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上一章:第18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太子妃快马加鞭追来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队伍。

很多人都好奇,太子妃来做什么,又为什么如此疲惫憔悴。

胤礽没有透露救命药的事。

他虽然良心不安,但很清醒。这救命药会优先他,其次大哥。其他人,哪怕是纳兰性德和曹寅都不能用。

如果他敢把药给其他人用了,等他和大哥出事,用药的人还是得死,甚至会赔上整个家族。

求生是人类的本能。若军中知道他有救命药,在生死紧要关头,他们会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失去理智。所以有救命药的事,他只能瞒着。

其实其他将士都知道太子和直亲王身上肯定有御医给的保命药,但只要他和大哥不拿出来炫耀,这些人就当不知道。

救命药不能说,其他东西可以透露一二。

胤礽道:“太子妃研制出一些保命的小道具。不是战场上用,是在军营里应对刺杀的小道具。”

周围竖着耳朵倾听的将领肃然起敬。

太子妃的厉害,他们早有耳闻。

海军那些能喷着气跑得比陆地上的骏马还快的大船,据说就是太子妃带人做出来的。

“怪不得太子妃没能送太子出征,原来在赶制东西。”纳兰性德感慨道,“太子妃看上去累坏了。”

胤礽点头:“走吧,早点和直亲王汇合。”

大军继续启程。太子妃给太子送来防身小道具的事,很快传到了所有将士的耳中。

他们一边行军,一边窃窃私语,猜测太子妃做出了什么样的应对刺杀的防身道具。

有的人说会突然展开的盔甲,有人说是新型火铳……众人猜测纷纷,把延叙等人的好奇心都勾起来了。但防备刺杀的道具,最好只有太子一个人知道用法。他们只能忍耐好奇心,期望自己没有看到太子用处防身道具的时候。

比起满足好奇心,他们更希望太子安然无恙,军中无人犯傻——谁都知道,若太子在军中遭遇刺杀,那这刺杀不可能来自外部。

胤礽自己也很好奇。

晚上扎营后,他身为太子当然独住一个帐篷,立刻开始查看包裹内容。

胤礽打开包裹。大包裹里面装着三个小包裹。

一个小包裹中是小木匣,木匣里面装着小小的油纸包,贴心地把磺胺药分成了便于服用的小份额。匣子上面写着磺胺药的用量用法。

第二个小包裹有几个圆圆的小球,小球上有拉环和引线。

“手雷?”胤礽好奇拿起说明书,“拉掉拉环,圆球三息后爆炸,发出耀眼的强光,但不会伤到人……我艹!闪光、弹?!”

胤礽瞠目结舌。

他一路上思考过许多李彤可能做出来的防身道具,从盔甲到火铳甚至涂了毒的匕首,却万万没想到,李彤居然能把闪光、弹弄出来。

这闪光、弹的威力可能就只能“吓人一跳”,而且既然李彤之前没有提起过,显然非常难制作,无法给军队装备。

但只要东西做出来了,以后就能改进。一年、两年、三年,在有生之年,大清能装备上闪光、弹??

胤礽瞪着桌子上的小球,实在是无法相信,在自己一无所知中,他未来的太子妃居然把闪光、弹的配方都能搞出来。

或许是他给的制作磺胺药的前置科技太强了?

磺胺药好像把电解都搞出来了。难道他回去,能看到太子妃给他手搓一个发电机?

那是不是他的东煌宫,很快就能装上电灯了?

胤礽抱住脑袋,像一只困惑的可达鸭。

半晌,他接受了现实,将闪光小球收好。

算了,攀科技树的又不是他,他想多了也没用。

闪光小球不知道亮度有多大,就算只是一个大号烟花,夜晚也是大杀器。

除非大清溃败,否则胤礽遭遇刺杀的时候,肯定周围有侍卫守着。

只要他把闪光小球丢出去,不仅能闪瞎对方的狗眼,争取逃跑的机会,也能充当信号、弹唤来守卫,真是一举多得。

胤礽数了数,一共有十颗闪光小球,正好分大哥五颗。

将闪光小球妥帖藏好后,胤礽解开最后一个小包裹。

这个小包裹仍旧是一个小木匣,不过比之前装药的小木匣小许多,外表特别华丽,看上去就像是女子的珠宝盒。

胤礽打开小木匣,里面有仿佛钟表般精密的金属零件,还有一只用青色宝石雕琢而成的精致无比的青鸟。

在小木匣的上方,卡着一把钥匙。

胤礽看着这个匣子模样很眼熟,把匣子翻过来一看,果然在匣子屁股后面看到一个孔。

他将钥匙插进孔里,转动了几圈,松开之后,宝石青鸟从匣子中缓缓升起,翩翩起舞,轻灵的声音叮咚响起。

“八音盒……”胤礽眉眼间露出复杂的神色,“《秦风·无衣》。”

