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上一章:第19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自康熙三十年起,大清再无大的内患,大清百姓进入真正的休养生息。

大清百姓是安稳了,大清官场却血雨腥风一片。

康熙的屠刀举起来,有人说,北京城的护城河都变红了。

不过康熙这次举起屠刀,百姓们都拍手称快。

胤祉早早在报纸上宣扬了这场战争。八旗军队拖拖拉拉不肯去战场,直亲王带着新军殊死抵抗,死亡近五成;太子率禁军督战,见八旗糜烂,便亲领禁军直接参战。

八旗还在拖拖拉拉,太子和直亲王已经带着没见过血的禁军和已经折损五成多的新军,打到了准噶尔的国都,将叛乱王公全部诛杀。

“禁军中啊,基本全是大官的公子哥。”

“别说禁军,新军也是啊。新军全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兵。只有八旗子弟和朝中高官的子弟才能进去,说是当兵,其实是按照培养军官去的。”

“我大舅子当差的官老爷的孙子就是在那里上学。他们说,那叫预备军官,先当小兵,学会怎么打仗之后就当将军。”

“这不就是戏曲中汉武帝的羽林军?”

“对,就是那个,全是官宦少爷。”

“哎哟喂,官宦家的小少爷在前面阻挡敌人,真正的军队不去战场?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哼,这其中肯定有很深的水。”

“报纸上不是说的吗?懂的都懂,不懂的说了你们也不懂。”……

百姓们纷纷阴谋论,流言越来越夸张。

当京中这些事传到外地时,已经变成了直亲王浴血奋战,八旗军队冷眼旁观,太子举着皇帝的仪仗都指挥不动军队,便率领禁军直接参战,最后还打赢了。

太子和直亲王获胜之后,八旗军队怕太子和直亲王向皇上告状,居然想要截杀太子和直亲王。皇上得知此事大怒,把八旗军队的叛乱将领砍了个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可怜太子和直亲王还被困西北冰天雪地中,生死不知。

皇上怄得都吐血了。

常泰刚上岸就接到这个噩耗,也差点吐血。

他甩开大部队,换了好几匹可怜的骏马,急匆匆回到京城,衣服都没换,胡子拉碴地冲进皇宫。

康熙正在陪太后吃羊肉火锅,还招呼他一起吃。

常泰:“?”

常泰:“皇上,臣听说您病了……”

康熙:“啊?”

常泰:“皇上,臣听说太子和直亲王被叛乱八旗军队截杀,您气病了……”

康熙:“……”

君臣面面相觑。

已经能听懂汉文的太后急了:“什么?太子和大阿哥怎么了?”

康熙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安慰太后道:“没什么。他们现在在伊犁乐不思蜀,说不准现在正吃着小羊羔烤着火赏雪呢。”

常泰茫然:“乐不思蜀?”

康熙嫌弃道:“你看你那一身乱糟糟的样子……去旁边换衣服,拿朕的衣服给他换上,然后过来陪朕喝酒。”

常泰满头雾水地被太监带到偏殿,用热水擦拭清洁身体和面部后,换上康熙的常服。

这套衣服康熙就送给常泰了。

得到皇帝的旧衣服赏赐是大臣的荣耀。不过常泰家里御赐的衣服都堆满了一个屋子,他和康熙都没把这当什么赏赐,连个口谕都没有。

常泰换好衣服出来时,太监已经给他摆好了碗筷。

太后笑呵呵地招呼常泰坐着吃肉,说这是纯禧送来的羊,肉可美了。

康熙看着常泰满脸疲惫的模样,笑出了声:“吓坏了吧?你想想也知道,太子和直亲王哪可能被逼迫到那种地步?朕对八旗的掌控也没弱到那种地步。”

常泰松了一口气:“臣上岸就听到这个消息,真是吓坏了,就想着赶紧进宫护驾。”

常泰顿了顿,苦笑道:“现在冷静下来,臣才发现,臣一个人急匆匆进京,好像也没法护驾?臣怎么把兵全丢到岸边,连个护卫都没带?”

