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霸王票加更)

上一章:第227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在常泰的极力阻拦下,康熙终于没有在路上浪费时间,迅速来到荷兰,和大儿子汇合了。

四个皇子本来是迎接常泰,看到康熙出现的时候,都傻眼了。

当他们正准备行礼的时候,康熙朗声大笑道:“直亲王、诚贝勒、雍贝勒、五阿哥辛苦了!本王奉皇上的旨意,前来出访欧洲皇室,希望能调停友邦战争。”

被常泰派人扶住,没能及时下跪行礼的四个皇子:“……”

胤禔深呼吸,歪着脑袋问道:“本王?皇上旨意?能冒昧问一下,你现在是谁?”

康熙微笑道:“本王是恭亲王常宁啊。怎么?直亲王出海几年,连叔叔都不认识了?”

胤禔环视了周围一眼,拉着康熙往船上走。

“唉唉,别拽。”康熙跌跌撞撞往前走,差点栽倒。

其他三个阿哥见胤禔拉着康熙回到船上,傻傻地异口同声道:“舅舅……”

常泰道:“皇上派恭亲王来,是想直亲王虽地位也是亲王,但毕竟年轻,恐怕欧洲会有贵族认为直亲王无法代表大清。恭亲王乃是皇上亲弟,直亲王的叔王长辈,比直亲王而言,更适合与国王们商议大事。”

三个阿哥:“……”

是啊,还能有比汗阿玛更能代表大清的人吗?

所以汗阿玛怎么来了?!为什么汗阿玛扮做恭亲王来了?!这件事太子哥哥知道吗!!太子哥哥不会同意这么离谱的事吧!!

“我们也去船上?”胤祺问道。

胤祉赶紧阻止弟弟:“别去别去,如果大哥和汗……叔王切磋怎么办?”

胤禛:“……极有可能。等大哥和叔王回来之后再说。”

胤祺苦着脸道:“我总觉得接下来会很不太平。”

胤祉道:“我们再苦,能苦过太子哥哥?以我对太子哥哥的了解,若是太子哥哥知道这件事,肯定不会同意叔王出访。”

胤祺:“太子哥哥不同意,叔王不太可能出海吧?”

胤禛黑着脸道:“有没有一种可能,叔王是在太子哥哥不知情的情况下出海呢?”

把三个年长的阿哥急得叫“哥哥”这略显幼稚的叠字,而不是叫“二哥”了,可见他们心里有多崩溃。

三个阿哥齐齐看向常泰,试图在舅舅这里获得答案。

常泰道:“恭亲王出访欧洲,是皇上亲自下的秘密旨意。太子并不知道皇上下达了这份秘密旨意。”

三个阿哥齐齐仰头望天叹气。

成吧。

汗阿玛亲自给汗阿玛自己下的秘密旨意,真是太厉害了。

“太子哥哥好可怜。”

“叔王真的……汗阿玛真是过分了。”

“希望京中还好。”

三个阿哥在打哑谜,认识康熙的人都已经石化,不认识康熙的人则在疑惑,阿哥们在感叹什么。

恭亲王出访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太子会不同意?

船上,胤禔停下脚步,抱着双臂道:“汗阿玛,您该不会是偷溜吧?”

康熙稳住身体,道:“什么偷溜?整个大清都是朕的,朕需要偷溜?”

胤禔没有管康熙的狡辩,继续道:“汗阿玛,您就直说,在你出海的时候,弟弟知不知道?”

康熙沉默了一会儿,道:“咳,太子会好好监国,不用担心。”

胤禔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汗阿玛,皇父,您是大清的皇帝,您怎么能离开大清?”

康熙道:“朕怎么不能离开?有太子监国,朕哪里都能去。”

见康熙犯倔强了,胤禔知道把康熙劝回去不可能,道:“我不信任那几个没用的弟弟。我要回去。”

康熙道:“你的弟弟们还是很厉害,不用操心。这次你不能回去。”

胤禔皱眉:“为什么?汗阿玛您来了,欧洲已经用不上我。”

虽然胤禔老吐槽康熙,但胤禔也知道自家汗阿玛的能耐。康熙都来了欧洲,还有他什么事?

只当听指挥的工具人,三个弟弟就能行。

康熙拍着许久不见,又健硕了不少的大儿子的肩膀:“这是朕这个皇帝,对太子的考验。”

胤禔眼眸闪了闪,无奈地双手上举抓了抓脑袋:“行行行,汗阿玛您都这么说了,我想回去都不成。您想做什么?要先和各国国王会面吗?先和谁会面?”

康熙见胤禔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当然是路易十四。朕要看看,这位与朕书信来往许久的即将跌落神坛的太阳王,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胤禔道:“好,我们什么时候去?先休息一日?”

