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上一章:第18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和亲王延叙和未来的固伦额驸策棱也跟着太子一起出京了。

策棱本就是喀尔喀蒙古贵族,此次远征噶尔丹,他随同出战理所当然。历史中他是在二征、三征噶尔丹中出力,这辈子既然提前成为固伦额驸了,他也得提前拼一拼战功。

至于延叙随同出征,是胤礽的主意。

噶尔丹背后可能也有罗斯国大贵族支持,与其把延叙早早送往罗斯国,请女皇“为大清做主”,不如让延叙直接上战场拼出赫赫战功,再带着一串血淋淋的战功优哉游哉地去罗斯国。

延叙不是大清弃子。他的和亲王,是和·亲王,不是和亲·王。

和亲王的“和”字,是用战功和敌人的头颅堆砌出来的“和”,不是卑躬屈膝求来的“和”。

胤礽对延叙道,西方人比满族还蛮夷,他们只慕强。

若延叙和大清足够强大,那么就算把他们踩在脚底,他们都会舔你的脚底板,还说问你踩得累不累。

所以延叙之后在罗斯国的地位,很大程度就取决于这次他的战功。

延叙听后热血沸腾。

他本就有领兵的本事,本以为去罗斯国联姻之后,他的后半生就局限于宫廷中。

太子让他成了大清驻罗斯国特命全权大使,又带他去草原立功,这基本上他想示弱谋夺利益的路全都断了。

延叙请求联姻的理由之一,便是他是罪王之后,能成为大清的双面间谍。

康熙同意他去联姻,延叙以为康熙同意他的计划。

但这一套组合拳下来,说大清不重视不信任延叙,谁信?

延叙这间谍是当不了了。到了罗斯国,所有人都会仰视他,敬畏他,怀疑他恐惧他。

但他在罗斯国无论和女皇感情好不好,生活都能过得不错。

也就是说他原本以为的自己的优势根本不存在,皇上和太子是真的信任他,才会让他去。

联姻就是联姻,联姻双方是平等的。无论男女,胤礽都不会让他们为了大清去和亲。

延叙豪情万丈时,策棱骑一会儿马,就把荷包掏出来看一眼,那表情美得没眼看。

他决定和太子一同出征时,纯禧公主不仅送上亲手绣的锦囊和衣服,还告诉他,当策棱出发去战场的时候,她也会说服皇父,前往塔米尔河策棱部族现在放牧的地方,以女主人的身份帮策棱守好后方。

说到塔米尔河流域大家可能觉得陌生,换一个词,就耳熟能详了——燕然山。

大汉追击匈奴,扬强汉国威时,除了西汉卫青、霍去病的“封狼居胥”,还有东汉时窦宪的“燕然勒功”。后者彻底瓦解了匈奴,北匈奴逃往欧洲,南匈奴与大汉融合成为大汉的附庸。在曹魏时期,匈奴政权彻底瓦解,“匈奴”成为历史。

窦宪是汉和帝时窦太后的弟弟,若是他一心为国、洁身自好,名声或许比卫、霍还大。可惜窦家嚣张跋扈,欺压百姓,无恶不作。窦宪最终被汉和帝扶植宦官势力,将其下狱赐死。

窦宪被认为是东汉外戚之祸的起始。自窦宪后,东汉就在外戚专权和宦官专权中左右摇摆,导致生灵涂炭,而后“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因此后世文人都不屑于谈论窦宪,谈论也只谈论其过,不谈论其功。大多数人就只知“封狼居胥”,不知“燕然勒功”了。

但论对匈奴的打击和对世界的影响,“燕然勒功”比“封狼居胥”更大。而且“封狼居胥”尚未发掘出实物,考古学家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狼居胥山在哪。“燕然勒功”的石碑雕刻已经发现,就在后世蒙古国杭爱山脉中,那就是摩崖石刻。

