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上一章:第22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礽这一世已经成长成了雍容华贵完美太子,前世男大学生的口头禅已经很久没冒出来过了。

但有些口头禅,总归在该冒出来的时候冒出来,比如现在。

胤礽的颤抖从拿着信的双手逐渐蔓延到了全身,然后狠狠一拍桌子,道:“艹!”

胤礽的弟弟们:“?”

伺候的太监们:“?”

曹寅:“……太子殿下,怎么了?”

胤礽深呼吸,深呼吸。他将信纸攥在手中,从椅子上站起来,在书房中来回踱步。

这群阿哥们中年纪最大的胤祚声音颤抖道:“哥、太子哥哥,汗阿玛难道……难道……”

所有人的身体都开始颤抖。

难道皇上他……

“汗阿玛好得很!屁事没有!有事的是我们!”胤礽骂道,“我怎么会摊上这么个爹!”

其他人沉默。

都把太子气得不喊汗阿玛喊爹了,皇上究竟做了什么?

胤祚道:“太子哥哥,出什么事了?”

胤礽停下脚步,深呼吸了一下,脑海急速转动。

他思索了几分钟,这几分钟,让宫中的人身上衣服都快被冷汗浸湿了。

“没什么,汗阿玛出海了。”胤礽平静下来。

他想到康熙离开之前那诸多布置,咬牙切齿。

我就说皇帝老爹怎么突然被害妄想症发作,原来搁这等着我呢!

“出海?”胤祐呆呆道,“是去大哥的封国了吗?”

“嗯。”胤礽点头,先扫视了弟弟们一眼,又看向书房里其他人,不知道该不该透露这件事。

最终,他决定小范围透露。

现在书房里的人都能信任,除此之外,他能信任的大臣……

皇帝老爹不是早就选好了吗!那群辅政大臣!

胤礽再次深呼吸,压下国骂,道:“子清,把辅政大臣都叫到东煌宫来。”

曹寅心中一紧:“是!”

胤礽想了想,阻止曹寅离开的脚步:“等等……把汗阿玛离开前叫回京城和临时提拔的人全部叫到东煌宫。”

曹寅心中紧得不能再紧了:“遵命!”

曹寅匆匆离开,胤礽对梁九功道:“去把皇太后和佟皇贵妃请来。”

赵昌被康熙带走了,现在梁九功在胤礽监国期间,担任赵昌的传旨太监的职责。

梁九功立刻领命离开。

胤礽又对一个太监道:“去把顾太监叫来。”

顾太监本来因为年老体弱,已经向康熙请辞敬事房太监总管的职务。

但康熙南巡前,让顾太监回来,继续领敬事房太监总管一职,等他回京城再去安享晚年。

敬事房是管理太监和宫女的地方,是康熙创立出来分内务府权力的重要机构。

内务府人多口杂,反倒是敬事房在这时候更能被胤礽信任。

安排一番后,胤礽换了一个地方开会。

阿哥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自己扛着自己的凳子椅子跟着胤礽离开。

“太子哥哥,究竟怎么了?”胤祚再次问道,“汗阿玛不只是去看大哥的封国吧?”

太子哥哥气得脸都发青了!

胤礽抚着胸口,道:“他不是去看大哥的封国,是去看大哥了!”

胤祚没听懂:“去看大哥?”

胤祐傻傻道:“去哪看大哥?”

胤禩脸一黑:“汗阿玛他……他不会去欧洲了吧?”

其他小阿哥们听到这句话,都黑了脸。

胤俄气得拍打自己的大腿:“怪不得我怎么求汗阿玛,汗阿玛都不肯带我去南巡!”

胤禟气愤道:“什么?!你居然求汗阿玛带你去南巡!”

胤俄身体一僵,脸撇到一边吹起了口哨。

胤禟气得捶胤俄的脑袋:“是谁在我说求汗阿玛带我们一起南巡的时候,你说太子哥哥现在好忙,我们要留下来为太子哥哥分忧?”

胤俄捂着脑袋,装死不说话。

胤禌摊手:“九哥,我早说我们中只有你是真的傻。”

胤禟捶完胤俄捶胤禌:“滚啊!”

