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36w、37w营养液加更)

上一章:第20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礽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面容浮肿,眼下青黑,与其说是憔悴,不如说像行尸走肉。

他抚摸着胸口。

好像有触感,但触感不真切。

不知道这是他的梦,还是因为他不属于这个身体,所以五感有些迟钝。

在几次接触之后,他将自己第一世的记忆分享给了这个世界的自己。

第二世和第三世的记忆无法分享,但他可以述说。

在现实世界睡着时,他就在这个世界醒来。在一片空旷的精神世界中,与这个长相与自己前世一模一样的废太子聊天。

说起来,他第三世的容貌可就比第一世和面前的废太子俊俏多了。

谁让第三世的汗阿玛长得帅呢?

废太子先狂躁不安,现在终于接受了现实,就是自闭了。

废太子将自己禁锢在精神世界深处,把他放了出来。

“随你怎么做吧,反正不会比既定的未来更差。”

听到废太子破罐子破摔的话,胤礽有些想揍人。

“喂喂!这是你自己的未来!别随随便便交给一个陌生人成吗!”

废太子自闭,一脚把胤礽踹到了身体意识表面。

显然比现在的胤礽更加嚣张的废太子表示,爷伤心,爷累了,爷要自闭一会儿,你随意。

胤礽满头问号。

这玩意儿是曾经的我,还是熊孩子时期的大哥啊!

意识深处传来废太子厌恶的嗤笑声。

显然,即使胤礽告诉他,他和老大都是可怜虫,第三世中胤礽和胤禔是超级好兄弟。废太子对大阿哥的厌恶仍旧深入骨髓,恨不得拖对方同归于尽。

不过,现在我和老大也算是同归于尽了吧?在意识深处,不知为何灵魂形态回到少年时候的废太子紧紧抱住双膝。

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废胤礽太子;

康熙四十七年十月,削胤禩贝勒;

时间来到了康熙四十七年十一月。

胤礽知道,在这个月,三阿哥胤祉告大阿哥胤禔咒魇太子胤礽,胤禔削爵圈禁。再后来,便是复立的一系列你演我我演我的戏剧登台。

废太子因胤礽突然上了他的身,倒是真正演出了一副精神分裂的模样。

康熙大骇之下,倒是对废太子多了几分同情。

这几日御医说废太子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康熙总归对自己带大的孩子有几分还未磨灭的感情,便亲自来看望他。

康熙来探望废太子前,胤礽叫来热水和小太监,替自己打理容貌,换上了新的干净的衣服。

他虽被圈禁,但康熙特意叮嘱不可慢待他的生活。所以即使他身边所有伺候的人都几乎被杀光了,陌生的内侍也会尽心伺候他。

康熙见到胤礽时,胤礽正在看书,眼神清明,神色平静。

见康熙来,胤礽先打量了这个和第一世汗阿玛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康熙一番。

他有点怀疑,自己或许不是又穿越,而是真正重生了。

那如果他改变现在自己的命运,是改变自己真正的命运吗?

哈,那他还会穿越到第三世,遇到现在的汗阿玛和大哥、弟弟们吗?

胤礽被自己的脑补逗乐了。

苦中作乐,他已经很习惯,明明不好笑,他也能笑出来。

倒是他的笑容吓了康熙一跳。

康熙后退了几步,犹疑道:“二阿哥,你还好吗?”

听康熙叫他二阿哥,胤礽稍稍愣了一下,叹气道:“汗阿玛,您有多少年没叫儿子保成了?”

康熙愣住,没想到胤礽会说这句话。

胤礽伸出双手:“儿子有话要单独对汗阿玛说,其他人不能听。汗阿玛若担心,可让人先将儿子的双手捆住。戴枷就算了,木枷……”

胤礽顿了顿,苦笑道:“木枷是重罪人才戴的刑具。儿子自知不孝,但木枷真的太折磨人了。”

康熙沉默了半晌,道:“是朕气过头了。”

胤礽摇头:“汗阿玛,儿子知道你现在不信任儿子,但儿子此时真的有很重要的话要单独对汗阿玛说。”

康熙有沉默了半晌,道:“朕还未胆怯到这地步。”

他挥了挥手,身边人退下。

康熙道:“说吧。”

胤礽叹了口气,知道还是有暗卫在。

他只好重复:“儿子的话只能让汗阿玛知道。若旁人知道,那旁人将来肯定也是会被汗阿玛……儿子不想连累无辜。请把儿子双手缚上吧。”

康熙不容置疑道:“你说!”

