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39w营养液加更)

上一章:第217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鄂伦岱匆匆回到京城的时候,康熙三十二年还剩一点尾巴。

这个尾巴,在他回来的当天就结束了。

除夕夜。

这个本该是阖家团年的夜晚,鄂伦岱静静地站在佟国纲的灵堂前,肩上覆盖的白雪许久未化完。

法海和夸岱都静静地跪在灵堂中。

看到鄂伦岱的时候,他们鼻头一酸,眼泪落下来,心里却安定了下来。

即使是与鄂伦岱不睦的法海,也感觉到了安心。

这一位曾经被他瞧不起的大哥,终究是能在佟国纲去世、在他的父亲去世后,能给他护佑之人。

长兄如父,便是如此。

“鄂伦岱,要哭就哭吧,别杵在这。”胤礽从鄂伦岱背后轻轻推了他一下。

明明刚从战场上回来,鄂伦岱却没有感觉到身后有人接近。

他木木地回头,嘴唇开合许久,才挤出沙哑的声音:“太子……”

胤礽先把披风接下来递给梁九功,然后替鄂伦岱拍掉肩上已经化了许多的雪:“先去和你父亲告别,再换身衣服。若你也得病,就不能及时去安南了。”

鄂伦岱终于缓过神,习惯性开玩笑道:“太子殿下,您也太压榨我了。佟国纲那家伙都死了,也不给我多几天假。”

法海听鄂伦岱在灵堂上对佟国纲不敬,怒道:“大哥,你……”

胤礽的视线扫过来,让法海训斥的话堵在了嘴中。

法海虽然不常去宫中,但他被纳兰性德收为徒弟。纳兰性德还在京中的时候,他多次在纳兰性德府邸中见到太子。

胤礽虽对外人很亲和,但不巧的是,法海每次和胤礽见面,都是在纳兰性德那里上课。

见法海一本正经摇头晃脑读书作诗很有趣,胤礽总爱考校法海。

胤礽考校法海的问题,法海大多答不上,因为法海算术不好。

也是每次看到胤礽,法海心里都会发憷。胤礽一个冷飕飕的眼刀子扎过来,法海就像是面对了算术试卷,身体忍不住颤抖。

纳兰性德那偶尔性子有些促狭的家伙,见自己的小徒弟算术不好,就专门问胤礽要试卷,让法海努力,并告诉法海,这是太子殿下亲自出的试卷,答不上就是对不起太子殿下的心血。

心气非常高的法海被太子殿下的算术试卷折磨得不轻。

胤礽不知道法海闭嘴的原因是算术,还纳闷自己也没板着脸,威严有那么深吗。

不过法海闭嘴了就好。在灵堂上吵起来,汗阿玛又要面对一堆弹劾鄂伦岱的折子了。

“佟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汗阿玛料定你一定想在战场上替佟家把荣耀讨回来,让其他人知道佟家只要有你在,就会延续辉煌。”胤礽拍着鄂伦岱的肩膀道,“所以汗阿玛准许你立刻回去。”

鄂伦岱低下头沉默了许久,难得表情严肃地跪下朝着皇宫磕头:“臣、谢过皇上。”

待鄂伦岱磕完头后,胤礽才把鄂伦岱拉起来:“得了,朝着你爹磕头吧。你要和汗阿玛磕头,等离京的时候去宫里磕。”

胤礽看向灵堂中还停放着的棺材,道:“法海、夸岱,你们去休息一会儿。你们已经好几日没好好睡一觉了。”

法海立刻道:“不,我……”

夸岱拉了拉法海的衣服,道:“好。走吧,当大哥和父亲单独聊一会儿。”

胤礽道:“这几日让鄂伦岱和你们父亲单独待着。他要和你们父亲聊的话,旁的人听到了一定会说他不孝。”

法海:“……”就不能不说不孝的话吗!

夸岱道:“我会让家中仆人离远一些。大哥,你声音小一些。”

鄂伦岱敷衍道:“嗯。”

法海被夸岱拉着离开。鄂伦岱拖了一把椅子,坐在棺材旁边,敲了敲棺材板:“太子,我想把棺材板撬开看看。”

胤礽叹气:“我什么都没看到。”

他让其他内侍在隔壁等着,自己转过身,背对着棺材。

棺材下葬的时候才会钉钉子,在下葬时,他们还会轮流往棺材里放纸钱或者物品,现在是可以推开的。

胤礽背过身后,鄂伦岱站起来,喘着粗气,把棺材板推开,露出佟国纲经过防腐处理的脸。

但即使经过了防腐处理,佟国纲那张脸也已经让鄂伦岱快认不出他了。

鄂伦岱鄙视道:“你也烂得太快了,这还是冬天。若不是我上过战场,怕不是要吐出来。”