康熙哈哈大笑:“你要护驾,好歹多带几个护卫,说不准还能摸进皇宫里把朕救出来。你一个人来不是送死吗?”

常泰自嘲:“或许臣能进宫伺候皇上,和皇上一起困在一处,等太子和直亲王来救?”

康熙再次哈哈大笑,给常泰夹了一大筷子肉:“闭嘴吃肉吧,朕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小舅子。”

太后也被逗乐了。

她明白了,索额图是,常泰也是。仁孝皇后一家子都很有趣,怪不得能生出太子那么好的孩子。

常泰也不拘谨,皇帝让他赶紧吃肉,他就埋头苦吃。

太后年纪大了,吃了几筷子就回去休息。

康熙继续和常泰吃肉,还开了两瓶葡萄酒,两人也不用酒杯,就对着瓶口吹。

康熙这才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常泰。

常泰叹气:“就算不是折损一半,折损两成,也足够心疼了。”

康熙脸上的笑容淡去:“嗯。那些都是朕培养的将领,别说两成,就是一成、半成,朕的心啊,都痛得不行。你看看这内城,几乎有一半的人家都挂起了白布。”

所以康熙这次大开杀戒,朝中没有太多人反对。

直亲王胤禔率领的以新军为主力的中路军中,确实大部分都是勋贵和官宦子弟。他们也是大学中第一批优秀学员,将来都是能领兵作战的人。

“朕本来让赵良栋随军出战,但他老了,病了,回到了京中给朕出谋划策。他知道因八旗进军延误导致中路军折损两成之后,病就更重了。你好好休息一日后就去看看他。”康熙黯然道。

常泰也神色黯然:“是。”

大学第一批学员很少,优秀学员都是赵良栋和杰书手把手教的。

这一些人,对赵良栋而言,不仅是学生,也是弟子。

弟子弟子,其感情和儿子也差不多了。

听闻自己许多优秀弟子死在了战场上,原因不是残酷的战斗,竟然仅仅是因为八旗延误,救援迟迟不到的疲战,赵良栋在病中都在写折子弹劾福全和常宁。

在砍头的时候,赵良栋让家人把他扶到法场上,不断一边哭一边吼着“该死,都该死”。

康熙亲自来法场监督,亲眼看着一批又一批的人头落下,心情毫无起伏。

当听到、看到赵良栋悲愤的嚎哭之后,康熙才心情大恸,忍不住落下来泪来。

不仅赵良栋。因年纪太大,本应该和杰书一起去归化城待命,但被太子劝回家中养老的岳乐也大病了一场。

身为宗王,岳乐居然为了这些学生,走到了呼唤废八旗、建新制的最激进的一面。

还有许多曾在北京大学授课任教的官员,都振臂疾呼这些人死有余辜,应该死得更惨一些,死得更多一些。

福全和常宁闭门不出,愁得不行。

他们现在出门都被骂,哪还有仗打赢的喜悦?

常泰知道太子和直亲王不但没事,还很快活的时候,客观评价道:“裕亲王和恭亲王这次其实错误不大。非要说有错误,就只是无能而已。”

康熙冷哼:“大将无能,就是最大的错误。”

常泰心里道,他也这么认为。但在嘴上,他还是为裕亲王和恭亲王说了好话,安抚康熙因兄弟没用而生出的郁闷。

“剩下的新军经过了这次洗礼,回来后可以直接进入八旗军队担任将领。”常泰道,“只有经过残酷战争的将领,才能磨砺出才华。这对皇上来说,其实也不能算是坏事。”

康熙白了常泰一眼:“朕知道。朕还是心疼。说来,你海军中也培养了不少人吧?先拿来给朕用用,朕砍了太多人,一时间找不到足够的人替补。你的人先补个位,等保成和大阿哥回来再换人。”

常泰道:“海军是大清的海军、皇上的海军,皇上想要人,臣这里有个名单,都是经过厮杀磨砺出来的好人才,该到岸上历练历练。”

康熙点头:“说的也对,该轮换历练。新军的人回来,朕把他们先交给你,你带到国外历练历练。朕的将领,不知道国外的形势可不行。”

说到这,康熙有点郁闷:“朕也想去。你说让太子监国,朕出国逛逛如何?”