“好了好了,别闹了。”胤礽按着额头,道,“总之……就是这样,汗阿玛跑了,跑去欧洲了,说在我大婚时应该能回来。”

他咬牙切齿:“应该。”

小胤禵跳下小凳子,爬上了胤礽的膝盖:“太子哥哥,汗阿玛去找四哥了?欧洲出什么事了吗?”

虽然四哥很讨厌,但一听到康熙去了欧洲,小胤禵第一反应就是担心四哥出事。

胤礽揉了揉小胤禵头上的小揪揪,道:“放心,欧洲有大哥在,小三、小四、小五肯定都没事。汗阿玛只是想出去玩。”

小胤禵傻眼:“出去玩?汗阿玛怎么能这样?他是皇帝啊,怎么能把我们全丢下,自己跑出去玩。”

胤礽道:“我也很想问他这个问题。等汗阿玛回来后,我们一起问他。”

胤祚终于回过神,他问道:“真的?汗阿玛跑欧洲去了?他不是南巡吗?至于吗!他想去就去啊,为什么要骗我们!”

胤礽道:“若汗阿玛说要去欧洲,我们肯定都会拦着,他绝对去不了。”

胤祚喃喃道:“所以汗阿玛就偷溜了?有这种皇帝吗?这种事,就算是大哥都做不出来吧?”

胤礽幽幽道:“大哥是汗阿玛亲儿子,和我一样,也算是被汗阿玛亲自教养长大。汗阿玛能做出大哥都做不出来的事,不是理所当然?”

爱新觉罗·玄烨,人称大胤禔。

有问题吗?!

胤祐抹了抹脑门上急出来的冷汗,结结巴巴道:“那、那怎么办?汗阿玛跑了,我们怎么办?朝中大臣会不会出乱子?”

胤禩两眼无神:“怪不得,怪不得汗阿玛南巡之前布置了那么多,怪不得。”

胤俄揉了揉脑袋上被九哥捶出来的包,抱怨道:“汗阿玛真是会给我们找麻烦。这下子有的忙了。”

他只是想偷懒躺平当个普普通通纨绔,就这么难吗!

这硕大的大清,难道就容不下一个混吃等死的闲散皇子吗!

胤礽点头,头疼极了:“等其他大人们来吧。”

皇太后和佟皇贵妃最先到,紧接着辅政大臣和康熙临走前提拔的大臣们都来了。

大臣们看着皇太后和佟皇贵妃,心里直嘀咕。

难道皇上出事了?

已经冷静下来的胤礽用平静沉稳的声音道:“汗阿玛偷偷以恭亲王的名义溜去欧洲了,明年孤大婚的时候才和大哥、三弟、四弟、五弟一起回来。”

皇太后:“?”

佟皇贵妃:“……”

大臣们:“!”

常宁结结巴巴道:“什、什么?皇上去哪里了?以谁的名义?!”

胤礽用同情的眼神看向自家亲叔叔:“汗阿玛以你的名义去欧洲了。他自己给自己写了任命的圣旨,现在恭亲王接替直亲王,成为总揽欧洲事务的亲王。”

常宁:“……”

胤礽叹气:“汗阿玛还说,要帮叔叔里多立几个功劳。”

常宁:“……谢谢,不需要。”

皇上,您干嘛呢!我没得罪你吧!

福全不断抚摸着胸口。还好还好,皇上不是扮做我去。

在场的人都傻眼。

皇上、皇上他跑了?跑出海、跑去欧洲了?

他丢下大清,去海外了?

皇上您怎么能这样!就算朝中有太子监国,您是不是过了!

明珠捋着胡须,颤抖的手一不小心扯断了好几个胡须:“皇、皇上这……就算是永乐帝在外打仗,让太子监国,永乐帝也只是去草原,没有跑去欧洲啊。”

索额图揉了揉脸,又揉了揉脸,半晌,才道:“皇上这样……这样瞒着所有人偷溜,在外肯定有接应的人。”

唐甄扶额:“还能是谁?”