康熙道:“后日再出发。朕明日要去华夏城逛逛,看看大清在海外的百姓过得如何。对了,朕带来了太子给顾炎武的亲笔信,顾炎武在哪?”

胤禔道:“顾先生正好在华夏城休息。今天你就可以把信给他。弟弟拒绝了顾先生的无理要求吗?”

康熙苦笑:“太子同意了。保成这家伙啊,说他虽然不能做到这么高尚的事,但不能阻止高尚的人做高尚的事。”

胤禔白眼:“我那个弟弟,就是对过分理想的人和理念特别向往。汗阿玛应该多训训他,别让顾先生这种人把弟弟教坏。”

康熙叹气道:“或许吧。作为皇帝,他不应该是一个纯粹的好人。但他自己控制得很好,不会因仁误事。朕不忍心让他连想一想都不行。”

胤禔耸肩。

汗阿玛真是太溺爱保成。但他又何尝不是呢?

“走吧,弟弟们都吓坏了。”胤禔抱怨,“我老听保成夸奖那几个弟弟,还以为老三、老四、老五有多能干。结果……哼,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连外语都说得磕磕绊绊,汗阿玛,您不能放松对弟弟们的教育啊。我和保成比他们还小的时候,已经与欧洲国王们谈笑风生了。”

康熙道:“你和保成活下来的最年长的两个儿子,朕在你们身上倾注了最多的心血,你们几乎都是朕亲手养大。你们要比弟弟们没用,朕的面子往哪搁?”

胤禔再次翻白眼。

汗阿玛您就吹吧,我和弟弟能是你一手养大?我们是互相艰难把彼此养大好吗?您这个汗阿玛就只会添乱。

胤禔猜测,后面的弟弟们这么没用,就是因为他们太过无忧无虑,有自己和保成帮衬着。

不像他和保成,什么都得自己来做,遇到了许多麻烦事,所以成长更快。

康熙和胤禔下船的时候,道:“保清,朕刚才和你说的考验太子的话,不要告诉其他人。”

胤禔没好气道:“汗阿玛,您看我很傻吗?”

康熙板着脸道:“有点。”

胤禔道:“如果您的大儿子傻,您这个亲自养大我的阿玛,是不是应该自己反省一下?”

康熙差点一脚把胤禔踹进海里喂鱼。

两人下船,三个阿哥都仔细打量两人,看他们没有没有受伤。

当看到胤禔衣服上的鞋印时,他们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是汗阿玛占上风。要是大哥占上风,大哥和咱们全都得被恼羞成怒的汗阿玛罚。

“直亲王已经把欧洲的事告诉我。走吧,先回华夏城。”康熙温和道,“皇上和太子很想你们,给你们写了信,寄来很多东西。你们回去慢慢拆。”

三个阿哥苦笑:“是……恭亲王。”

康熙道:“叫叔叔即可。不用这么客套。”

三个阿哥:“……是,叔叔。”

他们现在想回大清,可以吗?他们真的不想跟在汗阿玛手下干活啊。

一个会偷偷跑出国的汗阿玛,他们完全无法想象汗阿玛还会做出什么更离谱的事。

更可怕的是,现在大哥也在,太子哥哥却不在。汗阿玛和大哥一旦超级离谱起来,根本没人拉得住啊。

他们眼巴巴看向常泰。

舅舅,您能拉住吗?

常泰视线侧向另一边。

三个阿哥绝望了。

可恶啊,连舅舅都没用了!

康熙回到皇子们下榻的庄园后,十分好奇且精力充沛地在欧洲庄园里赚了许久,去地窖里找来陈酿的葡萄好酒喝了个爽。

胤禔吐槽:“叔叔,你现在喝醉了,等会让怎么见顾先生?”

康熙道:“我怎么可能喝醉?就只是喝个水饱,嗝。”

康熙打着酒嗝,喝饱之后,又去在庄园里的森林里打了几只兔子。

兔子都是放养的,又傻又肥嫩,康熙一边烤着兔子,一边等顾炎武来。

顾炎武听恭亲王常宁召见他,问道:“恭亲王常宁?那个没用的纨绔王爷?见我干什么?不去。”

亲自来请顾炎武的胤祺道:“顾先生还是去吧。”

他凑到顾炎武耳边道:“不是叔叔,是皇父以叔叔的名义偷跑来了。”

顾炎武:“……”

他掏了掏耳朵:“五皇子,老朽的耳朵出了点问题。”

胤祺苦笑:“顾先生,叔叔带了太子的亲笔书信。”

顾炎武深呼吸,他起身道:“我换身衣服。你过来。”

胤祺赶紧跟上去,伺候顾炎武换衣服。

顾炎武想留下来,胤禔打着“利益交换”的旗号,让顾炎武教导了一下三个不成器的弟弟。

所以顾炎武现在也算是胤祺的老师,即使没有师生之名,胤祺要帮顾炎武更衣也不算掉身份。

顾炎武一边换衣服,一边问道:“太子知道皇帝出海了吗?”

