病,不能乱跑,只有安嫔偶尔来看他时,他能见到安嫔;

年长后他进入阿哥所,每日勤读苦学,休沐时要和兄弟们交流感情、要去养母面前尽孝,探望安嫔的次数不多。

而且探望安嫔的时候,他身边都有其他兄弟陪着,只和安嫔说几句话就要离开。毕竟他没有养在安嫔宫里,于礼不能在安嫔宫里多待。

这是他第一次慢吞吞走在西二长街,仰头看着周围宫殿。

“启祥宫还蛮大呀。”走到启祥宫门口的时候,用小短腿丈量了启祥宫侧边围墙距离的胤祚道,“比太子哥哥的东煌宫还稍大一些,和钟粹宫差不多。”

胤礽失笑:“你这话可不能被大哥听到,否则大哥会拉着你抱怨许久对东煌宫的不满。”

胤祚立刻单手捂嘴。

他另一只手被胤礽握在掌心。

“走,进去吧。”胤礽再次将气喘吁吁的胤祚抱起,跨过启祥宫高高的门槛,“你可要好好和大哥学学武艺,你的身体太虚了。若你不能去封国,太子哥哥就只能把你留在京中,陪太子哥哥案牍劳形了。”

胤祚双手抱住胤礽的脖子,小脸贴着胤礽的肩膀,小声道:“留在京城陪太子哥哥也很好啊,他们一定会羡慕我。”

“那是因为你还小。好男儿志在四方,等你长大了,就想四处闯荡。”胤礽轻声道,“你还小,哥哥会一直护着你,护着你选择自己的未来。”

胤祚蹭了蹭胤礽的肩膀,就像是一只小奶狗。

胤礽道:“等会儿太子哥哥要和安嫔、和你说一些不怎么好听的话,你听了后别怕,也别哭。”

胤祚睁大圆溜溜的眼睛,小声道:“什么事?和我这次被汗阿玛讨厌有关吗?”

胤礽道:“汗阿玛没有讨厌你。”

胤祚摇了摇头:“我知道,汗阿玛那时候肯定有点讨厌我。”

或许是从小就体弱多病,胤祚很小就能感知到别人的情绪,虽不常表现出来,但论察言观色,他比大人还强一些。只是碍于他年纪小,还不知道如何利用这一点。

胤礽笑道:“不,他不是讨厌你,他是讨厌你身后的人。”

胤祚疑惑:“我身后的人?”

胤礽道:“你是汗阿玛看着长大,他怎么会不了解你?他不会误解你。只是身为帝王,他要考虑太多亲情和父子之外的事,这样才能保护我们。等会儿你疑惑的事,我会一起说给你和安嫔听。”

胤祚轻轻点头,再次在胤礽肩膀上蹭了蹭。好像这样会让他很有安全感。

一个能感知到别人情绪的人,怎么会不喜欢太子哥哥?

“嫔、嫔妾请太子殿下安!”安嫔得知太子居然到来,跌跌撞撞走出来,慌慌张张就要拜。

不需要胤礽使眼色,梁九功就立刻上前将安嫔扶住,不让安嫔这个礼行完。

虽以安嫔的份位给太子行礼也不算错误,但胤礽此时抱着胤祚,就算给弟弟面子,他也不会把这个礼受全了。

胤礽把胤祚放到地上后,对安嫔微微颔首作为回礼,然后拍了拍胤祚的背:“傻了吗?给你额娘行礼。”

胤祚赶紧道:“胤祚请额娘安。”

安嫔手足无措,想要把儿子扶起来,又不敢动作。

胤礽推了胤祚一把:“扶住你额娘。”

胤祚赶紧扶住安嫔的胳膊。

安嫔微微一愣,然后低着头看向胤祚,眼神满是温柔慈爱。

“孤有些话要单独说与安嫔听。不过若是单独,或许外面会传不好的话,就劳烦安嫔在院落中安排下炭火,我们在庭院里说吧。”胤礽说完,梁九功立刻带着人搬来炭火。

嫔妃的份例有限,胤礽的炭火份例直接扒拉康熙的,可以无限用。胤礽自然不会浪费安嫔可怜的份例。

以前胤礽会小心翼翼用太子的份例。自从康熙给他建了东煌宫之后,他就故态复萌,去霍霍老父亲的东西了。

不过胤礽的生活还是很简朴,只在吃喝方面精致,虽喜欢富丽堂皇的东西也只摆一次,懒得换。所以他仍旧是康熙怎么都看不顺眼的过分朴素的太子,总想着法给他塞东西。

太后一样。蒙古每次给她送东西,她转手就送给胤礽。

但胤礽总会转手塞康熙内库中,美其名曰自己懒得管,让康熙这位老父亲代管儿子的东西。

康熙回头一清点,发现胤礽用的还没有塞回去的多,再次郁闷。

梁九功派人摆好炭盆,又架起了挡风的棚子。

安嫔的宫殿庭院中摆了一些冬季常青的盆栽。他们看上去就像是在庭院中赏景似的。

安嫔见太子的人已经把炭火安排好了,赶紧让人拿来暖手炉,眼巴巴递给太子。

胤礽没有拒绝,把暖手炉抱到了怀里。

“这里只有孤,你可以在你额娘怀里腻一会儿。”胤礽对胤祚道。

胤祚红着脸摇头:“我已经长大了。”