胤礽知道,这个康熙是不会听他说话了,便只能抱歉地瞥了暗卫所在地一样,道:“汗阿玛,我虽是胤礽,但不是你认识的胤礽。汗阿玛应该看过佛经,大千世界,小千世界,或许有一个世界,历史和现状都和如今的世界一样。”

古代有许多传奇志怪小说,描述过一个人误入另一个世界,遇到同样的自己的事。

胤礽知道,康熙偶尔会看传奇志怪小说消遣时间,应该知道这些事。

原本胤礽并不想告诉康熙这些事,废太子让他对康熙说明白。

以废太子对康熙的了解,康熙会想知道未来,不会立刻杀了胤礽。

至于信不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废太子的一切都来自于康熙。当康熙将一切剥夺后,废太子已经不能影响康熙、影响大清。胤礽若想做出改变,只能另辟蹊径,实话实说,看康熙自己愿不愿意改变这些悲剧。

至于康熙之后会不会因为忌惮而杀掉废太子。

嗯,废太子已经破罐子破摔,无所谓了。

康熙复立太子之后,立刻剪除太子党羽,奖赏其他阿哥和站在太子对立面的大臣。或许在第一世,胤礽还有侥幸之心,现在他明白,一废太子之后,他就没有了登临大宝的希望。

死了好,死了好,总比钝刀子磨人磨个十几年强。

胤礽感到了废太子求死之心,便同意了。

他自己也觉得,若换做他自己,要再经历一次废立,经历被圈禁,还不如死了痛快些。

人不怕死,很多事就不怕了。所以胤礽很痛苦地坦白了自己的来历。

不管康熙信不信。

康熙眼皮子跳了跳,知道为什么胤礽要让其他人离开。

胤礽道:“我的经历很复杂。首先,我经过二立二废……”

康熙道:“停下。来人,把二阿哥的手捆上。”

最终康熙还是相信了胤礽的话,将胤礽的手脚捆上后,让暗卫离开,把守住门口。

“继续说吧。”康熙淡然道,“我看出来了,你不是他。你眼中没有他的戾气。”

自己养大的儿子,康熙怎么会认不出来。

他之前疑惑,只是因为这个人身上,也有他十分熟悉的感觉,很像他儿子。

像他……以前的太子。

手脚被捆上,胤礽有些难受。

他往后一躺,靠在椅背上,才重新开口叙述。

他略过了二立二废,首先说的是康熙的死期。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康熙驾崩于畅春园,继任者四阿哥胤禛。

康熙听到自己的死期,嘴角抽了抽:“你还真敢说……”

这是哪个我养出来的熊孩子?!是不是过分嚣张了些!!

胤礽先用康熙最想知道的事勾住康熙的心,见康熙看似愤怒,实际上松了一口气的表情,道:“汗阿玛是在位最长的皇帝,庙号圣祖……”

康熙打断:“庙号什么?!”

胤礽:“圣祖……”

康熙再次打断:“圣祖是追封先祖的,哪个蠢货给朕庙号圣祖?!老四那个蠢货?!他不怕后世的人都骂朕不配吗?!”

胤礽安慰康熙道:“汗阿玛呀,无事无事,老四家的小四,就是那个叫弘历的,等等,弘历是不是还没出生?无所谓了。弘历在老四后继位,给他的额娘,就是钮钴禄氏,谥号也是圣,孝圣皇后,和汗阿玛一样。所以一般人不会认为汗阿玛的庙号不配。”

康熙脸上青白交加,仿佛火山马上要喷发。

半晌,他冷静下来:“你活到了那么长?”

胤礽道:“不啊,汗阿玛驾崩后便很快紧跟着去了。我知道后世的事,是因为我转世了。”

胤礽紧接着把自己第二世、第三世的遭遇告诉了康熙。

转世的时候他没有前世的记忆,但可能上天看在他救人的功德上,转世第三次的时候有了记忆,还是来到一个平行世界的清朝。

康熙太阳穴突突突直跳,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面前奇怪的人。

更让他生气的时候胤礽还在大夸特夸,他第三世的汗阿玛人可好,长可帅。

朕难道长得不帅吗!