“青鸟殷勤为探看”。八音盒用示爱的青鸟演奏一首《秦风·无衣》,真是太怪异了。

只能说,李彤不愧是工科女吗?这可真“直女”啊。

李彤从小就爱研究钟表机械。进了科学院之后,她对钟表的机械原理研究的更加透彻,并总结出几条钟摆原理。

胤礽并听不懂那是什么原理公式,但看莱布尼兹很激动的模样,那些公式一定会进后世高考或者高数课本吧。

八音盒的原理和钟表差不多,最初出现就是伴随着装饰钟表,称“八音钟”。

不过大清传统使用的是五音十二律,所以这个八音盒应该叫五音盒了。

李彤把五音盒做出来,并不是令人惊讶的事。令胤礽惊讶的是,李彤居然将五音盒混在救命药和防身道具中一起送来。

他低头看着腰间的荷包。

比起这个常见的荷包,五音盒可能才是李彤真正想送给自己的东西。

大清出嫁女都会绣荷包,但现在能做出五音盒送给未婚夫的,只有李彤。

“太子,什么声音?”曹寅直接撩开帘门进来。

他今日来太子帐篷里守夜。

门口侍卫没有拦住他,就证明太子在帐篷里做的事不需要瞒着他,他就直接进来了。

“五音盒。”胤礽对曹寅招招手,“太子妃送给我的礼物。”

“啊?”曹寅惊讶极了。

进了帐篷之后,他就听出音乐的旋律,正是在出征前乐师经常会演奏演唱的《秦风·无衣》。

没想到,这旋律居然是从小盒子中传出来的。

曹寅仔细观察小盒子,虽不懂其中机械原理,也看出一些门道。

五音盒就像是钟表一样自动转动,金属小锤子划过高低厚薄不一的金属片,奏出了音乐。

虽五音盒音色单调,节奏平缓,没有乐师演奏的曲子有感情。但在安静的夜晚聆听五音盒,却有一种别样静谧的气氛,令人心情平静。

“太子妃真厉害。”曹寅狠狠的酸了。他也想要。

之前策棱炫耀荷包,他一点都不羡慕。他也是有媳妇给绣荷包的已婚人士。

但太子妃送的五音盒,他是真的羡慕无比了。

曹寅抓耳挠腮,想问能不能送他一个五音盒,但又不好意思。

这可是太子妃送给太子的礼物啊!

“五音盒和钟表一样,之后肯定是会拿出来贩卖。你准备好银子等着买就成。”胤礽吊足了曹寅的胃口,才道。

曹寅喜笑颜开:“银子管够!这五音盒能奏多首乐曲吗?”

胤礽道:“盒子再大一些,应该可以多收录几支乐曲,轮换着听。不过不能随意切换。”

曹寅道:“能多收录几支乐曲就好,最好能定做。嘿嘿,其实不能多收录也没关系,臣多买几个。”

曹寅继续看着五音盒,很想上手抚摸。但胤礽在旁边虎视眈眈,他手刚伸出来,胤礽就作势要打。

曹寅只好讪讪地听到五音盒发条转动结束,依依不舍道:“能再听一次吗?”

胤礽把五音盒收起来:“不能。明天要早起行军,赶紧睡。”

曹寅见胤礽居然把五音盒放到了枕头旁,表情一言难尽。

“太子殿下,我不会半夜偷太子妃送给你的礼物。”

“孤不信你。你的眼睛都绿了。”

曹寅很委屈。因为一个五音盒,他居然被太子怀疑忠诚了。

曹寅第二天行军的时候抱怨,所有人都不安慰曹寅,只想看太子妃送给太子的五音盒。

胤礽却以在马背上可能摔坏为由,到了第二日夜里扎营的时候,才打开五音盒。

一群大老爷们里三层外三层围在五音盒周围,双手托腮,听着五音盒发出的空灵的乐曲,露出了平静的微笑。

在太子坐镇的军中,他们不敢召来歌舞,一边打仗还一边接着奏乐接着舞,五音盒的音乐声聊以慰藉他们无聊的生活。

胤礽若有所思。

军队战斗力和思想要跟上,或许文艺生活也少不了。

但他刚生出点念头,就无奈掐灭。

连八旗军队他都管不了,还替什么文艺建设和思想建设。

何况现在的底层士兵在将领眼中根本就是草芥。他若提升底层士兵福利,加强底层士兵思想建设,且不说这巨大的耗费在朝堂上通不过,就是通过了,将领也会将其搞砸,底层士兵们也不会领情。

在粮饷尚不能保证完全到达底层士兵手中的封建时代,有那个精力和钱,还不如先保证士兵们吃足饷再说。

只有保证了生存,才能提其他,否则就是空中楼阁,不过是自我感动。

至于急需娱乐的将领……他们自己会找乐子,不需要胤礽替他们担心。就算胤礽替他们担心了,他们也会自己找乐子。

胤礽到达胤禔的大营时,走了足足十日。

他若是随康熙出行,估计五日就到了。但带着士兵,却要走足足十日,可见行军有多麻烦,八旗士兵的耐力有多弱。

胤礽所率领的军队进军速度还算快的。

胤礽刚到,胤禔先给了胤礽一个拥抱,然后抱怨道:“幸亏我早早驻守在这里,否则噶尔丹现在已经渡河,兵锋估计都快压到京城了。你最晚出发,居然最早到,谁敢信?”

