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年华遇到你【128】不要再乱叫,听到没有?

上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7】这次真的把自己交给了他 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9】一个女孩子说这些话害不害臊?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刚入了头,郁仲骁就已经有些动弹不得。

“好痛好痛!不跟你玩了,你出去!”叶和欢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脚已经狠狠踹在他的腿上。

郁仲骁:“……”

叶和欢觉得自己要被那根‘棍子’劈开了,陌生的胀痛感让她小脸皱成一团,小手拼命推搡郁仲骁结实的肩膀,娇小的身体也一个劲向往后缩。

大船已入港,是个男人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拔枪走人。

郁仲骁冷不防被她踢了一脚,加上她的大呼小叫,额际太阳穴突突跳动,他压抑着喘息,额头已经出了薄汗,半撑起颀长的身躯,另一手抓住叶和欢的大腿把她往下一拖,硬实的身体重新抵了上去愎。

按着床铺的大手,手背青筋凸显,郁仲骁低头看着身下面露抗拒的女孩,动作上越发小心翼翼,像捧着一个陶瓷娃娃,生怕稍一用力就会碾碎了她,放在被子里的那只手没拿出来,身体缓缓往前,竖在叶和欢头侧的手臂瞬间肌肉贲张。

被子已经滑落至他的腰际。

破门而入的饱胀感让叶和欢抑制不住地叫出声:“啊——痛,痛,别……嗯……别进来了……真的痛啊——”

叶和欢不是那类懂得隐忍的人,稍有点疼痛就恨不得昭告天下,此刻在郁仲骁缓慢且有力的动作推送下,她的手指抠紧他因为流汗而腻滑的胳臂,一声尖叫高过一声,震得郁仲骁的耳膜嗡嗡作响。

夜已深,她的叫声越发清晰,在充斥着喘息的房间里,多添了几分旖旎嗳昧。

女人在床上的叫声,对男人而言,犹如催/情剂。

但现在叶和欢的叫声却让郁仲骁感到尴尬,因为她叫得着实太惨烈,在她又要叫的时候,郁仲骁伸出大手捂住了她的小嘴,在她头顶哑着嗓子道:“不准再乱叫,听到没有?”

叶和欢在他的手掌下呜呜叫了会儿,乌黑的猫瞳盯着他,安静了下来。

“不叫了?”郁仲骁低声问,深沉的黑眸锁着她的小脸。

叶和欢连连点头,在他松了手后,她立即苦着脸道:“那你不准再插我,你不插我,我就不叫了。”

“……”

可能意识到这事是自己引起的,她又弱弱地说:“我让你插,但你插得轻点,我怕疼。”

过于直白露骨的言辞,有时候比任何的情话都来得刺激着男人的肾上腺素分泌。

郁仲骁确定自己是个正常的男人,身处这种情形下,望着她委曲求全的可怜眼神,又听到这样的话,难免把持不住。

看着这具年轻美好的身体,想起她只有十九岁,郁仲骁突然觉得自己禽兽,却依旧抵挡不了她给的诱惑。

明知道前方是万丈悬崖,还是心甘情愿地跨出那一步。

当你真的爱上一个人,谷欠望也会随之产生,想跟她做/爱,想跟她融为一体,想跟她沉沦在疯狂的快乐里……

郁仲骁现在就是这种心境。

隐约明白自己这样做不合伦/理,却又忍不住想罔顾纲常把她占为己有。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刻。

叶和欢见他不动,胳臂肘后撑着床,试探地直起上身,郁仲骁却突然俯下身,高大的黑影顿时笼罩了她。

硬邦邦的胸膛挤压住她胸前那两团浑圆的柔软。

他修长的左手臂横过她的头顶,骨节分明的大手扳着床头板,右手握住了她的臋瓣稍稍下压,底下突然的深入让叶和欢叫了一声,下意识抬起右手攀住了郁仲骁的后颈,凝着他那双深邃的眼,连呼吸都微微颤抖。

郁仲骁也垂头看着她的眼睛,继续将自己那东西缓缓送入她的身体。

“嗯——”叶和欢咬紧了唇瓣,双手攀紧他的肩膀,不再像刚才那么叫,下面却绞得更紧。

触碰到那层膜时,郁仲骁又停了下来,终究是顾虑她的感受。

他亲吻着她的额头,眼睛,鼻梁,又低头亲吻她的嘴唇,叶和欢张开双唇,任由他的舌头在自己口腔里扫荡,她的呼吸越来越短促,身体也越发湿润,不再那么紧绷僵硬。

郁仲骁正准备一杆到底,床头柜上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嗡嗡响起来。

震动声,一遍又一遍,格外刺激人的神经。

叶和欢又紧张起来,扭头看向那个手机,郁仲骁已经放开她,从她身体里退出去,他探身拿过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单手揉着额角,靠坐在床头接了,嗓音微微沙哑:“睡了……在外面……过两天回去……嗯……哈尔滨……我明天去买……好……您也早点休息……”