其实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摩崖石刻就陆陆续续被发现。但因为外蒙古国没人认识这些文字,石刻又较为破碎,外蒙古人一直不以为意。

直到二十一世纪,中国的考古学家受邀与外蒙古国的考古学家联合考察,在外蒙古国的考古学家惊讶的视线中,扑到摩崖石刻前,身体颤抖,热泪盈眶,这揭开了这些破碎石刻的秘密。

这些被外蒙古国忽视的破碎石刻,就是东汉班固所书《封燕然山铭》,是窦宪“燕然勒功”的实证。

不知道有多少历史爱好者看到这一则新闻时心绞痛。还好在这个时代,燕然山还是大清的领土,策棱的部族就在燕然山下的塔米尔河流域。

虽然整个喀尔喀蒙古草原上都燃起了战火,但噶尔丹的兵力有限,只能掠夺,无法占领整个喀尔喀蒙古。策棱的部族较为弱小,便还能在塔尔河流域苟且偷安,赶着牛羊东躲西藏。

此战策棱的部族也会派出勇士协战,部族中就只剩下老弱妇孺,由策棱的祖母格楚勒哈敦(哈敦即王妃)管理。

但格楚勒哈敦已经老迈,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原本历史中,格楚勒哈敦在康熙三十一年,即后年,就会无力控制部族,带着策棱和策棱的弟弟从塔米尔河归顺,投靠大清。

直到康熙四十五年,丧妻的策棱被指为六公主额驸,被康熙派往塔米尔河收拢逸散部族,重建赛音诺颜部,成为大清放在喀尔喀蒙古的一颗钉子。

此次策棱出战,已经做好了部族失去土地和财产,归附大清寄人篱下,等打跑噶尔丹再重返故地的心理准备。

但纯禧公主却告诉他,即使没成婚,指婚就代表他们今后的人生已经被永远绑在一起。她会以策棱妻子和大清固伦公主的身份前往塔米尔河,协助祖母管理和照顾部族中的老弱妇孺。

“于公,本宫为大清最为尊贵的固伦公主,理应为皇父排忧解难;于私,你在前线作战,我是你的妻子,理应为你照顾家庭。”

纯禧公主仰着头,神情倨傲,一点小女儿的羞涩感都没有。

她没有请求,不是建议,只是非常傲慢地通知策棱她所做的决定而已。

策棱在今天之前,连纯禧公主的手都没敢牵。

在纯禧公主倨傲地通知他这件事后,他不顾旁边旁边还杵着一个大清太子,不顾礼仪礼节,将纯禧公主紧紧抱住。

胤礽一步、两步、三步,偷偷退到了墙后面,然后使劲拍胸口。

他觉得,他这辈子都不用担心大姐。

纯禧公主在策棱出征前下了这么大的“药”,就难怪策棱老把荷包拿出来傻笑,看得旁边一众成亲了、没成亲的将领都纷纷侧目,用眼刀子剜他。

从古至今,穷小子娶到尊贵公主,公主还对他死心塌地,这种事都会让其他男人嫉妒得想砍死他。

看到策棱傻笑的模样,延叙的雄心壮志也被一股酸水教没了。

虽然他马上要建功立业,还要去罗斯国与女皇成亲,但论婚姻美满上,他应该怎么也比不过策棱吧?

延叙高高扬起马鞭,“啪嗒”一下抽策棱马屁股上。

策棱一只手拿着荷包,一只手勒紧缰绳,一边傻笑,一边将乱跑的马停了下来。

不好意思,论训马,在马背上长大的策棱没带怕的。

延叙笑骂道:“快把你的荷包收起来。认真点,出征打仗呢!你这副笑容,踏青吗?”

策棱把荷包收起来,不好意思地揉揉脸。

他也知道这样不太好,就是控制不住。

胤礽看足了笑话,打圆场道:“好了好了,等安寨扎营之后,你自己躲帐篷里笑去,别伤害我们的眼睛。你知道你周围有多少人还没娶妻吗?”

