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上一章:第18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康熙不允许。

太子亲征,和他亲征有区别吗!若前线发生骚动,太子出事,和他出事有区别吗?!

胤礽认为,区别很大。

“汗阿玛,若您在前线,遇到八旗军队哗变出事,独留儿子。以儿子的威望,压不住京中的人。您若出事,京城中的八旗勋贵立刻就会冲进皇宫杀了儿子。”胤礽冷静道,“但若是您坐镇京中,以您的威望,无论前线如何,京中都不会乱。”

皇帝和太子的身份不一样。皇上在外出事,那么太子不一定能稳住朝纲;但相反,康熙这个皇帝看似反对的人很多的,但他们都只敢在心里嘀咕,康熙的地位其实非常稳固。只要康熙在京中,就无人敢作乱。

“虽然说这话不吉利,汗阿玛可能不爱听。但事实就是,我若出事,无论是大哥还是弟弟们,都能继承我的衣钵,被汗阿玛培养成合适的、让其他反对大清新政的保守势力不喜的继承人。而且汗阿玛无事,我出事,汗阿玛的雷霆之怒他们很难忍受。”

“杀我的好处很小,杀我的坏处很多,若我亲征,他们反而要担心我的安全,生怕我会在前线出事。夺嫡逼宫都是为了自己和家族的利益,死一个太子,让他们全家陪葬,他们怎么会如此傻?”

“但若汗阿玛出事……”胤礽磕头,“儿子无能,儿子恐怕无法为汗阿玛报仇。”

康熙怒道:“起身!”

胤礽伏地不语。

康熙怒得冲到胤礽面前,抬起脚想踹胤礽几脚。

但脚抬起来之后,康熙又舍不得踹下去,只能狠狠地跺了几脚:“来人!把太子关进东煌宫严加看守!不准他出来!”

胤礽叹了口气,又向康熙磕了几个头,乖乖跟着侍卫走了,没让人拖。

太子被禁足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朝野,一时间朝野轰动,有人欢喜有人忧。

难道皇上和太子终于反目成仇,夺嫡可以正式启动了?

“太子哥哥!我给你送吃的来啦!”

胤礽被禁足的东煌宫,一群小阿哥鱼贯而入。

正在凭借记忆画地图的胤礽抬起头,微笑着对弟弟们点点头:“你们的三哥、四哥和五哥呢?”

六阿哥胤祚道:“三哥正在加印报纸,睡在报社不回来;四哥一边排查大清科学院中的外国人,一边安抚他们;五哥去了理藩院。”

七阿哥胤祐幽怨道:“我和六哥与五哥同岁,我们也可以帮忙啊。”

八阿哥胤禩小声道:“我只比五哥小一岁,我可以帮忙。”

胤礽道:“我离京之后,需要你们忙碌的地方很多,你们不用着急一时。”

胤禟拉了拉胤礽的袍子:“二哥,你真的要亲征吗?汗阿玛都把你关起来了,你还能亲征?”

胤礽道:“汗阿玛是英明神武的皇帝,他会理智行事。”

胤禟低着头,嘀咕道:“去前线好危险啊,你和汗阿玛都不亲征不行吗?”

胤礽摇头:“不行。若我和汗阿玛都不去,前线除了大哥,一定会找各种借口贻误战机。”

胤禟瘪嘴:“我不明白。”

胤祚阴恻恻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从。当年三藩八旗将领徘徊避战,空吃粮饷。汗阿玛多次催促下,时任宁南靖寇大将军的顺承郡王勒尔锦,宁愿自己弹劾自己劳师糜饷,解除大将军、削掉郡王位,也无法命八旗将领积极应战。”