胤礽十分疑惑:“左路军和右路军还没来?”

胤禔耸肩摊手:“只派了信使来。裕亲王说他那后勤没到,将士们拖拖拉拉不肯走;恭亲王的信更好笑,说他迷路了。”

胤礽:“……他迷路了,信使怎么到了?”

胤禔道:“一些人迷路了,一些人没迷路。”

胤礽按压着太阳穴:“那就让没迷路的先来!他们怎么能让大哥你独自面对大军?!如果不是中路军装备精良,又早早修筑了堡垒,你们怎么敌得过噶尔丹数倍于你们的兵力?!”

胤禔冷漠道:“大概他们也知道我们新军装备精良,还有堡垒依靠,所以就懒散了吧。”

胤礽深呼吸了几下,道:“你把禁军整编一下,补充中路军的人手。禁军中也有从东北历练过的熟手,那些人都给你。我督战不需要带太多人。”

胤禔点头。

他毫不顾忌地把军队的事交给了胤礽的一半,让胤礽帮忙整理后勤。

中路军名义上的另一位将军董鄂·费扬古探头看了一眼,又缩头回去,当好他实质上的副将。

胤礽清点伤亡的时候,神色更加难看。

中路军虽说是大清目前教育、装备、训练都最为优良的军队,是康熙和胤礽心目中的“中央军”。但中路军中的将士也是人,是人就会死。

即使中路军尽可能的减少了伤亡,在噶尔丹数倍于中路军的不断骚扰下,伤亡仍旧触目惊心,已经损失近两成兵力。

胤礽甚至怀疑,这就是左路军和右路军进军缓慢的原因。

他们知道中路军只忠于皇帝,所以故意晚到,削弱中路军的实力。

裕亲王和恭亲王肯定不会这么做。但八旗军队各自为主,旗主的军权还未完全削减,裕亲王和恭亲王不一定能好好控制军队。

“不用想太多,他们还不敢做这么明显。”胤禔看出了胤礽的担忧,安慰道,“他们只是单纯废物,才来得这么慢。”

胤礽抬起头:“有多废物?”

胤禔道:“裕亲王出发的时候,本是急行军,结果才急行军一日,八旗士兵就叫苦不迭。他信中说,后勤未到只是借口,实际原因是,八旗将士拖着大量辎重,单纯跑不快。”

胤礽道:“恭亲王那里也是单纯跑不快?”

胤禔点头:“不,他真的迷路了。”

胤礽:“……”

他再次按压太阳穴,把火气压下去。

胤礽想起了前世第一次征伐噶尔丹的事。

第一世中,康熙早就觉察到了噶尔丹的动静,并早早做出了应对措施。

他先派索额图和罗斯国签订合约,让罗斯国不准再给噶尔丹提供武器;又派人去找噶尔丹的大侄子,联合噶尔丹的大侄子骚扰噶尔丹的后路;还写信给某大喇嘛,说噶尔丹已经是穷途末路,让某大喇嘛别再暗暗帮助噶尔丹。

做完这一切后,康熙就派兵遣将,要围剿噶尔丹。为了能成功围剿噶尔丹,康熙提前了许久调动军队,同时写信给噶尔丹伪装求和,说自己只是派人勘定新的边界。

康熙做足了万全准备,却抵不过八旗军队的懒散拖沓——大部分八旗军队居然在集合前二十天、甚至十天前才拔营。等第一支八旗军队到达的时候,噶尔丹已经在河对岸休息了七八日了。

原本的围剿,变成了噶尔丹以逸待劳,导致清军和噶尔丹第一次交锋大败。

胤礽揉了揉许久太阳穴,才将心中火气压下去:“八旗制度必须改。八旗军队还有战斗力吗?!”

胤禔叹了口气,帮胤礽按压头部穴位:“有。八旗再不行,比噶尔丹还是行一点。别皱眉了。听说弟媳送给你一个稀奇玩意儿?给哥哥我玩玩?”