是啊,还能是谁。

大清皇家海军大将军常泰,可是连太子都不怎么联系,只听从与皇上一人的大忠臣。

“常泰太过了,他怎么不劝着皇上?”陈廷敬皱眉,“忠诚也不该是愚忠。”

索额图听这话就不满了。

他虽然也觉得大侄子这事做得不对,但不准其他人说常泰的坏话:“大将军不听从皇上一人的命令,还能听谁的?就算常泰不愿意,皇上都下旨了,就只能遵旨,这才是合格的武将,懂吗!进谏是文人的事,武人只能遵守命令!”

陈廷敬难得被堵得哑口无言。

确实如此。对武将而言,听从皇帝的命令才是第一要务。就算有再多考量,一旦不听从圣旨,那他的命就没了。

“若汗阿玛要出海,除了我们一起,谁也拦不住他。”胤礽道,“所以汗阿玛才会偷溜。事已经成为定局,再反省也没用。谁也无法阻拦汗阿玛做他想做的事。商量商量接下来的事吧。”

商量……啊。

怪不得皇上离开之前,不断敲打他们,让他们一定要听从太子。

原来皇上出海去了,太子不可能将决定告知皇上后再执行。

在皇上出海这段时间,太子就是实质上的皇帝了。

皇上可真放心!

大臣们纷纷扶额,不知道该做到什么地步。

胤礽也很头疼。

这段时间要做的事很多。比如他有好几个姐姐要出嫁,比如木兰围猎还得继续,比如已经改革了一段时间的官员再教育还有许多步骤要推行……

其他什么赈灾啊,免税啊,拨款啊,还有封建王朝每年都会有的零散起义和民乱,很多都需要“皇帝的权柄”才能执行。

胤礽原本打算,就算能先斩后奏,只要把做的事写在信中告知康熙,得到了康熙补充的肯定,那也是皇帝本人的肯定,他就能放心做事。

现在他难道要把“皇帝的肯定”积攒到康熙回来?

这还有什么意义啊!

那先把毕竟麻烦的事拖着,等康熙回来再做?

以胤礽本人的良心,他做不到。

许多事只要晚做一步,就有无数人受苦,甚至有许多无辜的生命丧失。

胤礽想了想,咬牙道:“汗阿玛临走之前叮嘱了咱们这么多,就是想考验孤。诸位大人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对外就称汗阿玛在大哥藩国避寒,要天气转暖才回来。”

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遵命。

只要有太子扛起所有后果,他们只要照做就好。

皇上离京前种种举动也确实是想让太子当这个暂时的皇帝,他们只是按照皇上离京的命令做。若是皇上回来后心里不舒服,那也不会迁怒他们。

虽然这群人都支持太子,但伴君如伴虎,他们也会小心谨慎,为自己多考虑一番。

“皇玛嬷,劳烦您看紧一点宫内了。”胤礽道。

皇太后满脸忐忑:“我、哀家能行吗?”

胤礽笑着站起来,走到皇太后面前,蹲着身体,双手覆盖在皇太后手背上:“我从小被乌库妈妈照顾长大,也是从小被玛嬷您照顾着长大。这次也请玛嬷继续照顾我了。”

皇太后轻轻握住胤礽的手,眼神逐渐坚定:“好,玛嬷照顾你。”

胤礽安抚好皇太后,站起来对佟皇贵妃道:“宫中公主出嫁,宗室和硕格格出嫁,还有每年宫里小选……”

胤礽叹了口气:“还有我的大婚,这些事,都只能让皇贵妃母多担待了。皇贵妃母先将汗阿玛出海的事瞒下来,只说汗阿玛在南洋避寒,不肯回来。”

佟皇贵妃表情严肃道:“太子放心。”

众人都很无奈。

太子大婚这么重要的事,皇上居然跑了,让太子殿下自己给自己筹办婚礼,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说皇上不重视太子呢,皇上把龙椅都暂时交给太子坐了,这还叫不重视?