胤祺苦着脸道:“按照我们的猜测,估计是不知道。”

顾炎武深呼吸,问道:“你们父皇是不是有毛病?”

胤祺道:“顾先生,别骂,别骂,这样很不尊重皇父。”

顾炎武道:“我就没有尊重过他。”

他咬牙切齿:“他跑这里来,太子怎么办?”

胤祺道:“太子哥哥应该能好好完成京中政务。”

顾炎武道:“我不是担心太子干不好皇帝的活……罢了,和你说你也不明白。”

他总算知道,为什么胤禔会天天对弟弟们皱眉头。

这几个皇子虽然比旁人厉害几分,但脑海中都少几根筋。

他猜测,这几个皇子大概是被太子宠坏了,所以思想都很单纯,特别对帝王和太子的关系特别天真。

顾炎武匆匆来到大清皇家庄园,康熙的兔子正好烤好。

“顾先生坐。若不能吃烤物,本王让人炖了些烂熟的羊肉,顾先生等会儿吃羊肉。”康熙笑道,“真是许久不见了。顾先生可还认得本王?”

顾炎武黑着脸道:“化作灰都认识。”

康熙:“……”

这前明遗民说话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好听。

康熙从怀里拿出书信,丢给顾炎武:“你那学生对先生所做之事向往极了,本王真是担心他,可不能被你的高尚影响得移了性子。皇帝不能是一个好人,先生所期望的圣人君王若在现实,只会亡国。先生这次出访海外,是否终于和本王有了共识?”

顾炎武没有说话。

他拆开信,看着太子俊秀挺拔的字迹,仿佛看到了自家那个弟子在面前侃侃而谈。

顾炎武的神情逐渐柔和,终于开口:“我见到海外的贵族后,确实明白,太子不能当一个圣人君王。”

顾炎武将书信合上,十分珍惜地放进怀里,道:“我原本以为,你们大清已经没了边境之忧,就算有零散战争,在你这一代就能结束。太子是守成之君,是让国家休养生息的中兴之主,这样他就应该当一个圣人。”

顾炎武看得出来,康熙雄心勃勃,更具满清野人的气质,肯定会四处征战。

到了太子继位的时候,得到的便是一个疆域广阔、边境无忧、但内在千疮百孔的庞大帝国。

这时候,太子就要兴文景之治,安静下来,缓和国内诸多问题,行圣人之治。

当然,圣人君王也是需要杀人。但圣人君王要行王道,不能行诡道,这样才能让人服众,才能让之后的君王性情在太子的影响下,尽可能的不偏移。

顾炎武和唐甄论道之后,决定到海外走走。

他想看看,让明明秉性很善良的太子,兵行险路整顿国内矛盾的海外诸国,究竟有多可怕。

现在他看到了。

顾炎武看着海外他们自称盛世、自称世界霸主的国家中,那些根本不能称之为人的百姓,顾炎武看着他们互相攻讦连年征战的原因,明白了太子为何要违背本性。

刚入关的残暴满清是野人,是未开化的蛮夷。

而这些海外诸国贵族,根本不配被称之为人。

华夏中其实也有无数惨事,但哪怕是异族当政,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只要能坐稳皇位的政权,都是会吸纳其他国家、民族的人为自己的百姓。

他们或许剥削百姓,或许歧视某些人,但也是把人当做人来剥削。

无论哪个国家,只要其他人肯学他们的生活,就能成为他们的族人。

若是胤礽在这,就能用更现代的术语解释顾炎武的话——华夏的汉人和蛮夷的区别,其实不在于血脉,而在于生产关系、在于文化习俗。

即,边境的百姓,如果从事放牧,不读书习字,居无定所,那么他们就变成了其他人口中的蛮夷;蛮夷开始开垦、定居,读书习字,就成了汉人。

当初宋朝许多人疑惑,燕云十六州的汉儿为何鼎力支持金人?

因为他们已经在金国统治下几百年,已经是金人而已。

但海外诸国并不是这样。

他们是严格按照血缘种族区分。华夏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族类”是文化概念。但他们是生物概念。