叶和欢手里捏着被子咬在嘴边,偷听他打电话,在他撂下电话后,立刻道:“好像是你妈妈电话。”

郁仲骁嗯了一声,算是承认了她的猜测。

再接下来,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这是两人真刀真枪的第一次,行到一半时被忽然打断,郁仲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脸上神情也略显不

tang自在,这种事,理应是该男人主动,但叶和欢的年龄摆在那,导致他心里多有顾忌,一时竟也不知道该继续还是不了了之。

叶和欢光溜溜地窝在被子里,腿间的黏湿让她夹/紧自己的双腿。

她听到打火机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啪嗒,抬起头,看到郁仲骁已经点了根烟,他的左手玩弄着打火机。

那样子,不像在抽事后烟,更像通过抽烟在派遣心里的沉闷。

叶和欢眼珠子转了转,慢慢蹭过去,手搂上他的腰身,柔柔的声带着引诱:“小姨父,还做吗?”

郁仲骁把香烟送到薄唇边的动作稍顿,他低头,一把拽住了她不安分的小手,温香软玉贴着他的身体,她像条小泥鳅时不时的磨蹭,撩拨在他的心头,郁仲骁的声音低哑:“你叫我什么?”

“……”

叶和欢听出他语气有些不对劲,装模作样地把身子挨得更拢,软声软语地撒娇:“郁仲骁啊?首长?还是二哥?你想让我叫你什么啊?”

郁仲骁缓和了脸色,抬起她的下巴,揶揄道:“不是说怕疼吗?”

叶和欢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小脸微红,但还是豁出去地环上他的脖颈:“你稍微轻点,我就不疼了。”

郁仲骁看着她白嫩的脸蛋,因为羞涩染着淡淡的红晕,心头又起了燥热。

手指拂过她的脸颊,入手的是细腻的皮肤。

郁仲骁反手把烟按进烟灰缸,把头俯得更低,从叶和欢的鬓角吻到锁骨,在她因为怕痒缩脖子时,翻身把她压在了下面,他边亲吻她红艳的嘴唇,边把手指探到她的下面。

当他的手指进来时,叶和欢的身体微微上弓,双腿下意识陇紧,刺激席卷而来,情不自禁想要低头去看。

湿热的吻却已经覆上来。

很快两人就吻得律液交替,难舍难分,底下研磨的动作让叶和欢仰起下颚,身体敏感到不行。

当他的手指进来时,叶和欢的身体微微上弓,双腿下意识陇紧,刺激席卷而来,情不自禁低头想要去看。

湿热的吻却已经覆上来,律液交替,底下研磨的动作让她仰起下颚,身体敏感到不行。

郁仲骁伸手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那盒避/孕套。

被子被掀开,叶和欢却感觉不到冷,她不敢去看郁仲骁,却又忍不住把眼睛往下瞟,看到他正低头在戴套,那东西正昂然挺立,嚣张地冲着自己点头致意,在她面红耳赤的时候,郁仲骁已经再次压了上来。

他刚才注意到她打量好奇的目光,这会儿在她耳边轻声问:“怕不怕?”

叶和欢本能地点头,但随即又摇摇头。

郁仲骁露出了温柔的眼神,他的手臂压在叶和欢旁边,抬手拨开挡着她脸的发丝,叶和欢屏住气息,紧紧盯着他棱角分明的五官,当双腿被他顶开用膝盖压着,一声低吟从她紧咬的牙关间溢出。

“我要进去了。”郁仲骁眼底有深情,他低低地说。

叶和欢轻轻地‘嗯’了一声。

感觉到那物入港,叶和欢双手攥紧床单,她还是会紧张。

郁仲骁的动作很慢,他时刻注意着她脸上的表情,宽厚的大手抚摸她的胸/乳跟肋骨位置,在她的意识迷离、身体放松之际,郁仲骁抱着她的腰臋,突然劲瘦的腰用力一挺,冲破重峦叠嶂,彻底埋入她的体内。

叶和欢忍不住紧绷了脊梁骨,低低地痛叫出声。

进来了,真的进来了!

叶和欢觉得自己会被戳穿,她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这样的尺寸在东方男人里应该算大了的,她的身体被填满,不留一丝的缝隙,除了破瓜的痛楚,还有难耐的饱胀感。

也许这就是范恬恬说得,0.7的笔芯强行插/进0.5的自动铅笔里的即视感!