小阿哥们都沉默了。

这一段故事,他们上课的时候听太子哥哥讲过。

后来汗阿玛让赵师傅率汉军前往云南,才迅速结束三藩之乱。

而后赵师傅因打仗太积极被八旗勋贵找借口弹劾,撸了所有实职。赵师傅才留在京中大学任教培养青年军官,顺带给他们上课。

没错,真是顺带。赵良栋教完胤禔和胤礽之后,就很少出现在宫廷中,小阿哥们要听课还得“千里迢迢”去大学。

不过小阿哥们本就每隔几日要去大学听群贤争论,倒也不麻烦。

有才华的人都比较自傲。康熙问赵良栋为何不像对待胤禔和胤礽那样手把手教其他小阿哥,赵良栋非常耿直道:“臣未在其他皇子中再见一位将才。”

康熙半晌无语,合着这家伙是嫌弃自家儿子没用?

赵良栋理直气壮。行军打仗很吃天赋。若是中层、底层军官他倒是能随便培养,但皇上显然不会让自己儿子去前线当中层、底层军官。那么他就只让小阿哥们了解打仗是怎么回事,便无法教了。

若是像太子和大阿哥这种将才,多少个他都教。

胤礽得知此事之后笑着对赵良栋道:“赵师傅,那你得好好养生,多活几年。我的弟弟中,十四估计也是一位不输大哥的将才。”

赵良栋知道太子许多神异之处,当即道:“臣一定能活到教导十四阿哥的时候。”

小阿哥们虽然被赵良栋嫌弃了,但他们都很佩服与敬仰赵良栋。

凡事不愿输人的胤禛更是背下了许多兵书,老去找赵良栋求教。

他就不信了。论武力值,他仅次于太子哥哥和大哥,三哥现在沉迷写文章骂人,身手越来越废物。

他怎么就没有将才了?!

赵良栋和胤禛聊了几次之后,特意向康熙上密折,让康熙以后千万别让四阿哥领兵。

康熙再次半晌无语。

他问胤礽:“保成,你说朕把这奏折给四阿哥看看,你说如何?”

胤礽黑着脸道:“若汗阿玛不想四弟在赵师傅去世后偷偷去挖赵师傅的坟,还是别做这事吧?”

康熙只好作罢。

赵良栋虽然耿直,但很少会耿直到这地步(胤礽:确定?)。

康熙非常好奇,四阿哥究竟为何让赵良栋如此失态。

于是康熙带着胤礽变装后藏在赵良栋书房隔壁,贴着墙偷听胤禛和赵良栋的对话。

康熙听着胤禛胸有成竹侃侃而谈,今天兵还在陕西,明天兵就在浙江了,听得康熙满头雾水。

胤礽不断给康熙顺气:“汗阿玛消气,消气,虽然四弟在纸上谈兵,但他其实计算出最优速度,如果按照理论,这是有可能达到的。”

康熙深呼吸:“他不考虑路上损耗,将领不听命令,中途遇上意外?”

胤礽道:“大概在四弟心中,不遵从军令的将领,就直接砍了吧。砍一遍,那些人就听话了。”

康熙:“……以后朕绝不能让他领兵!你也给朕记住”

胤礽:“嗯……”

他的四弟弟,怎么说呢,用一个二次元的老梗,就是“不懂人心”,或者说太过自傲,认为自己能够控制住人心。

四弟弟真的不能去领兵打仗,倒是可以成为一员带着士兵冲锋的大将。

哦,四弟还能在城下叫骂,搞人心态降低对方的士气。

胤礽在胡思乱想赵良栋和胤禛的事时,小阿哥们已经叽叽喳喳闹开了。

六阿哥胤祚、七阿哥胤祐和八阿哥胤禩在说外面太危险,九阿哥胤禟和十阿哥胤俄在嚎京中会不会也很危险,十一阿哥胤禌开始抹眼泪说害怕,胤祹安慰胤禌,而胤祥往胤礽怀里钻。

“怎么了?”胤礽抱稳胤祥。

胤祥紧紧抱着胤礽的脖子,脑袋埋在胤礽怀里,哽咽道:“太子哥哥,我害怕,你能不能别去冒险?”