背对着鄂伦岱的胤礽扶额。

他道:“我也去隔壁。你和你父亲说完话就来找我。”

胤礽立刻拔腿离开。就算是他,也听不下去鄂伦岱的不孝之语了。

胤礽离开之后,鄂伦岱没有再说不孝顺的话。

他只直直地看着那张脸,拳头越握越紧,眼睛缓缓闭上。

在令人眩晕的黑暗中,鄂伦岱恍惚看到了曾经。

佟国纲说,请诛此子。

鄂伦岱骂他老不死。

老不死死了。老不死“请诛此子”的儿子仍旧活着,活着为已经死透了的老不死送终。

“爹,见到娘后,不准向娘告状。”

“你儿子是和硕额驸,是两广总督,跟随太子爷出访过海外,灭掉广南国和准噶尔汗国。这么厉害的儿子,足够你向娘炫耀。”

“其他的细枝末节,您人都死了,大人大度,就别计较了。”

“弟弟们会护着,法海和夸岱都很争气,你不用担心。你的妾室我会养着,但她们别想进祖坟膈应我娘。”

“还有啊,淑谨怀上了,车马劳顿,我没让她回来。我们聚少离多,我对不住她,现在才有了孩子。你本来能看到孙子,就差一点,就差一年……”

鄂伦岱狠狠一拳头捶在棺材板上,眼泪啪嗒啪嗒砸落。

“怎么连一年,你都撑不过吗!你说你是不是老废物!”

……

胤礽在隔壁都能听到鄂伦岱仿佛野兽般的哭声。

他早就知道鄂伦岱一定会非常非常伤心难过。

鄂伦岱从以前的堕落到现在的奋进,从以前对佟国纲的仰慕到见到必吵架打架,他对佟国纲的感情或许扭曲复杂,但绝对不浅。

只有太过在乎,他们才会互相伤害。

还好这些伤害,在鄂伦岱逐渐成熟、逐渐争气之后,就变成了两人吵吵闹闹互相嘴欠的习惯和默契,并不再是真的伤害。

而鄂伦岱对这位父亲的感情也更深了。

胤礽突然想起了自己第一世中的汗阿玛。

他以为自己会恨透了汗阿玛,但当得知汗阿玛去世的事后,他万念俱灰,居然没了生欲。

他是遗憾汗阿玛死后,再也不可能重返太子之位,还是单纯为不能见最后一面的汗阿玛而难过?

其实他心中有答案,但那答案太软弱,软弱得他不想承认。

鄂伦岱旅途劳顿,一直未合眼。

恸哭之后,他晕倒在灵堂上。

胤礽一直等到他苏醒,宽慰了他几句后,才离开佟府。

胤礽回宫向康熙报告在佟府的见闻后,康熙深深叹了一口气,再次落泪。

今年康熙落的泪,可能是之前好几年的总和了。

“汗阿玛……”胤礽小声道。

康熙看着也很难过的儿子,用袖子擦拭了一下眼睛,努力微笑道:“怎么了?”

胤礽双手握住康熙的手,把康熙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头上。

康熙愣住。

胤礽声音颤抖道:“汗阿玛,儿子害怕。”

即使知道康熙还有很多很多年能活,但这个康熙,不是他第一世的康熙。

许多人的命运都改变了,他们的命运也不可能一直一成不变。

所以胤礽听到鄂伦岱的恸哭,他害怕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胤礽这一世仍旧与母亲没有缘分,他不能失去这个治愈了他第一世心伤的父亲。

这个允许他和兄弟们亲密相处,给他盖了明亮的东煌宫,建了大花园的父亲。

“唉……”

康熙使劲揉了揉胤礽的头发,将已经长大的儿子拥入怀中。

“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和孩子一样?”

胤礽哽咽:“儿子在阿玛面前,永远都是孩子。”

康熙轻轻拍打着胤礽的背:“好,好,你永远都是我的宝贝儿子。”

“放心,放心,阿玛身体好得很,我身体好得很,还能陪你好几十年呢。”

“阿玛在这里,哪都不去。”

“嗯。”胤礽闭上眼,就像是很小很小的时候一样,在康熙轻轻的拍背下,身体止住了颤抖。

胤礽这一世很早的时候就有了记忆。

他记起在自己满地乱爬的时候,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脾气,无端哭泣。

那时候康熙立刻把他抱进怀里,一手奏折,一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背,哄着他睡着。

其实从一开始,他的人生就已经不同了。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217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路人女配,恋综爆红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总裁盛宠读心甜妻 总裁追妻超嚣张 重回九零拆迁前 重生之贵妇 暴君的笼中雀 晨昏游戏 媵宠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