安嫔轻笑着拍了拍胤祚的手臂,将暖手炉塞进胤祚怀里,又取来一条毛皮微薄给胤祚披上。

胤祚对安嫔笑了笑,挤回了胤礽身边,要和胤礽挤着坐。

胤礽无奈,只好用毛皮披风把胤祚裹起来,任由胤祚腻在身边。

他明白,胤祚突然这么没规矩,是想告诉安嫔,自己有太子护着,让安嫔不用担心。

安嫔见胤礽如此溺爱胤祚,果然神色轻松不少。

伺候安嫔的人远远站在宫门,虽能一眼看到胤礽和安嫔,但听不到他们说的话。

胤礽喝了一口热茶,才道:“此次孤来,是要和安嫔说一些不怎么好听的话。孤并非吓唬安嫔,也并非怪罪安嫔,只是……”

胤礽揉了揉胤祚的头:“安嫔,你应该明白,皇家的兄弟要维持友谊,与寻常人家不同,需要更注意、更计较一些感情之外的事。所以孤想提前说一些难听的话,以免将来真的有什么事,伤害到小六。”

安嫔脸色一变,立刻局促道:“太子请说。”

胤祚抱紧了胤礽的手臂:“太子哥哥……”

胤礽安抚胤祚:“放心,既然汗阿玛同意孤来这里,便是事情还未发生,只是未雨绸缪。”

胤祚点了点头,把脸贴近胤礽的手臂。

看到胤祚这潜意识的讨要安全感的动作,安嫔心中的紧张和害怕也不由被安抚。

她想起太子在宫中的名声。若是太子,那么就一定不会害她的孩子。

“胤祚,你知道你额娘的母族吗?”胤礽问了之后,并未等胤祚回答,而是将安嫔的母族理了一遍。

安嫔父兄这个小家庭已经败落,但李氏这个大家族还兴盛。

而在众多阿哥中,安嫔是唯一与满洲勋贵和前明降将关系都最亲近的嫔妃。

赫舍里氏和钮钴禄氏只是勋贵。

佟国纲佟国维这一支佟氏以外戚发家。

宣妃代表蒙古。

惠妃、荣妃、德妃、宜妃出身包衣。

其他嫔妃无论是出身满军旗、汉军旗、包衣、还是蒙古,家族都不算显赫。

唯独安嫔,她看似不显山不显水,其实身份过高了。

在胤礽第一世中,安嫔一直无子无宠,在康熙四十年以后被康熙送回娘家,安享晚年。

比起孤老宫中,回到家人身边,或许对安嫔更好。

但在这个时代,被送回家的后宫嫔妃也可能过得更差。

无论曾经的安嫔结局如何,这一世的安嫔有了胤祚,胤祚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她应该过得更好一些。

“所以,你的额娘为第一批册封为嫔,却暂时无法继续升份位,明白吗?这并非是你和你额娘是否得宠。”胤礽平静道,“汗阿玛的后宫,考量的不只是感情啊。特别是早期嫔妃,多是为了平衡前朝势力。”

胤祚面色苍白,结结巴巴道:“太、太子哥哥,你和我说这些真的没关系吗?”

胤礽轻笑:“没关系。汗阿玛同意了。”汗阿玛应该同意了。

安嫔抿着嘴,捏紧帕子,沉声道:“嫔妾知道。嫔妾这个位置既不会受辱,也不会太过得势。其实皇上是保护嫔妾和六阿哥。太子殿下,是不是……是不是……”

她咬咬牙,道:“是不是嫔妾娘家在接触六阿哥?”

胤祚脸色更苍白了。

看见胤祚的脸色,安嫔身体一软。

她想跪下,但又怕被其他人看见,只能竭力低着头,喃喃道:“求太子殿下救救六阿哥,求太子殿下救救六阿哥,六阿哥绝对不能和那些人搅在一起。”

胤祚抱紧了胤礽的手臂:“太子哥哥……”

胤礽道:“无事,别担心。孤知道你没有和那些人搅在一起,只是有些人向你示好,教你如何讨得汗阿玛喜欢,为你额娘争气。”

说到这,胤礽突然恍然。

他想,胤禩当年是不是也是如此被勋贵宗亲带上贼船下不来?