胤礽揉着胤祥手感极好的毛绒绒后脑勺,道:“身为太子,冒险的时候,我就该冲到最前面,这才是合格的太子啊。十三,别害怕。哥哥离京之后,你就去和小五、十二一起住,太后会保护你。”

胤祥把头死死埋在胤礽胸口不起来:“我怕……”

被太子哥哥养的这段时间,是胤祥最开心的时间。即使他还小,也明白胤礽对他的好,与周围曾经照顾过他的人完全不同。

德妃对他只是责任,有自己的亲生儿女照顾;额娘虽亲近他,但他们不住在一起,除了几句体己话,额娘无法为他多做什么。

胤祥永远记得那一天,他躲在草丛里哭泣,太子哥哥俯身把他抱起来,替他拍掉身上枯叶,擦干脸上眼泪,带着他去拯救所有弟弟妹妹。

太子哥哥在胤祥心中,就是无所不能的英雄。

胤祥完全无法想象,如果太子哥哥出事的情形。

“有汗阿玛在京中护着我,大哥也会保护我,我亲征其实很安全。”胤礽拍着哭得直打嗝的胤祥的背,无奈道,“喂喂,别一副我去了就死定了的样子,好不好?这样太不吉利了,都给我笑!”

因胤禌和胤祥大哭,也忍不住抹眼泪的小阿哥们咧开嘴,一边呜咽,一边露出难看至极的笑容,看得胤礽直叹气。

他只好让人拿来游戏和仿造西方制作的新奇糕点,挨个哄弟弟开心,向他们保证自己出征绝对安全,绝对会毫发无损的回来。

康熙站在门外,听着屋里的哭声,不由也红了眼眶。

他最终握紧拳头,转身离去,没有进门。

在康熙离开时,胤礽抬起头看向门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也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

但连六弟都知道,以八旗的怠惰和纪律,很可能他们会故意拖延战机,甚至会放走噶尔丹。

历史中就是如此。

明明立刻就能杀死噶尔丹,裕亲王福全却放走了噶尔丹。

胤礽了解他的伯父。福全虽不是多有才干的人,但脑子绝对不糊涂。

福全为什么会“稀里糊涂”地放走噶尔丹,让噶尔丹纠缠了大清七年,耗费粮饷无数;让国内好不容易休养生息养出来的一点盛世气息消失殆尽;让原本志向高远激进鲁莽的康熙磨平了所有理想,只敢“无为而治”?

当初三藩之乱时宁南靖寇大将军勒尔锦为何自己弹劾自己,福全就为何会“稀里糊涂”。

康熙也知道。

所以他才会御驾亲征,率领禁军督战,就怕出现这种事。

可惜,中途他生病返回,前脚一走,后脚福全就压不住八旗将领,“稀里糊涂”放走了噶尔丹。

胤礽一边哄着弟弟们,一边想,汗阿玛记了他二十年的“探病时面无忧色”,或许也有这方面的迁怒吧。

那时年少天真的自己,并不知道汗阿玛那次生病将会造成多大问题,引发多大危机。

他只是欣喜于汗阿玛的病原来不重,松了一口气,对汗阿玛承担的沉重一切一无所知。

回看第一世,他满脑子都是皇位,看不见百姓,看不见大清,看不见这个世界的变革。虽这就是一个封建王朝太子的局限性,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他的汗阿玛。