只能说,皇上的心思,普通人难以理解。

“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胤礽虽然心中忐忑,但也只能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这算是汗阿玛给我们考验吧。待汗阿玛回来,我们可要把完美的答卷奉上,然后好好抱怨汗阿玛一顿才成。”

常宁苦着脸道:“考验就考验吧,皇上为什么要打着我的旗号去欧洲?我都还没去过呢。”

福全白了弟弟一眼。

你痛苦地难道只有你还没去过欧洲吗?就你那傻样,被人卖了都不知道,皇上怎么敢放你出去。

不过我倒是可以去。

福全摸了摸自己最近闲出来的小肚腩,决定好好把骑射功夫捡回来。反正现在朝中无大事,等皇上回来,他就请求去海外。

福全早就想去了,但又担心自己宗王的身份,恐怕皇上不会信任地让他离开京城。

但现在皇上自己都偷溜了,或许皇上心里并不在意这个。

折腾一番后,众人领命离开。

朝中并没有因此事起什么波澜。在场的人口都很严,对外只称皇上觉得南洋很(划掉)好玩(划掉)温暖,准备过完冬天再慢悠悠回京,所以回京的时间会延后。

不知情的大臣们感慨,皇上真是太信任太子,然后就没什么话可说了。

毕竟康熙之前已经做出太多匪夷所思的事。什么孤身出京与重伤的太子汇合,然后引来八旗军队投靠勤王,反攻京城之类的事,皇上都能做出来,认为南方暖和所以懒得回京算什么?

皇上他老人家一定是看着太子干活干得很好,就放心偷懒了吧。

只有即将出嫁的公主们心里有些难过。

她们去草原的时候,不能拜别康熙,总是非常遗憾的。

胤礽心里叹气。汗阿玛真是……唉。罢了,一个能让太子自己给自己筹备大婚的皇帝老爹,还能指望他什么呢?

……

“阿嚏。”康熙吹着海风,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常泰给康熙披上斗篷,道:“王爷,甲板上风大。”

“但舒服。”康熙笑道,“朕本以为航行一定很无趣,没想到海浪颠来颠去还蛮有趣。”

常泰十分无语。

咱们沿着海岸线航行,确实不单调。但海船颠来颠去,并不舒服啊。

他只能说,咱们这位皇上的身体真是健壮得过分,海航上的颠簸和不适,他完全感受不到。

想想皇上那多得过分的孩子,常泰只能叹气。没错,皇上确实身体非常好。

历代皇帝都有后宫,但谁像皇上那样,孩子多得数不过来,还各个身体强壮,没有夭折之相?

“前面的船怎么回事?怎么挂着的旗帜是骷髅头?”康熙眼睛比望远镜还尖。

常泰往远处望了一眼,皱眉道:“是海盗船。把我们大清的旗帜挂起来,他们就不敢……啊,皇上,您要干什么!”

“叫王爷!再叫错,本王把你丢下海喂鱼。”康熙抽出腰间的火铳,大声道,“传本王的命令!不挂旗帜!接近那艘船!把他们击沉!”

常泰跟在康熙身后絮絮叨叨,“皇上啊,我们招惹他们干什么?没必要,我们……哎哟。”

康熙踹了常泰一脚:“本王出海第一次遭遇海盗,怎么能放他们跑?我说了,再叫错就丢你喂鱼。”

常泰道:“可是王爷,打这种小海盗,还抵不过我们弹药的损失。”

康熙道:“别这么抠门。计较那么多干什么?我又不缺这点军费。”

常泰无奈,只好同意。

行吧,损失点弹药,博皇上一笑,也算值得。

值得个屁。

第四次遇到海盗后,常泰黑着脸阻拦:“姐夫!事不过三!”

康熙见常泰被他气得喊姐夫,开始论私人感情了,讪讪道:“咱们也没损失多少,这不都差不多赚回来了?唉,这一路海盗怎么这么多?”

海上打仗真有意思,隔着老远开炮,基本不可能遭遇战,所以很少有人员伤亡,只是船只受损。

怪不得海外诸国都喜欢海战,不喜欢陆战。

海战烧钱,陆战烧人。

但我大清海军现在不差钱!

“现在欧洲大寒灾越来越严重,所以海盗奉命抢劫的频率越来越频繁。”常泰介绍道,“能在商路上横行的海盗,基本都是受命于各国皇室,所以姐夫您别打了。”

康熙叹气。

他还没过瘾呢。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22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如意春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美色撩人 月照寒山 被赶出豪门后我去种地了 重回九零拆迁前 大清第一太子 我当爸爸的那些年[快穿] 火暴总裁娇柔妻 总裁的美丽娇妻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