康熙这一生气,差点回到了年轻爆炭脾气的时候。

而胤礽嘀嘀咕咕唧唧歪歪的唠叨,更让他梦回带小屁孩太子的时候。

那时候小太子就叽叽喳喳特别吵闹。

如果现在这个“胤礽”没说谎,那么康熙大概明白为什么他面无惧色还特别活泼。

所谓转世记忆,大概就和看了一本书一样。内容倒是记住了,但记住的也就是别人的东西,不是亲身经历过。

现在他面前仿佛毫无城府的啰嗦家伙,是还未及冠、被溺爱长大的稚嫩太子。

而且这家伙根本有恃无恐!

“你……是受伤昏迷,无意识来到这个世界?”康熙整合胤礽口中的信息,道,“你在另一个世界没死?”

胤礽立刻道:“别咒我啊,我好好的呢。汗阿玛从京城赶了过来,我还抱怨汗阿玛,我伤这么重,汗阿玛居然面无忧色。汗阿玛敲我脑袋,说看到我没有危险,他笑都来不及,哪有什么忧色。”

康熙:“……”

胤礽幽幽道:“我就想起第一世的事。那时候我听闻汗阿玛重病,吓得带老三快马加鞭跑来探望。到了之后听汗阿玛身体已经大好,我开心极了,然后就被骂了,还被遣送回京。”

康熙:“……”

胤礽叹气:“我记得之后和汗阿玛说明白了啊,汗阿玛也认可了。结果现在汗阿玛说记了我二十年的仇。”

康熙:“……”

胤礽道:“汗阿玛,当时我才十六,虚岁是十七吧?您亲手把我带大,我的亲人只有您,连索额图,那时的我都很少见到……罢了。我来这个世界,不是为自己辩驳的。我想辩驳的人,也永远听不到我的辩驳了。您儿子和您的误会,您和他自己解决吧。不过废了就废了,别再立了。”

胤礽生硬的转移话题,将话题转移到九龙夺嫡上。

一废太子后,康熙厌恶八阿哥党,能继承皇位的只有三个人,那就是三阿哥胤祉、四阿哥胤禛和十四阿哥胤禵。

以自己对康熙的了解,胤礽分析道:“汗阿玛未来的考虑,大概是四弟和十四弟互为替补。汗阿玛当时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少年,四弟和十四弟年龄差距大,若走得早了,就四弟继位;若四弟老了、精力不济了,十四弟就成熟了,便让十四弟继位。”

康熙听胤礽分析他的心理,心情很是古怪:“你想说什么?”

胤礽道:“四弟和十四弟无论谁继位,另一个一定会被幽禁至死。”

康熙道:“你在怪朕?”

胤礽道:“我要怪的人已经听不到我的话了。我暂借您儿子的身体出现,只是想避免一些悲剧。我说这些话,只是为了获得您的信任,让皇上您知道,我没有骗您。”

胤礽不再称呼面前的康熙为“汗阿玛”。

康熙身体微微坐直。

确实,面前自称另一个世界的胤礽的家伙,现在说的话符合他内心深处最隐秘的考量。

他相信或许这个人真的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

大部分皇帝都信鬼神。胤礽坦白自己身份时,康熙没有第一时间喊人把胤礽砍头,就是存着几分对鬼神的好奇心。

以及……谁不想知道未来呢?

皇帝都有冒险精神。比起咋咋乎乎把人砍了,康熙更想将这些力量握在手中。

胤礽闭上眼组织了语言,才开始说起自己真正想说的话。

大清的百年后,华夏的几百年后,那些错过的事、遭遇的事、追悔莫及的事。

胤礽其实有些担心,要不要让这个大清烂下去,反正结局是好的。

如果康熙醒悟,如果华夏到了君主立宪制怎么办?

后来他想起几个君主立宪制的国家,那都是有自己独特的历史原因,比如皇帝本身就是吉祥物。而华夏不具备这样的原因。

华夏即使在封建王朝上,帝权和臣权一直在博弈。君主绝对不会甘心成为傀儡。

所以要改革,肯定是彻底的改革,不会留有一丝余地。

康熙听了大清两百年后的事,脸上波澜不惊,甚至有些欣喜。

胤礽知道康熙在欣喜什么。

纵观历史,即使康熙再想要大清万年长青,也知道这绝不可能。康熙担心的是胡人入关后无百年国运。

现在他知道远远超过百年,这可不就高兴了?

胤礽无语:“这两百年的国运是因为有洋人替咱们维持。之后世人提起大清就是骂,真的好吗?”

康熙整了整脸色,严肃道:“当然不好。”

胤礽:“……说不好的时候,皇上您能不能先把嘴角压下去一点?”