谁让他是汗阿玛亲手养大,儿不教父之过。

但事实就是,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太子、合格的储君。

这一世,他想当一个合格的太子、合格的储君。汗阿玛没能成功督战的征伐噶尔丹,他替汗阿玛完成。

即使现在的噶尔丹比他第一世中强大许多,他也会毕其功于一役。

大清正在上升期,需要休养生息,撑不住长期的征战。

法国为什么越打仗越衰弱,英国为什么越打仗越强盛?因为法国打的是陆地战,陆地战就会耗费无数性命、物资;英国打的多是海战,消耗比陆地战少许多。

这就像是现代战争中,能海军威慑、空军轰炸能解决的事,就不会派出陆军。

陆军只要上场,就一定会损耗国力。

征伐噶尔丹,要供养十万人的吃喝用。这天价军费,就算未来能从准噶尔汗国拿回来,但也需要时间将准噶尔的资源消化。

如何让战争谋夺的利益大于战争的消耗,是一个需要详细计较的询问。

胤礽送走所有弟弟,又将胤祥哄睡着之后,抱着刚洗完澡香喷喷的弟弟,开始胡思乱想。

文科生真是废物啊。要是他能手搓现代武器,搞出飞机坦克什么,一定先平噶尔丹,再灭朝鲜,后扫倭国,收新大陆于囊中,最后荡平欧洲,建立全球一统大清国。

胤礽在胡思乱想中睡着,睡着时脸上带着略带猥琐的美滋滋笑容,时不时还挥一挥手,好像已经成为地球球长。

醒来后,胤礽叹了一口气,回味了昨晚上梦中的爽快,继续面对现实。

康熙还把胤礽封闭在东煌宫里,但不阻止小阿哥们来探望胤礽,并告诉胤礽前朝的事。

胤礽知道康熙又做了一件“头铁”的事。

康熙在朝堂上宣布太子会御驾亲征后,直白地表明他知道有些人想要利用这个机会逼宫篡位。

“如果太子出事,朕会挨个杀光反对太子、反对朕的人呢。朕不需要看到太子被人谋害的证据,杀得多了,朕总会杀对人。”康熙表情阴鸷道。

群臣在康熙的威胁下浑身颤抖,面如土色。

史官骇然。

皇上一直很重名声,虽然杀了很多人,但言行中一直都是向着仁君努力。

若这句话出现在史书中,皇上岂不是成了暴君?

正在修《明史》的大臣更是出现了幻觉,好像坐在龙椅上的不是大清皇帝,而是那即便已经成了史书记载的文字,仍旧让他们不寒而栗,让他们恨不得用文字将其挫骨扬灰的大明洪武皇帝。

大清皇太子已经如同副君,皇帝已经将自己的皇权分了一半给太子,群臣忠于皇帝的人,也都忠于太子。

若是太子死了,皇帝不仅会愤怒地杀光反对太子的人,让那群可能谋害太子的人为太子陪葬,也会杀掉一批忠于太子的人,为新的太子铺路。

到时候,朝堂中恐怕会空一大半。

太子绝不能出事!

朝臣们争先恐后上奏,请求皇上三思,别让太子出征。

一些大臣言辞激烈,指着明珠和索额图骂,说朝中有奸臣,若太子出征,一定会谋害太子。

明珠和索额图就当没听见。

没办法,卧底卧成了老大,他们也很无奈。

康熙很想顺着朝臣的话,不让太子出征。

但他明白,太子明白,连小阿哥们都明白。若他和太子没有去前线督战,就无法压着那群八旗将领好好打仗。

军队还未改革完成,新军只能作为尖刀,无法承担起大兵团作战的所有责任。

这次征伐准噶尔之后,康熙就会雷厉风行对八旗军队动手。这时候,他和太子都只能忍耐,只能冒险,才能把他们父子二人殚精竭虑创造的大清盛世延续下去。

在朝堂中发了一顿火,威胁完群臣之后,康熙终于时隔多日来到东煌宫中。

胤礽没有下跪,而是冲上去抱住康熙。

康熙本想板着脸,但鼻头一酸,双臂颤抖着回抱住胤礽:“保成,你和保清都要活着回来,不要受伤。若你和保清出事,阿玛真的承受不住。”

以大阿哥的性格,若保成出事,他一定也跟着出事了。

若大阿哥没出事,他也会因为保成出事,闹出很大的事。

“汗阿玛放心,儿子和大哥有多厉害,汗阿玛又不是不知道。”胤礽紧紧抱住他的中年老父亲,安慰道,“儿子只是督战,不会轻易上前线。”