……

郁仲骁也痛,是被夹痛的,他的眉头蹙紧,脖子处青筋暴起,想要掐着她的腰大动,从未有过的興奋促使他想更深入,却怕弄伤她,只能强忍着等她缓过劲,一边亲吻她的脸一边哑声问:“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撑,有点难受。”叶和欢的手圈上他的脖颈,轻声口申吟。

男人身体里都有暴虐的因子,哪怕是平日里表现得再正直。

郁仲骁盯着她的表情,身体愈加亢奋,他小幅度地动了动,叶和欢立即嘤嘤地叫,但也没哭着喊疼,只是双腿死死地夹紧他的腰,她底下紧的要命,他寸步难行,她越是绞得紧,他越是想不顾一切。

双手支撑在她的头顶,郁仲骁结实的腰臋慢慢动着,低头,看着此刻跟身体相连、拧眉咬唇的女人。

是他,把她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这个认知,令郁仲骁的谷欠望又急剧膨胀了一圈,他突然握着她的腰横冲直撞起来。

叶和欢受不住这样的速度,她整个人快要撞到床头又被拖回去,颤声叫出声:“啊……不要……别…

…”

郁仲骁停下来,静静地待在她的身体里,感受到她的战栗跟挤压,汗水沿着他的额头蜿蜒至下巴,他幽深炽热的目光一瞬不瞬凝着她,又开始软磨硬泡。

叶和欢连声娇喘着,身体有些痒,丢弃了羞耻,小手下滑按着他的臋部,興奋地大叫:“**/me!**/me!”

郁仲骁见她这样,额头青筋越发明显,大冲大撞了一阵,突然抽身而出,把她翻过身,从后面重新进入。

叠合的刹那,两人纷纷发出呻叫,男的性感低沉,女的娇媚婉转。

郁仲骁把软在床上的人儿揽腰捞起来,把她按向自己,扶着她纤细的腰用力地向她身体最深处撞去,一手转过她的脸跟她唇舌交加,陈旧的大床随着他的动作晃动不已,好像随时都会崩塌。

不知过了多久,叶和欢的意识开始涣散,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像是已经晕过去,却又保持着些许的清醒。

她觉得自己像被抛入了云端,却在下一刻又被拉回地面,大汗淋漓,渐渐地,双腿发软,被顶得往前趴在了床上,她仰着弧度优美的颈,嘴里细碎地叫着,脚趾头蜷紧,到最后把头埋到床上,咬着枕头发出‘呜呜’的声音。

身后的人却加快了速度,更重的力量,在最后的那刻发出极低的口申吟,重重一击,趴在了她的背上。

一切重新归于平静……

叶和欢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却又贪恋这种沉重的温度,她偏过头,从枕头里露出半张小脸,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郁仲骁把头埋在她的发间喘息,他的呼吸声很重,大手有一下没一下轻抚着她香汗淋漓的后背。

房间内光线昏暗,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保持着这个姿势,谁也没有动一下。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郁仲骁低头亲吻那削瘦的肩膀,吻慢慢上移,他轻吻她殷红的脸颊。

叶和欢偏过头,主动跟他接吻。

两人吻了会,高/潮的余韵过去后,郁仲骁的手臂撑起了身子。

当他拔出去的瞬间,叶和欢短促地轻叫,她转过头去看他,郁仲骁正在把那个轻薄黏湿漉的套子退下来,至于那物,早已不见了刚才的雄赳赳气昂昂,蛰伏在了那片黑色丛林里。

察觉到她的注视,郁仲骁抬头朝她看过来,叶和欢立即闭上眼,把脸钻进了被窝里。

郁仲骁瞧见她这副害羞的样子,倒是笑了笑。

凌晨2点35分,叶和欢被郁仲骁抱着去冲了澡,她全身软绵绵的提不起力气,任由他给自己清洗,她偷偷打量他,这个时候的郁仲骁又很温柔很稳重,跟刚才压在自己身上行凶的样子判若两人。

床单被卷拢丢在地毯上,叶和欢瞥了眼,看到一点点的红色,应该是她的血。

躺回床上睡觉,郁仲骁下意识伸手把叶和欢抱进怀里。

叶和欢窝在他身前,突然间没了睡意,她见郁仲骁闭了眼呼吸平顺,轻轻地唤他一声:“睡着了吗?”

郁仲骁含糊地嗯了声,没有睁眼。

“明明没有睡着。”叶和欢戳了戳他的胸膛,语气哀怨:“你也不关心关心我,可能我哪里不舒服呢!”

郁仲骁握住了她乱戳的手指,似乎真的累到不行,手臂跟着收紧,冒着青色的硬硬下巴抵着她的头,像是无奈地叹了一声,低低的嗓音响起在寂静的房间里:“你不是很爽吗?”

“……”

叶和欢小脸通红,反驳:“你才爽,疼死我了,你净把我当充气/娃娃折腾,一点也不顾忌我的感受!”

“嗯,原来充气/娃娃还会大声喊‘**/me!**/me!’。”

当他一本正经说出‘**/me’,叶和欢连脖子也红了,死不承认,还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道:“小姨父,我发现你变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是不是你们男人在得到后都会暴露本性?”

缠绵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小说的作者是可可西莉,本站提供缠绵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缠绵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7】这次真的把自己交给了他 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9】一个女孩子说这些话害不害臊?
热门: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总裁的替身前妻 暴君的笼中雀 总裁的不伦情人 他在云之南 媵宠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 七十年代穿二代 女总裁的铁血兵王 霸道总裁求抱抱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