康熙:“……”

胤礽:“……”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就像是在玩什么瞪眼的游戏。

康熙恍然想到了太子小时候。他曾经也如此幼稚地陪着太子玩耍过。

康熙收起恍惚,道:“这个世界的事你别管了,把身体还给我儿子。”

胤礽心中一阵失望。

他勉强打起精神,道:“现在你儿子在自我封闭,需要疗养一会儿心伤。”

康熙冷哼:“他疗养什么心伤?朕被逼退位都没有心伤。”

胤礽道:“他就嘴上抱怨了一句,难道还真能逼您退位不成?四十年太子其实也没什么,您笔友路易十四的太子也没活过路易十四。”

胤礽心中的废太子的灵魂波动颤抖了一下,然后默默平息。

康熙听胤礽这么说,发觉自己什么话都被堵在了喉咙中。

“罢了。”康熙叹气,“你想为他争取什么?”

胤礽道:“贬为庶人吧。贬为庶人,给足钱和人,将他流放海外。否则就算只是变成闲散宗室,他和他的子孙最后也不过落个惨死。”

康熙:“他愿意?”

胤礽道:“他都想削发为僧了。”

康熙再次哑口无言。

两人再次呆坐半晌。居然无话可说。

胤礽看向窗外,觉得自己这次穿越,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兄弟感情弥补不了,大清未来扑朔迷离,连自己的命运都不一定能扭转——康熙二立太子,本就是为了暂时稳固朝堂局势,不是真心想要复立太子。

所以康熙就算已经下定决心不让废太子继位,也将废太子利用殆尽之后,再将其弃之敝履。

毕竟康熙是能做出当大阿哥和废太子互为磨刀石,又让四阿哥和十四阿哥互为磨刀石的人。

只是可怜八阿哥胤禩这个中途跳出来的、康熙没预料到的人。真的特别惨。

先是大哥和自己,然后是老四和十四弟。他知道儿子会被磨废吗?

他知道吧。

知道又如何,康熙认为,玉不琢不成器。

胤礽对这些已经麻木了。他难过的只是现在已经年老的康熙,心气衰弱的康熙,在听到大清将要遭遇的事,已经没有了锐意改革的志气。

他来的这个时间点真的很不好。既不能救下自己,也救不了大清。

康熙看到沉默的胤礽,看出了胤礽的失望。

他有些难堪,有些愤怒,却不知道该如何发泄出来。

对着面前这个异世界人发泄?有用吗?那还不是打在自己儿子身上。

胤礽并不想激起这个世界的康熙的不满。因为这个世界的康熙和他第一世的汗阿玛长得太像,让他仿佛回到了第一世。

他勉强笑了一下,道:“后世的事皇上不想知道,要不要我说说我那个世界的事?”

康熙板着脸道:“说给朕听听。”

他要看,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有多好,会让另一个世界的太子对自己露出失望的神情。

胤礽从小时候说起。

他隐去了自己假装福临附体的黑历史,只说自己和汗阿玛亲密的过往。

汗阿玛批改折子的时候,会把襁褓中的他抱在怀里焦头烂额地哄着;

稍稍长大一些,他就玩汗阿玛的小辫子,在汗阿玛的龙袍上擦手磨牙;

他和大哥从小一起长大,一起气得汗阿玛跳脚,爬树上嘲讽汗阿玛;

汗阿玛每次要揍他和大哥,他和大哥就往太皇太后宫中跑,太皇太后就会拎着拐杖冲出来反揍汗阿玛……

小时候的事说完,轮到他和大哥大展神威。

贸然进入哗变的兵营,领着小阿哥打上大阿哥党的大门,一同出海一同灭国一同为大清开疆扩土,整顿八旗废除剃发令建立大学……

弟弟们一个个都非常出色,小小年纪就被汗阿玛抓壮丁;姐妹们也非常出色,纯禧公主还立下了战功;大臣们有厉害的也有一心想要他们父子二人死的……

国外有汗阿玛和大哥的至交好友,延叙即将出发罗斯国与女皇联姻,大清的海军已经名震海外……

对了,准噶尔刚被他和大哥领着禁军和新军灭掉,八旗大军在他们身后呼哧呼哧追着,还没看到他们的身影,准噶尔已经灭国了,笑死个人。

康熙看着面前另一个世界的太子眼中出现的光彩,心口更加堵得慌。

比起那个世界的皇帝,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魄力远远不足。

他维持大清不垮掉就已经殚精竭虑,根本没有心力和能力去做这些大刀阔斧的改革。

或许他曾经想过,但国内连番战争,百姓生灵涂炭,已经把他的心气都磨没了。

他只能忍耐着,把所有雄心壮志都藏起来,等大清饱受战乱之苦的百姓自己休养生息。

为什么另一个世界的皇帝可以?因为那个皇帝将权力分给了太子,让太子分担了他的政务和压力吗?