胤礽知道自己的重要性,当然不会轻易上前线。

但不会轻易上前线的意思是,若到了必要的时候,胤礽也会亲自领兵。

康熙太了解胤礽。胤礽话里话外的话,他都听明白了。

父子二人难得再次同床共枕,秉烛长谈。

胤祥也跟着趴在康熙和胤礽中间,很快就呼呼大睡,像一只小猪。

胤礽拍着胤祥小猪的背,和康熙说些体己话。

有抱怨弟弟的,有抱怨群臣的,还有抱怨康熙的。

康熙一会儿点头,一会儿伸手弹胤礽的脑门。

胤祥翻了个身,先一脚踹康熙肚子上,又一脚踹胤礽肚子上。

父子二人相对无言。

“十三的睡相是不是太差了些?”

“儿子在考虑,要不要把十三绑着睡觉,据说这对规正睡相很有好处。”

胤祥小猪仍旧呼呼大睡,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汗阿玛和最爱的哥哥正在讨论怎么欺负他。

……

七月,太子领着一队禁军,离开北京城,前往草原与中路军汇合。

让群臣惊讶,但又不是太惊讶的是,太子此次出征,打的是“御驾亲征”“如朕亲临”的旗帜。

甚至太子的仪仗,都升成了皇帝的规格。

虽说代替皇帝御驾亲征,用皇帝的仪仗规格也不算逾越,但几乎不会有皇帝这么做。

对许多皇帝而言,太子虽是储君,但也只是臣,是虎视眈眈盯着自己屁股底下龙椅的人。

康熙多次显示出将龙椅一半让给太子的举动,但那都是私下。

而现在,康熙让太子用了自己的仪仗,打出了“御驾亲征”的旗帜,正式将皇帝的权柄交给了太子。

之后,太子统领前线十万军队,就如康熙自己亲临战场,所有决定都可自行决定。

甚至说,太子带着这十万军队转头攻打京城,皇宫龙椅上的人就要换人了。

康熙和太子相看执手泪眼凝噎,朝臣们心中不知道该生出怎样的情绪。

这对父子之间的感情真的就那么感天动地,容不得旁人半点挑拨离间吗?

他们仍旧不信。

或许太子手握重兵,正是让皇上猜忌他的好时机。

他们不敢明面上谋害太子,但太子离京,三人成虎,或许能让皇上对太子下手。

即使皇上不对太子下手,只要能在皇上心中埋下对太子的一根刺,他们就能看到胜利曙光。

这群人并非看不出康熙和太子的感情,也不是看不见康熙多次让权给太子的行为。

他们只是不愿意相信。

若是太子继位,他们就绝对不可能再有染指君权的机会。

即使如洪武、永乐那样残暴的皇帝,大臣们仍旧前仆后继去撩拨龙须。康熙目前还没有残暴到洪武和永乐那种程度。

而且勋贵和宗王的势力仍旧很大,仍旧能对康熙造成威胁。所以他们还有反抗的机会。

尝过手握重权的滋味,尝过让皇帝尴尬地坐在皇位听他们高谈阔论决定江山大事的滋味,他们怎么会甘心退后,当一个真正的下臣和“奴才”?

太子带着皇帝的仪仗越走越远,远得看不到。

康熙终于收回视线,萧瑟地回京。

大臣们低着头跟在康熙身后亦步亦趋,看上去和康熙一样难过。

索额图冷眼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不久之后他也会离京,去往前线护送物资。

他虽老了,给太子当个肉盾还是当得了。

索额图看向明珠。

明珠对索额图轻轻颔首。

他们都知道,太子离京之后,战场不仅是大草原。这北京城,也将会成为战况激烈的战场。

北京城中的战场成败,或许对大清的未来而言,比前线的战况更加重要。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8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才上心头 爱你是最好的时光 与木之本君的恋爱日常 他们四个高考坐我旁边 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 反派们的团宠小师妹 玉无香 白月光以唢呐服人 女寝大逃亡[无限] 粉黛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