常泰嘴角抽搐:“太子会抱着皇上您的大腿嚎哭。”

康熙叹气:“太子出访外国的时候曾说,世界那么大,他想去看看。朕也想啊!要不朕去当太上皇,让太子提前继位得了。”

常泰无语。

这话他哪敢接?但康熙和他私下唠嗑,他还不得不接。

“皇上若是要当太上皇,臣也把海军将军的职位辞了,给皇上当护卫,一起到处逛逛。”常泰淡然道,“身上有了海军将军的职位,臣在国外也不自在。到时候皇上与臣可扮做富商,也可扮做海盗,一定会非常有趣。”

康熙说出当太上皇的时候,就自知失言。

虽他心里有这个想法,但不应该告诉别人,更不应该和常泰说。

常泰虽是他挚友,但也是太子的舅舅。提前传位的话太敏感,传出去后,常泰会非常为难。

他正想用什么话把这个话题岔过去,没想到常泰自然而然地接话。

康熙乐道:“你在外面跑了这么久还不自在?”

常泰道:“臣身后有太多将士,还有大清,走的每一步都要思索许久,当然不自在。臣不敢长时间离开船上,外国那些人也不敢让臣长时间待在岸上。”

康熙叹气:“那确实是很苦。不过到时候你不帮着太子继续管理海军,太子多麻烦啊。”

常泰道:“现在臣的海军中已经有许多厉害的年轻将领,新军中也有许多厉害的年轻人。这些人都能替代臣的位置。臣累了这么多年,皇上都休息了,臣也要休息。”

康熙哭笑不得:“你就懒吧。好,若是朕当太上皇,你也跟着朕一块儿去微服私访去。”

常泰笑道:“一言为定。”

两人在酒后定下这不靠谱的约定,常泰在宫里待了一日,没有回府,而是骑马出城找自己丢下的军队,整顿好之后,才带着一队可以推荐给康熙的人重新回京。

这群人被康熙安插到八旗中整顿八旗军纪,八旗军队见新官到任,提起的心暂时放下。

至少这表明八旗不会立刻被废掉,他们还是有粮饷吃。

常泰回京之后,京中就更平静了。

谁都知道常泰就是皇上的卫青,而太子却不是那个蠢货戾太子。

皇上有了常泰率军驻扎京中担任护卫,勋贵们蠢蠢欲动的心都只能暂时平息。

康熙十分嚣张地让常泰换上了侍卫服,每日带着常泰这个侍卫招摇过市,就差没在三伏天还扇着的折扇上写着“有本事就反了朕”啊,看得不满康熙的勋贵牙直痒。

谣言传得太快,不仅常泰快马加鞭进京,杜立德也拖着病躯进京护驾。

康熙又感动又无奈。

他指着常泰的鼻子道:“前有你单人匹马进京护驾,后有杜师傅杵着拐杖进京护驾!要给朕护驾的人怎么都一点用也没有!你们这不是给朕护驾,是给朕陪葬吧!”