康熙又想起来,曾经他也是放心给太子权力,让太子去江南结交士绅文人,铆足了劲儿为太子扬名。

他曾经一点都不担心太子僭越,因为太子是他定下的继承人,未来一定会成为皇帝。

正因为太子将会成为皇帝,所以康熙从太子很小的时候就孤立太子,不让太子和大臣、兄弟深交,担心这些人会影响太子的判断。

结果太子变得暴戾,甚至想主动染指他的权力。

他理解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年轻的时候,自己也有这种分权给太子的魄力。

他又不理解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他怎么能让太子和兄弟们和乐融融,怎么会让年幼的阿哥们早早出去干活,怎么忍心让最疼爱的太子在如此年轻时就有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经历。

康熙第一次感到了如此茫然。

他茫然后,做出了连自己都不理解的举措。

他亲自替胤礽解开了双手和双脚的束缚,问胤礽:“你要去看看这个世界的兄弟吗?”

胤礽微怔,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没必要。

毕竟在这个世界,他没有一个亲近的兄弟啊。

……

“保成?怎么了?怎么哭了?在做噩梦吗?保成,醒醒!”

“啊啊啊啊汗阿玛别摇啊!弟弟伤还没好!!”

……

流着泪的胤礽突然笑了:“我汗阿玛和大哥在唤我回去了。好像另一个世界的我做了噩梦。”

老年的康熙喃喃道:“要回去了啊。”

他现在才开始认真地用不带偏见和警惕的目光,打量这个另一个世界的太子。

另一个保成。被另一个自己溺爱长大,身边环绕着可以信赖的兄弟姐妹的保成。

他不记得自己世界十七八岁的保成的模样,但他的保成,眉眼绝不会如此温柔。

胤礽的意识一点点抽离这个身体。

不知为何,他就是知道,这次他意识离开之后,就不会再回来了。

或许冥冥之中,上天看他在那个平行世界干得很好,给了他一次面对梦魇的机会。

无论这是否是梦,无论胤礽是否承认,这个长相和他第一世汗阿玛一模一样的康熙,那个长相和他第一世一模一样的废太子,都是他告诉自己无数次“我已经不在乎了”,但仍旧深埋心底的梦魇。

再次见到梦魇,胤礽终于清晰地将第一世的康熙,和他现在汗阿玛分清了。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我的汗阿玛不是他。

“保成……”老年康熙犹豫了半晌,才轻声道,“太子……必须二立,朕需要一点时间缓冲,麻痹太子党羽,才能收拾他们,为下一个太子铺路。”

胤礽流着泪道:“嗯,儿子知道。”

老年康熙道:“待、待这件事结束,朕……唉……”

他原本准备封废太子为亲王,在宫外修建王府,以后或许能和废太子同住,修复父子关系。

但……

胤礽的意识远去,废太子回到了身体中。

这时候,老年康熙才痛苦道:“朕会将他废为庶人,将他放逐海外。”

废太子跪地叩首:“儿子、遵旨。”

老年康熙低头看着废太子。

他自己的儿子回来了。

老年康熙仰头,他仿佛能看到一个半透明的影子。

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太子。

胤礽松了一口气,脸上挂着泪,笑容也终于变得灿烂:“谢汗阿玛。”

他的梦魇,终于消散了。

乾隆朝一个秀才就能拉拢一众华人在南洋建国。自家兄弟带着兵马出海,总不能输给一个秀才。

废太子仰头,也看向另一个自己。

他的神色逐渐清明,眼中的希望死灰复燃。

这几日胤礽对他说了许多海外的风景。

他想离开这里,挣脱一切,看到更广阔的天地。

……

“啊啊啊啊汗阿玛弟弟又哭又笑真的出问题啦。”

“喂!保清!刚才不是你说别晃……”

胤礽痛苦地睁开双眼:“别晃啦别晃啦,伤口裂开啦,痛痛痛……”

康熙和胤禔焦急大喊:“御医!御医!”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20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哄好了吗 江南恨 [清穿]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女总裁的铁血兵王 穿回现代给古人直播 失忆后和刺杀对象好了 魔道祖师(陈情令) 我随便演演的你们不会当真了吧 带着地球电影穿星际后我封神了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