顾炎武看到许多非白皮肤高鼻梁的人已经完全接受了欧洲的文化,已经在欧洲生活了许多年,甚至已经身处高位,但他们仍旧是异类。

传教士在大清做官的时候,都能被其他清朝官员尊重尊敬,当普通同僚看待。欧洲完全不可能。

观察之后,顾炎武明白了。就算现在大清和这些国家再怎么交好,但大清、华夏一旦露出疲态,这群野兽立刻就会撕掉伪装的人皮,露出嗜血的獠牙。

顾炎武参观完海外的科学院,看到了海外军队的武器,看到了他们的工厂。

他发现,现在正处于一个剧烈变革的时代。大清只能跟着一同往前奔跑,否则很快就会被甩开。那这群野兽就要扑过来了。

所以太子就算违背善良的本性,也要迅速压制国内的混乱,让大清的力量都用在奔跑上。

无论是用诡计逼迫江南豪族退让,还是激着书生们去孔府门口绝望自杀,或者是任用宗室女子戍守边疆……所有令人费解的行为,都是基于太子想让大清快点跑起来。

太子现在能信任的只有自己的亲人。

帝国就是这样。皇室之间互相猜忌,但遇到大事,他们能信任的也只是血缘。

所以无论公主,还是才几岁的小皇子,都被太子送上了官场前台,一同拉着推着大清往前跑。

顾炎武明白了,终于明白了。

他明白的时候,很想给太子写信,向太子道歉。

但他知道,若他向太子道歉,太子反而会难受。以他对太子的了解,反而他要继续对太子抱有更高的道德要求,才会让太子心里轻松一些。

太子需要在所有人都认为他做得正确的时候,有一个他尊敬的人以更高的道德要求他,告诉他就算为了利益应该如此做,但错了就是错了,这样太子才不会迷失。

就如这一封书信,太子知道不应该同情大清之外的百姓,但若有人帮他同情大清之外的百姓,太子心中会好受许多。

这不是虚伪,只是身处黑暗的人,也会趋向光明。

顾炎武和康熙相对沉默许久。

两人一个吃烤兔,一个慢吞吞喝羊肉汤。

当他们吃饱之后,胤禔亲自送上水果,然后坐在他们中间,道:“你们俩演什么哑剧?”

顾炎武吹胡子瞪眼:“没家教!”

康熙骂道:“你的礼貌呢!”

胤禔道:“我本蛮夷,你们俩习惯就好。所以你们俩演什么哑剧?有什么话就说啊,憋着不难受吗?对了,顾先生,你好好骂我老爹一顿。他说他南巡,结果南巡到欧洲来了,我弟弟在京城焦头烂额,简直不当人父!”

顾炎武沉默了半晌,道:“太子不像你,直亲王很像你。”

康熙道:“太子最像我。直亲王大概像……”

康熙脑海里闪过到处道歉的惠妃的模样,怎么也说不出直亲王像惠妃的话。

他道:“直亲王像他的皇玛法。”

顾炎武道:“你敢去你父皇陵墓前说这句话吗?”

康熙道:“怎么不敢?我实话实说。”

顾炎武:“呵呵。”

胤禔道:“你们俩干嘛啊?你们说你们想说的话啊,损我干什么?好了,皇父你也别抱怨了,我像你,像极了你,行了吧?”

康熙:“……不,你一点都不像我,滚一边去。”

胤禔:“呵呵。”

康熙把大儿子骂走,然后无奈道:“我这大儿子啊,性情太野了。”

顾炎武却道:“其实大皇子是个很好的孩子。你运气非常好,大儿子和二儿子都非常优秀善良。其他儿子虽然蠢了一些,但品行也不错。”

康熙看到顾炎武眼中的落寞,得意极了。

怎么,前明遗民,发现朕天命所归了?

能生养出这么多优秀的儿子,可不代表朕天命所归?

“顾先生,欧洲乱局何解?”康熙道,“朕其实是想让他们继续打,打烂最好。但太子却劝朕,最好调停诸国。朕知道太子在海外之事上绝不会犯妇人之仁。顾先生可知道太子为何会这么说?”

顾炎武无语:“你不能自己问太子?跑这么远来问我。”

康熙理所当然道:“我这个当父亲的怎么能问儿子?”

顾炎武:“……”你都能把儿子丢下跑路了,还怕丢这个脸?

顾炎武没好气道:“太子的意思恐怕是,若欧洲太乱,他们恐怕就会疯狂将国内危机转移到海外。只要加大对海外的掠夺,只要掀起更多的战争,他们能在战争中死很多平民,又能在战争中掠夺很多粮食财富,还能将国内的惨状原因撒谎成外国人不肯被他们抢夺。”

康熙脸色越来越阴沉:“真无耻。大清是目前最富饶的国家。或许他们会为了转移国内危机,不管不顾地联合起来朝大清开战?”

顾炎武道:“满清再蛮夷也是人,不理解他们很正常。你既然出来了,那就好好看看这里,好好了解这里的一切。”

他站起来,道:“这里才是华夏永远的敌人。一个永远不可能消灭的敌人。这是文明之争。”

说完,他转身离开,并不想和满清皇帝多待。

他已经获得了太子同意的书信,可以启程去欧洲诸国调停战争了。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227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口是心非 花滑残疾运动员重开了[花滑]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总裁爹地宠翻天 九十年代家属院 权贵的五指山 总裁诱爱,强抢小妻子 总裁的金交椅 缠绵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换嫁世子妃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