常泰就当没听见,装哑巴不回答。

杜立德见康熙精神很好,还会开玩笑骂人,松了一口气:“若真是如此,那么臣也只能给皇上殉葬了。”

“好了好了,别说不吉利的话。既然来了京城,就好好让御医看一看。”康熙看着杜立德的身体状况,担忧极了,“太子无事,他和直亲王将准噶尔平了,变成大清的伊犁州,现在正在伊犁河谷建造伊宁城,以后大清会在伊宁城驻兵。”

杜立德抚了抚胸口:“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康熙安抚道:“杜师傅暂时歇着,若身体好了,也可去大学看看。现在大学越来越热闹了。”

杜立德笑道:“好,臣一定去看看。”

送走杜立德之后,陈廷敬又来求见。

他这次给康熙带来的仍旧是谣言的消息,而这次消息则不是站在太子这一边了。

“屠杀准噶尔的不是外国雇佣兵,而是太子?太子屠杀准噶尔王公和平民,还将罪责推到外国雇佣兵头上?”康熙气乐了,“朕不说太子去杭州砍了一批造反的人都哭吐了得有多善良到愚蠢,就说就算屠了又如何?准噶尔王公不该屠吗?这是战功,哪需要太子推到旁人身上?”

陈廷敬听康熙如此说,松了一口气。

他听到这个谣言的时候,也担心是不是清军又屠城了。

陈廷敬倒不是怀疑太子。他知道太子做不出这种事。但太子可能只是督战,而他认为直亲王定是能做出这种事。

太子不希望屠城,直亲王屠城之后将罪推到外国雇佣兵身上,太子可能也被骗了。

现在皇帝的话让他冷静下来。以太子的智慧,不可能任由直亲王乱来,也不可能被直亲王蒙蔽。

想当年太子领着他们出海,直亲王到处惹是生非,太子也能把直亲王拉住。

陈廷敬道:“准噶尔王公死有余辜,谣言多是从平民入手抹黑太子和直亲王。臣请领一队官吏前往支援太子。新建的伊宁城需要官员,太子也需要臣等文人的笔杆子为太子澄清。”

康熙本正生气,听到陈廷敬的话,气都被无奈没了。

他先让陈廷敬坐下,然后才好声好气道:“陈子端啊,你刚从罗斯国回来,朕正准备重用你,你怎么又要往外跑?这京城中有谁追赶你吗?其他官员都削尖了头想要来京城,就你总想出去,而且还不是担任什么封疆大吏的官职。”

康熙是真的不想让陈廷敬再往外跑了。朝廷里也缺又能做事还符合他心意的能干官员。

文渊阁大学士的位置,康熙都给陈廷敬准备好了。待陈廷敬在六部转一圈,就可以进文渊阁大学士,成为民间俗称的“相爷”,康熙的心腹。

而陈廷敬自从跟着太子出了一次海外之后,就闲不下来。

他连地方官都不想做,就戴着一顶使臣的暂时官帽东跑西跑,原本一个朝廷大员,居然连实职都没了。

康熙看着就觉得暴殄天物。

陈廷敬认真道:“臣做官,一是要报效皇上,造福百姓;二则是为了光宗耀祖,青史留名。朝中的事,翰林院许多大臣都能做。而海外的事、边疆的事,恕臣自负,非臣莫属。臣做非臣莫属的事,更能为皇上效力、为百姓造福,也更能光宗耀祖、青史留名。”

康熙无语。

话是这么说,但人人都想要荣华富贵当大官,你陈廷敬则……

“好了,你都说到这份上了,朕怎么阻拦你?”康熙道,“你要去伊犁就去吧,多带点东西给太子。以他的性子,不把伊犁的事理顺,城的基础建好,他肯定不会回来。你要多劝他别累着自己。八旗的事和外国的事,朕会操心。”

陈廷敬兴奋行礼:“臣遵旨!”

看着陈廷敬兴冲冲走了,康熙扶额:“常泰啊,汉人中不缺陈廷敬这种不慕权贵,只想着为国为民的能人志士,朕真的羡慕汉人。”

常泰板着脸道:“皇上,您这就说错了。现在哪有什么汉人满人,都是大清人,都是皇上你的臣子。而且就算皇上非要分满汉,难道臣比不上陈廷敬?”