策棱立刻把脸板起来,看得周围人更想揍他了。

纳兰性德和胤礽很熟,敢于开胤礽的玩笑:“太子殿下也还未完婚。”

胤礽扬起马鞭:“你继妻怀孕了,是不是很得意?孤现在就让你孩子变成遗腹子。”

纳兰性德出息之后,明珠给纳兰性德选继妻的时候,就没有考虑儿媳妇门第,只看身体好不好、和纳兰性德性格合不合。

现在纳兰性德和继妻情投意合,又将有新的孩子出生。

不过纳兰性德还在写怀念前妻的诗词,他现在的妻子非常爱看纳兰性德写的怀念前妻的诗词。

只能说这个时代的女性,胤礽不懂。

曹寅笑得特别大声,大嗓门重出江湖,气得纳兰性德一鞭子抽向他。

曹寅赶紧策马躲开。

纳兰性德的好涵养对上曹寅这个损友就会破功,阴阳怪气道:“你儿子也刚出生,小心我在战场上推你一把,让你再看不到你儿子。”

曹寅道:“我运气好,我肯定能回去,你就不知道了。”

见纳兰性德和曹寅相互诅咒起来,延叙傻眼:“他们俩这样没关系吗?不会不吉利吗?”

胤礽道:“他俩就这德性,理他们做什么?鬼话说多了见着鬼的反正不是我们,是他俩活该。”

不过纳兰性德和曹寅都对自己身手很自信,又多次在战场上拼杀过,才敢随意开玩笑。

原本康熙没打算让曹寅上战场,想让曹寅继续监视江南。

但太子要出征,康熙就恨不得把信任的人都堆在太子身边。曹寅自然就披甲上马,再次给胤礽当侍卫了。

纳兰性德是主动请缨。他不仅对建功立业的渴望很深,骨子里也抱有男儿当悬七尺剑保家卫国的浪漫情怀,跟随太子出征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家中妻儿有母亲照顾、新进门的二弟媳也是个周全人,他不用担心。

胤礽竖着耳朵纳兰性德提起他的二儿媳的事。

纳兰揆叙与胤礽同岁,今年虚岁十七,早到了成亲的年龄。他与妻子都热爱诗词书画和藏书,每日吟诗作画好不快活。

唯一让纳兰家有些头疼的是,这个二儿媳太周全了些,事无巨细的照顾所有人的生活。明珠夫人曾经笑道,还好性德的继妻是个不爱管事的,她也老了,正好给二儿媳管。

纳兰性德说,二弟曾经向他笑着抱怨,还好纳兰家人丁稀薄,父亲后院无其他人,家里的事不多。否则妻子估计忙于家中事务,都没空陪他吟诗作画了。

“他在炫耀吧?”

“他肯定在炫耀。”

“有一个能陪他吟诗作画还能把家里事处理得井井有条的妻子,他肯定在炫耀。”

“我听说容德那小子想带着他妻子去海外?他们小夫妻俩都是很有野心的人。”曹寅道,“你同意?”

纳兰性德道:“我有什么同意不同意?二弟和弟媳开心就好。以弟媳的本事,去海外施展一下拳脚也不错。太子,您说呢?”

胤礽讪讪道:“你家的事,我说什么?容德是个很有野心的人,他妻子也很有野心,两人正好合适。他们想去就去吧,我会让舅舅照顾好他。”

纳兰性德道:“臣等的就是太子这句话。容德在政务上的才干,应该比臣还强一些。弟媳能和容德一起去海外,家父家母也更放心一些。”

胤礽道:“我给你整理一些书单,你拿给你弟弟和弟媳,让他们好好看。若他们学得好,待容德及冠时,我有重要的事交给他做。这几年,让他和他媳妇都好好养身体。若身体太弱,出海可吃不消。”

纳兰性德抱怨道:“容德就是不爱习武,臣回去后定催着他好好习武。若武艺不好,别想出海实现他的野心。”

延叙悄悄插嘴:“那个……说有野心是不是不太好?令弟应该叫有抱负吧?”