其实看康熙给胤禩选的福晋,就知道康熙从未将其列为皇位候选人。

“安亲王最宠爱的外孙女”这个说辞看上去很高贵,但在这个封建时代,八福晋其父明尚因赌博而判斩监候,其母在康熙二十三年便抑郁而终,八福晋是罪臣之后、孤女。一个外祖父已经死了的“亲王外孙女”,不能掩盖八福晋出身很低的事实。

康熙给其他儿子选的福晋不说四角俱全,至少也是有福之人。别说皇子,就是普通官宦大族也不会给儿子选一个父母俱亡、且父亲被砍头的孤女当嫡妻。

之后康熙便整治安亲王一脉。胤禩三十七年冬成婚,岳乐三十九年被夺谥降爵,其子也不再拥有原本的军权。

或许岳乐被攻讦之事是康熙早就准备好的事。给胤禩这样一个婚姻,可能是安抚即将被他出手压制的安亲王一脉,也可能是让胤禩去接替安亲王原本手中的军事势力。

康熙把胤禩的婚姻当做政治筹码。

其他阿哥福晋各个都是朝中高官,只五福晋为员外郎张保柱之女,身份非常低,表明康熙一开始就将其排斥在夺嫡之外;十福晋为阿霸垓博尔济吉特氏,也同样表明其与帝位无缘。

一横向对比,就知道康熙选八福晋的考量,和五福晋、十福晋差不多,大清皇帝的嫡妻元后,不可能为罪臣孤女。只是胤禩更可怜一些,颇有些“卖儿子”的味道。

不过康熙这么选,并不是厌恶胤禩。相反,当时他可能是喜欢和看重胤禩的。

若胤禩如五阿哥一样,看到自己的媳妇,明白康熙对他的定位,从此置身夺嫡之外。说不定到了雍正朝,他还真能成为雍正皇帝的“廉亲王好弟弟”,怡亲王估计也不会被(单独)累死。

可惜,勋贵宗亲看中了这个康熙已经确定不能继承帝位的皇子。

还有什么比把皇帝不满意的皇子推举上皇位,更能扩大他们势力的事吗?

皇太极和福临都不是皇位第一继承人,他们都能被推上皇位,然后议政王的权力扩大,胤禩为什么不能成为再一个皇太极和福临?

胤禩自己也有野心。

他为什么不能成为皇太极和福临第二?以前的皇帝都能被宗亲勋贵推举上位,他为什么不能借由宗亲勋贵压康熙一头,逼迫康熙立他为太子?

年少时的野心和妄想,在胤禩逐渐长大之后慢慢消失,却也已经无法下贼船。

他明明已经低调,但他身后的人声势浩大不放过她。

死鹰事件是康熙在打压他,因为有人不断在康熙耳边提起拥立胤禩。

雍正继位之后必须要杀了他,因为朝中大臣“唯廉亲王马首是瞻”。

身体不好的六弟,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廉亲王”?

胤禩的事尚未发生,但他大哥已经被“推举”过一次了。

胤礽将未来胤禩可能会遭遇的事改头换面,安插在了大哥身上,说大哥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已经成了与太子敌对的“大阿哥党”头领。

大阿哥的妻族参与其中,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在帮大阿哥做事,那么大阿哥自己做没做这些事,还重要吗?

若不是他们得知此事时大阿哥年纪还不大,若不是大阿哥实在是非常鲁莽耿直直接打上那群大阿哥党的门,或许直亲王已经是太子的敌人——即使直亲王本人和太子关系非常好。

“他们……他们想选择我,是吗?”胤祚听懂了,“如果、如果额娘的母族参与其中,无论我是否知晓和同意这件事,我都会在朝中拥有六阿哥党,然后被推举与太子哥哥、甚至与汗阿玛作对吗?”

胤祚吓得快哭了。

且不说汗阿玛有多英明神武,怎么可能被所谓阿哥党钳制;也不说太子哥哥有多么的完美,他根本无法想象由太子哥哥之外的人继承皇位。

只说如果他站在了太子哥哥、汗阿玛的对立面,他额娘在宫中如何生活?其他哥哥弟弟如何看待他?养母又该如何难过?

他现在拥有的所有脉脉温情都会消失,亲情一个不剩,成为孤家寡人。

而这么多代价,所换来的只是一群他根本不认识、也不想认识的“六阿哥党”。

“六阿哥,不要理睬他们,千万不要理睬他们。”安嫔的声音有些尖锐,“额娘没有什么母族,额娘的亲人只有你,明白吗?额娘现在过得很好,宫里姐妹们都很照顾额娘。额娘每日和姐妹们听戏玩游戏,过得有滋有味,唯一担心的只有你的身体。不要为额娘做任何事,只要你过得好好的,额娘就非常非常的幸福,明白吗?”