康熙失笑:“好好好,你说得对,没有什么汉人满人,只有大清人。还有,你吃什么醋啊,你是朕小舅子,说不慕荣华富贵,你不心虚吗?”

常泰道:“臣是皇上小舅子,怎么就不能不慕荣华富贵了?出身又不影响臣的品行。”

康熙沉默。

虽然常泰的品行确实不错,但听常泰自己吹嘘自己,康熙手怎么这么痒呢?

……

冬天单调,春暖花开的日子在胤礽的感知中来得非常快。

他还没休息够,伊犁河谷的冰雪就融化了。

准噶尔掳来的工匠都被清军召集起来,准噶尔汗国中的牧民和商贩也自主集中在了伊宁城的城基处。

胤礽在地上画了一个圈,感受泥土已经开动,就插了一根大清的旗帜,伊宁城继续热火朝天的开建了。

大雪已经融化,胤礽又让人送了一回信,说自己还要留一会儿。

这一会儿是多久的一会儿……很快,马上,汗阿玛别催,反正现在京城也不会有什么事,看儿子给你运金子回来。

有煤矿,有金矿,又找到一处铁矿,胤礽率领着清军乐呵呵地建起了工坊,工具和金钱都有了,商队一来,物资根本不缺。

当陈廷敬领着一众文人来的时候,发现太子和直亲王胖了一圈,倒是他们憔悴得厉害。

胤礽惊讶:“陈师傅怎么来了?”

陈廷敬道:“皇上让臣给太子殿下和直亲王殿下送来物资和工匠。新建的伊宁城缺少官吏,臣来帮太子殿下。”

他看了一眼直亲王。

胤禔:“陈师傅,你瞅我干啥?”

显然,胤禔对陈廷敬还是蛮尊敬,否则这就直接是一个“你瞅啥”了。

胤礽道:“陈师傅,有什么话就说吧。”

他把胤禔的脖子锁住:“我已经按住大哥了,你放心。”

胤禔:“?”

陈廷敬哭笑不得:“好。直亲王可别激动。”

胤禔:“我连动都动不了了,还激动?”

陈廷敬忍着笑,道:“京中有人传太子殿下屠城。臣带了许多能写好文章的文人,帮太子殿下澄清。”

胤禔蹦了起来,把胤礽差点冲倒:“谁?!谁传谣!!本王要凌迟了他!!”

“好,好,凌迟,反正不在咱们这。等我们回京了之后再问汗阿玛。”胤礽挂在胤禔身上,阻止胤禔暴走,“你现在冲陈师傅发气也没用,陈师傅这不是来帮咱们澄清了吗?”

胤禔冷静下来:“陈师傅,本王带你们去看一样东西,看了你们就知道了。”

陈廷敬道:“好。”

胤禔气冲冲地带着从京中来的文人们去了纪念碑处。

这里的纪念碑已经变成了纪念墙。牧民们知道清军们在建造什么之后,冬日自发来帮忙。

一些准噶尔贵族从躲藏的地方跑出来,对着纪念碑嚎哭了一番,也主动加入刻名字的行列。

这里的人学着胤礽,不烧纸不放祭品,就放一些花环在纪念墙前,站在纪念墙前默默哀悼了一番,然后继续做其他事。

陈廷敬和从京中来的官吏文人都沉默了。

他们仔细看了曹寅写的诗、纳兰性德写的词,还有太子殿下亲自写的记录了前因后果的文章,双目绯红,眼中血丝蔓延。

半晌,陈廷敬才冷静下来,声音颤抖道:“臣、知晓了。臣定会让伊宁城之事,传遍天下!”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9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总裁有个心头宝 冷酷总裁的宠溺妻 穿成反派的童年阴影 小师弟为何这样/小师妹放弃治疗之后 霸道总裁深深宠 穿成美强惨男主的后妈 正室 总裁的不伦情人 锦衣杀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