胤礽白了胤禔一眼:“说正事呢。”

胤禔道:“可以边听边说正事。听说那个叫五音盒的东西演奏的音乐挺好听。你回去让弟媳给哥也做几个。”

“嗯。”胤礽还是把五音盒拿出来,让胤禔听音乐。

听着五音盒传出的音乐,胤礽的心情终于平静下来。

音乐的确有调解心情的作用。

“我派人传命,不管那些跑不动、迷路的人。左路军和右路军能来多少来多少。”胤礽道,“收到信的一日内没人到,就追究裕亲王和恭亲王的责任。”

胤禔道:“哥支持你。虽然裕亲王和恭亲王很冤枉,但在战场上,无能就是最大的罪责之一。”

胤礽点头。

他想,或许裕亲王和恭亲王正等他的命令。

事实的确如此。

裕亲王和恭亲王刚一接到胤礽命令,就下令全队整编,立刻快速前往集合地点,若不能按时到达中,斩其领队。

“太子带着禁军比我们后出发都到了,你们掂量掂量自己的脑袋!”

当听到太子都到达之后,懒懒散散的八旗将士终于怕了,赶紧死命往前跑。

虽然到达的军队队列十分混乱,不像是一个大国的军队,就像是从哪跑出来的杂牌土匪军队一样,好歹人都到了。

当将领到达时,胤礽立刻将中路军的伤亡甩给这些将领:“这些因为你们晚到而牺牲的人,有许多都是勋贵子弟。孤会一一写信给他们的家族,告诉他们因为救援迟迟未到而战死。”

众将领骇然。

“太子殿下……”老好人裕亲王想打圆场,让气氛不至于那么尴尬。

胤禔打断裕亲王,懒洋洋道:“你写什么信?哪用这么麻烦。老三手中有报纸,把救援迟迟未到的事刊登在报纸上,给所有人看。哦,对了,把救援迟迟未到的原因也写上,什么下雨了不想走,什么今天黑得早所以得早点扎营,还有走错路的,把物资忘到上一个营地的……”

胤禔扫视了众人一眼:“本王恨不得生在皇玛法时啊。以八旗现在的战斗力都能横推前明,若是本王生在那个时代,估计只需要几个月就能平定中原,这还要算上赶路的时间,哪需要等那么久?”

论阴阳怪气,胤礽远远不如胤禔。

胤禔一阵话后,将领们脸色如打翻了调色盘一样,精彩极了。

他们纷纷跪地求处罚,还说要立刻卸甲返京。

胤礽不可能让他们卸甲返京。

这群人明面上是认罪,实际上是威胁呢。

阵前换将是大忌。他们有恃无恐。

不过胤礽虽然不敢阵前换将,却敢阵前抢夺他们的兵员和辎重。

胤礽背着手道:“既然你们知错,那就戴罪立功。直亲王。”

胤禔笑着半跪在地上:“臣在。”

胤礽道:“你重新整编军队。现在八旗军队乱糟糟的像什么样子?看上去是像能打仗的吗?趁着噶尔丹挂起了两日的免战牌,你好好帮帮他们。”

胤禔笑道:“臣遵命。”

胤礽道:“你们旅途劳累,直亲王帮你们整顿军队,你们有意见吗?”

一群戴罪立功的人能有什么意见?他们先主动交出兵权说要卸甲回京认罪,现在胤礽顺着杆子往上爬,没有解除他们的兵权,只是让直亲王帮忙整顿,他们于情于理都无法反对。

而且他们也不相信胤禔真的能整顿他们手下的兵。

虽直亲王“吹”得厉害,什么灭国之功,但没有亲眼看到的人,总是不会相信的。

在他们看来,直亲王连亲都还没成,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打仗是需要经验的事,直亲王才多大?

当他们发现,自己的士兵居然少了一小半,剩下的人满脸遗憾,捶胸顿足为什么没有好好训练,没被直亲王选中时,他们都懵了。

他们想破头都想不明白,为何直亲王能把他们手下底层军官和士兵全部“骗”走。

当他们听了士兵的话,就更不明白了。

胤禔只说了一句话,“我直亲王不吃你们的饷,带你们立功”,这群人就信了?

这空话自己也能说啊!

士兵们都沉默不语。

你也知道这是空话啊?

但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和中路军的人聊过了。

直亲王的中路军都是按时按量发够了粮饷,而且从来不吞没士兵的战功。直亲王还身先士卒,自己的战功比谁都多。

直亲王是皇帝的亲儿子,有很大的封国,不屑于抢夺他们的粮饷和功劳。他们当然愿意跟随直亲王征战。

无论他们再懒散不想战斗,上了战场都很危险。

既然都危险,为何他们不跟着一个可能能让他们立功劳,让家里人日子更好过的将领?

何况,就算没立下功劳,他们死前能吃顿饱饭也不错。

可惜,这些将领不懂。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8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误把男配攻略了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七零对照组女配真香了 错把太子当未婚夫 梧凰在上 总裁追妻超浪漫 大国制造1980 你是我的小确幸 向死而生 绝情总裁请放手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