安嫔终于冷静不了了。

她生出来的病病殃殃的孩子好不容易长到这么大,拥有了皇上的看重,拥有了太子的爱护,拥有了兄弟们的关心。她的孩子明明如此快乐幸福,母族的人为何不放过她们母子俩?

她在宫里蹉跎痛苦的时候,没见过哪个母族来帮过她。

她父亲被免官后抑郁而终的时候,没有哪个叔伯帮过她家。

此时他们究竟有何脸面来要求她和她的孩子为母族做什么?!

“我不理睬他们,我再也不理睬他们了。”胤祚哭了出来,“我以为他们是好人,是亲人,是真的心疼额娘和我,呜呜呜,他们明明是亲人啊,为什么要这样?”

胤礽将胤祚抱在怀里,心疼地轻轻拍打胤祚的背:“因为我们是皇子啊。我们天生就离权力太近,近得许多人都想把我们当做棋子。但我们是人,不是别人的工具。你想做什么,要你自己决定,而不是被人推着走。哥哥现在和你与安嫔说这些,已经非常僭越了。”

“但是……”胤礽松开怀抱,狠狠捏住胤祚的脸颊,往外一扯,“比起什么僭越和外面的风言风语,孤的弟弟才最重要。谁也不能利用孤的弟弟。”

“嗷呜,太子哥哥,痛。”胤祚张牙舞爪。

安嫔本来在垂泪,见这一幕后,破涕为笑。

她起身,对胤礽徐徐福身:“太子殿下,六阿哥就麻烦您了。您放心,嫔妾绝不会给六阿哥添麻烦。”

胤礽一边继续拉扯胤祚的脸颊软肉,一边笑着道:“孤都说这么清楚了,若你和小六还给孤添麻烦,孤就要送小六去大哥手下磨砺磨砺了。孤教不好的弟弟,大哥一定能教好。”

安嫔脸色大变。

听、听说直亲王会吃孩子?就算直亲王不吃孩子,但直亲王会下狠手揍弟弟!他已经揍过很多次了!宫里嫔妃都知道!惠妃天天都在给其他嫔妃们送礼道歉!

胤祚瑟瑟发抖,含糊不清道:“不不不不,弟弟弟弟要跟着四哥!”

四哥好,四哥妙,四哥虽然武力值也强但他从来不主动揍弟弟,都是唠叨!

我发誓!我最爱四哥的唠叨了!

胤礽终于松开胤祚可怜的小脸蛋,回头大喊一声:“藏着干什么?都过来!”

一众小阿哥藏在胤祉和胤禛身后鱼贯而入。

胤祉和胤禛身后哪藏得住一群小阿哥?他们就像是开火车一样排了一个纵列,对着胤礽傻笑。

“大哥,你以为你藏在墙我就发现不了你吗?”胤礽没好气道。

“哦。”胤禔从墙上跳下来,吓了安嫔和一众宫人好大一跳,“这不是怕吓着安嫔。”

胤礽:“你现在才会吓着安嫔吧!”

胤禔摸摸鼻子:“我想听听你说什么,又怕吓到安嫔,只能出此下策。如果要怪就怪汗阿玛吧,是他让我带着弟弟们来找你。我怀疑他是故意想让弟弟们都听见你现在说的话,免得每个弟弟都被蛊惑一遍,你要挨个拎着他们的耳朵教训。”

胤礽:“……是汗阿玛能做得出来的事。”

胤禔笑道:“这说明汗阿玛对每个儿子都很在意啊。安嫔娘娘,抱歉失礼了。喂,你们几个,赶紧道歉!”

胤禛领着一群弟弟作揖作揖,看得安嫔忍俊不禁。

安嫔赶紧说无事,从宫里拿来了一堆糖果和银瓜子分给小阿哥们。

小阿哥们瞬间没了正形,你推我我推你哈哈大笑,似乎要在启祥宫玩起来了。

胤礽头疼。

他第一世的弟弟有这么顽皮到令人头疼吗?肯定没有!第一世包括他在内,一个个都是严肃正经的小老头!

“好了好了,别吵了。要吵去大哥家吵。”胤礽扶额,“安嫔,孤就先带弟弟们告退了。现在胤祚大了,休沐之时,他向荣妃请安的时候,也会来向你请安。以后其他弟弟也一样。反正只是多走些路……胤禟胤俄!不准把帽子往火炉里丢!手套也不行!”

胤礽看到顽皮过头没心没肺的弟弟们,十分怀疑自己之前那些严肃且沉重的话,在这群臭弟弟们心中留下了多少痕迹。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7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总裁把美眉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女总裁的铁血兵王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我劝魔尊雨露均沾 和男配绑定之后 男主渣化之路 婚不可欺:总裁强宠替身妻 勾瘾 误把男配攻略了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