胤礽、纳兰性德、曹寅:“……”

胤礽:“不是抱负,就是野心。”

曹寅:“容德那小子的野心藏都懒得藏,简直不像是容若的弟弟。”

纳兰性德:“不用替他掩盖,没必要。”

延叙扶额。他算是知道纳兰性德和曹寅、太子三人有多熟悉了。这三人之间话可以随便乱说,完全不用顾忌任何事。

延叙自觉插不进去这三人的对话,就想找策棱聊天。

以后他去了罗斯国,喀尔喀蒙古与罗斯国接壤,他和策棱合作的机会一定很多,趁着现在多交流感情。

但策棱又拿出了荷包傻笑,延叙无语极了。

他只好环顾四周,看有没有其他人能和他聊天。

“咦,太子,有人接近!”延叙道,“好像是皇上的人……不过……咦?!怎么领头的是个女人?!”

胤礽勒马,转头一看,来人已经接近了他们。

因为打着传令兵的旗帜,看穿着又是宫里太监,士兵并未阻拦。

直到人来到胤礽面前时,纳兰性德和曹寅才露出一半的刀锋,将胤礽护在身后。

不过为首的人摘掉兜帽之后,纳兰性德和曹寅立刻下马:“李姑娘?!”

胤礽也赶紧翻身下马,将李彤扶住。

现在北方男女大防,特别是满族男女大防在康熙一系列政策后,变得较为宽松。康熙已经下旨为李彤赐婚,虽她还未与胤礽成婚,但胤礽和她有肢体接触,并不逾矩。

李彤虽然为了锻炼身体学了骑马,但从未长时间骑过马。

下马的时候,她双腿颤抖,双手也已经磨破。

“太子殿下,这个,我制作出来了……保命药。”李彤以皇上有单独口谕传达给胤礽为由,让胤礽扶着她来到一旁,让人将一个大包袱交给了胤礽。

胤礽疑惑:“保命药……等等,你、你做出来了?”

他这才发现,李彤神色疲惫无比,头发油腻仿佛很多天没洗过,脸上沾满了飞奔而来的尘土泥沙也掩盖不住浓厚的黑眼圈,甚至她的嘴唇都干裂结了血痂,说话时就干裂流出了新的血液。

李彤的长相相当不错,打扮后是个雅致的小美人。现在她的容貌却枯槁如路边的乞丐,颧骨凸出,脸颊上看不到一丝肉。

胤礽嘴唇翕动,半晌说不出话来。

李彤所说的救命药,是抗菌药磺胺类药。

磺胺类药在1932年才出现,虽然抗菌谱广,但因为容易产生抗药性,所以普通民众很少使用,只在急性泌尿系统感染临床治疗上运用较多。

但磺胺类药的生产只要有足够的人力,在技术上是所有抗生素最容易实现的。更重要的是,作为废物文科生的胤礽根本不记得其他抗生素要怎么制得。而磺胺类药,在胤礽曾经追过的一部动画中,详细描述过。

因为这部动画很好看,他反复观看了十几遍,便把大致流程背下来了。

穿越时,他很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看一下科普类动画。不过就算他看了,也记不住。他的金手指要从记忆中提取信息,必须得是他曾经记住的东西。哪怕后来忘记了,那些信息也留在他的潜意识中。

他从未记住的东西,就算把脑子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痕迹。

胤礽对磺胺类药寄予厚望,以为动画制作那么容易,他也能分分钟把磺胺类药做出来。谁知道他把流程图拿出来之后,众人纷纷摇头。

动画中制作过程太多“恰好”,为爽度进行了艺术加工。实际上空手搓出磺胺类药的过程中,会遇到太多困难。

就说那些精密仪器,就是人力所难达到的,更别说制作过程中的失败。

胤礽早就派人研究磺胺类药,但光是制作仪器,就直到前年年底才将所有仪器手工制作出来。

然后,李彤就放下所有研究,全力投入了磺胺类药的制作中。

当得到噶尔丹入侵的消息,胤禔出京回草原镇守时,胤礽曾经寄希望于能让磺胺类药派上用场,却得知磺胺类药的制作流程才走完一半。

李彤一直在闭关中,连太子出征,她这个准太子妃也未出来相送,许多人对她颇有微词,连太后都在康熙面前抱怨过几句。

不管是多重要的任务,太子要出征,准太子妃连半日的时间都抽不出来相送吗?

“你……”胤礽扶着李彤,说不出话来。

五月他询问时,磺胺类药的流程才走一半;只两月,李彤就将磺胺类药交到了他手中。

这两个月,李彤究竟熬到了什么地步?

胤礽扶起李彤的时候,竟然感觉李彤形销骨立,扶起的仿佛一具骷髅架子,轻飘飘感觉不到重量。

李彤刚完成实验,就入宫见康熙,然后马不停蹄的亲自将药送来,精神和身体都已经疲惫到了极点。

但她还是要把想说的话说完才能倒下。

“这药只有八两,恐怕只救得了两三人一次,太子殿下可要把药藏好。除了药之外,妾身新做了一些防身的武器,用法都写在纸上。这些武器可能在战场上用不上,若、若是有其他人想要伤害太子,可能用得上……”

李彤声音虽低,全靠意志撑着,字句却很清晰。

她一字一句叮嘱完之后,勉强脱离胤礽的搀扶自己站好,然后摸出一个她全身上下唯一干净的打着平安络子的荷包,双手递给胤礽,然后福身:“妾在京中恭候太子殿下平安归来。”

胤礽捏紧荷包,勉强笑道:“我一定能平安归来。”

李彤抬头道:“太子殿下,您不是第一次救了妾身。在妾身年幼时,父亲刚入京,冲撞了太子殿下和直亲王出城的车架,若不是太子殿下向皇上求情,父亲和妾身全家都已经被贬谪,甚至可能被流放。”

冲撞太子和大阿哥的车架的事是大是小,全看康熙当时的心情和想要造成的效果。

如果康熙要严惩冲撞太子的人,为太子树立威信,那么他们一家就可能以大不敬之罪被怪责。

她家那时家族式微,只有父亲一个有能耐的人。另一支沙济富察氏也逼父亲如上门讨生活的穷亲戚。皇帝动他们家,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胤礽记忆力很好,当然记得第一次出城之事:“原来当时坏掉的马车,是你家的。”

李彤咬牙,跪下伏地道:“太子殿下选妾身为太子妃,救了妾身第二次。请太子殿下保重自身,无论太子殿下在何方,妾身都会追随太子殿下。”

胤礽呼吸一滞:“不,你何必……”

“妾身该回去了。”李彤颤颤巍巍站起来,对着胤礽再次福身。

胤礽赶紧让其他人把李彤扶好:“回程慢一些,多加小心,请御医来看看,你的身体……”

胤礽见李彤支撑不住了,话没办法说完,只能让人赶紧带李彤离开。

他目送李彤离开的身影,双手紧紧握拳,半晌没有松开。

“太子殿下?”曹寅道,“你还好吧?”

胤礽摇头:“我无事,启程,出发。”

胤礽上马,回头看了一眼。

李彤回程的马很慢,他还能看到李彤倒在马上,被人护着的身影。

李彤显然已经支撑不住,晕过去了。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8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惹火小娇妻,总裁该投降了 爱你是最好的时光 郡主和离之后 我在生存游戏里搞基建 哄好了吗 穿成通房后我跑路了 和闺蜜一起穿越了[七零] 才上心头 七十年代漂亮女配 余生请多指教(余生,请多指教原著小说)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